视频直播的美国鼻祖死了,中国的学徒们还好么

近日,流媒体直播应用 Meerkat 的首席执行官 Ben Rubin 表示,由于面临着 Twitter 和 Facebook 等科技巨头的强大竞争压力,Meerkat 决定放弃直播视频社交网络业务。

Meerkat

图片来自官网截图

一方面是因为Facebook ,Twitter 这样的大公司也意识到了视频直播的重要性,比如早些时候 Twitter 便禁止 Meerkat 抓取 Twitter 用户关注者的信息,使得用户直播时,其 Twitter 上的关注者无法收到开始直播的链接,从而使得 Meerkat 用户增长乏力。Twitter 大力扶植自己收购的视频直播应用 Periscope, 而 Facebook 在去年八月份的时候开始内测 Facebook Live 这样的视频直播业务,扎克伯格本人甚至都表示自己痴迷于视频直播。

除了来自两大平台的压力,还有难以变现,居高不下的带宽费用,以及难以让用户持续地创造高质量有吸引力的内容等因素也成了 Meerkat 流媒体直播业务送往终结的一味催化剂。 Meerkat 的中国徒弟们听到这个消息,一定感慨万分。

“今年是视频直播的元年,谁不做就是死。”稍微混迹互联网几个月的“资深”互联网人士都会作出一副预言家的样子,但是这次这些混圈人士没说错,因为所有人都看到了机会。但也意味着这个行业在中国,已经不是那么容易赚钱的行业,无数人正在挤破头往里钻。

中国的徒弟们致敬美国师傅 Meerkat 的时候,产品形态上简直就像同一个整容医院同一个医生同一把刀子下的产物。所以如果你像我一样手机上有十几个直播应用,你很容易陷入找不同的尴尬。而且他们之前一度处在不温不火的状态,直到王思聪投资的 App “17”火了之后,使得很多人因为猎奇心理关注到了移动视频直播。

因为“17”被 App Store 下架,那段空档期,给了很多同类替代品生长上升的机会,映客就是在那个时候,经过十一长假的爆发增长一路火起来的,某种程度上,中国的移动视频直播类应用都得感谢“17”。

但随着越来越多的人开始使用直播服务,直播的带宽成本也凸显了出来。有人给视频直播的带宽消耗算过这样一笔账

直播平台的带宽成本费用通常取带宽峰值月结,当月100万最高同时在线人数,对应消耗带宽1.5T,月结费用3000万人民币。

斗鱼TV的在线人数超过1000万+,战旗TV在在线人数约500万+,龙珠在线人数约400万+,虎牙在线人数约100万+。可以算出各家在带宽方面每个需要付出的成本,斗鱼TV为3亿人民币,战旗TV为1.5亿人民币,龙珠为1.2亿人民币,虎牙为3000万+人民币。

即使数据有水分,对半算,仍然是一笔巨大的开支。

Meerkat 会遇到的问题,带宽费用和变现困难是视频直播的本质问题,中国公司同样会遇到,但中国公司遇到的问题和 Meerkat 的问题并不在一个层面。中国公司之间的竞争,要更加“高阶”——中国的视频直播已经有了相对稳定和成熟的变现模式,但并不够好。

中国的特色烧钱环境下,资本和创业者对战略性亏损的容忍度已经高了许多,即使资本寒冬,也愿意拿出钱供视频直播应用们争一把,前几名背后都早有雄厚的资本下注,所以承受高额的带宽费用只是一个很基本准入门槛,相比于市场推广等费用根本算不了什么。而且中国互联网很早以前就有像9158、六间房、YY 提供了很好的变现盈利模式,秀场模式。

秀场模式的好处,因为有公会家族控制内容的生产,模式很稳定,很大程度上解决了优质内容的生产和控制。但是秀场模式的弊端也很明显,很容易让人联想到一些灰色的或者比较低端的形象。现在秀场模式也早已过了红利期,竞争处在白热化状态,竞争门槛非常低。场景单一,过于稳定的模式,秀场模式在成长上也遇到了瓶颈。

竞争门槛低主要体现在,主播的圈子非常小,如果假设某主播在A平台上火了,拥有一定知名度和粉丝,很快就会被竞争对手开高价挖走。再加上秀场模式避不开的公会和家族,如果被挖,整个一大块收入来源包括粉丝全部都会被带走,盈利手段也会因此受限。这也是之前为什么映客禁止家族公会这种组织存在的根本原因,不能允许跳过平台。

但是如果不做秀场,平台的变现就会更加困难。比如没有职业主播的直播平台即使有送礼功能,也不会有多少人真正的付费。所以很多你看到的偏UGC的视频直播应用即使做了送礼功能,比起秀场金额也很低,就是为了降低门槛。美拍干脆没有做送礼这个功能。

另一种基于职业主播(或者也有人称她们为“网红”)的盈利模式是与线下实体店合作,比如酒吧的开业宣传可以与直播平台合作,让主播到店直播,平台再给推荐位,将直播平台的流量转化为酒吧的客流量。

对于内容的生产和控制也有另一种方式,就是专业领域的视频直播,比如游戏直播。这已经有成熟的商业模式,Twitch 就凭自己在游戏直播的地位以10亿美元卖给了亚马逊。中国YY的上市也与此密不可分。但因为有“传统势力”的存在,其他直播平台很难抢到同一块蛋糕。

Meerkat 和中国移动在线直播公司的对比,让人不禁想起知名科技媒体《连线》杂志英国版最新一期的封面,照片上最引人注意的是封面标题:”it’s time to copy china(是时候抄袭一点中国的创新了)”。:

wired

如果你仔细审视一下这些近几年涉嫌“抄袭”美国产品的中国徒弟们,几乎每一个都做得比他们的美国师傅好,跑得也比他们的美国师傅更快更远。而且也越来越多创新的互联网产品出现,虽然比不上 Google 和 Space X 这样的酷公司,但至少不再是我们认为的只是在简单的复制抄袭。如果你使用过美国老师们的产品,美国的互联网很大程度上已经被中国徒弟们远远超过。

在中国,往往某一个领域一旦有机会(不论这个机会先出现在美国还是中国),就有无数创业者和资本进场。在这种血流成河的商业竞争之下,中国公司获得了远超美国同类公司的经验和创新力。再加上市场情况的不同,用户构成的差别,一些在美国不温不火的应用在中国反而得到了野蛮生长,团购业务就是一个好例子。而且因为人足够多,市场足够大,人们的需求千奇百怪,即使小众的需求也依然可以占据一部分相当可观的长尾市场。

在移动在线直播领域,即便 Meerkat 现在还在坚持做直播业务,中国的“徒弟们”也已经超越了他们的美国“师傅”。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