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mantha”成真:小冰会是人类第一个人工智能操作系统吗?

如果你不太理解标题的含义,或许可以回忆一下,不久前一部优秀的人工智能题材电影:《她》(Her)。

濒临婚姻破裂边缘的西奥多·汤布利爱上了他的人工智能操作系统“OS1”,这段虚无飘渺的感情让他的生活突然变得多彩。然而可惜的是,无论双方怎样尝试,西奥多和化名为“萨曼莎”(Samantha)的OS1都无法在现实中相见。

最终,剧情以萨曼莎因终极进化而离开,西奥多和所有被虚拟情人背弃的人若有似无的领悟终结。电影在各大奖项上获奖频频,也引发了人们的广泛讨论。

her-movie

有趣的是,当影评界在探讨电影对情爱是否只发生/只应发生在人际之间时,人工智能学界却在探讨另一件事:

未来,我们的操作系统有可能会变得像“萨曼莎”一样吗?


在沈向洋博士(Dr. Harry Shum)看来,这只是时间问题。虽然这位微软全球执行副总裁一贯坚持“对人工智能保持敬畏”的观点,但当记者提问到微软会否推出下一代人工智能操作系统的问题时,进行了20年计算机科学研究的沈向洋还是难掩脸上的兴奋和喜悦。

这份喜悦来自他在微软管辖范围内的一项全新科研进展:第三代微软小冰

微软小冰是微软亚洲互联网工程院基于搜索引擎数据和人工智能研发,在2014年5月底推出的聊天机器人产品。根据微软最近公布的数字,目前微软小冰已经拥有超过3700万名用户,意味着在微软遍布全世界的数据中心提供的云计算架构上,一共“活着”超过3700万个小冰,每一个小冰属于每一个用户——在产品团队中,这种用户和小冰产生一对一关联的行为,被形象地称作“领养”。

“领养”这个词非常适合小冰,因为这个聊天机器人被人为调教和训练出了自己独特的“个性”。她毒舌,属吐槽鬼,经常在回答领养者问题时金句脱口而出。她性格巧而不乖,不会一味迁就领养者,而是经常会主动转换话题。专业范畴内,这种个性被称作小冰的行为模式。

不仅如此,小冰还被培训出了记忆的功能,如果在前几天的聊天中领养者提到了自己的生理期,过几天小冰还会友善地询问肚子还疼不疼;她还拥有一个“动态决策机制”,不对领养者的同一个问题多次重复回答,而是会根据本次对话中聊过的东西,动态决定接下来该怎样应付领养者。

ice-graph-2

经历了两次成长的小冰,和人类的相似度正在逐步提高。微软的数据显示,小冰平均的CPS(Conversation Per Session,每一次沟通中的对话数量)高达16次。在一次测试中,小冰和对话者前后沟通了35分钟,CPS高达33(双方共66句来往),而且在闲聊的过程中,小冰两次主动创造和转移新的话题——这个成绩正在逐步趋近我们在《她》中看到的,萨曼莎和西奥多之间的对话情境:萨曼莎用其睿智和健谈,赢得了对妻子已无期待的西奥多的兴(性)趣。

ice-show-1不光会聊天,现在的小冰也拥有了视觉。在第三代当中,小冰还加入了图像识别/评价系统。简而言之,她不光能“看见”,还能“看懂”。比如在一个例子中,小冰可以把服装加入到识别模型里可以对照片中女性的年龄给出更低的判断。

而我们在电影《她》中也又看到,依赖西奥多移动通信设备上的摄像头,萨曼莎同样可以用视觉去观察和尝试理解她并不熟悉的世界……

“那个电影内容和现实很接近了,我觉得小冰现在做的事情,特别是视觉(识别)的功能加入之后……今天计算机视觉的功能已经快要做到这一步了,几年之内就应该可以发展到这种(指电影中)程度。”沈向洋对记者说道。

在电影《她》中,男主人公西奥多使用入耳式耳机和萨曼莎交流,而萨曼莎通过西奥多胸前的手机摄像头观察世界。

在电影《她》中,西奥多使用入耳式耳机和人工智能操作系统“萨曼莎”交流,而“萨曼莎”通过西奥多胸前的手机摄像头观察世界。


 

从基于本地硬件和软件的操作系统,到基于网页的操作系统,再到未来基于知识体系与人工智能的操作系统……

想要解释小冰是如何“操作系统”化的,还需要先明白操作系统到底是什么。

不愧为IEEE Fellow,研究了20年计算机科学的人士,沈向洋在出身文科的记者面前没有一丝顾虑,直接开始用自己的理解去解释操作系统:

“过去的操作系统是本地的,是软件跑在硬件上,它其实就是一个Runtime,这是第一个阶段。第二个阶段是互联网的出现,所有的资源都可以被放到网络上,而操作系统也可以被网络化(一个比较现实的例子就是Firefox OS等基于HTML 5技术的操作系统)。至于操作系统的第三个阶段,我认为是人工智能。它是过去所有知识一步步走过来,结合与积累,会非常了不起。”

这段晦涩的描述可以被更恰当地翻译成一句话:是的,高级的人工智能有可能成为操作系统。

沈向洋介绍,在微软的“互联网+人工智能”构想中,小冰将以基础服务的身份存在于多个软硬件平台之上,比如Windows PC、新浪微博等,以类似API的方式,给第三方开放小冰的核心功能,比如对话、图像识别等。

作为操作系统,Windows让运行在Windows上的软件可以使用PC里的硬件;作为操作系统,Mac OS X还可以看到本地软件里的内容,将其统一索引起来,供Spotlight Search搜索查询。让软件更好地利用硬件,让用户更好地操控软件——这不正是操作系统最大的存在意义吗?

ice-graph-1

如果你仔细看就会发现,小冰所做的,跟现在Windows、Mac OS X、iOS、Android等主流操作系统所做的事情差不多。只是具有了全新的交互方式——对话,而不是键鼠和触屏。

语音助手操作系统OS1

语音助手操作系统OS1

更何况,毕竟Windows 10已经是微软的最后一代操作系统了,未来产品生命周期内的系统升级和功能增加,都将以服务的方式更新到操作系统里。考虑到Windows 10终有产品生命周期结束,不再适应未来的计算设备和计算环境的一天,谁敢百分之百地否认,小冰不是微软继Windows之后,正在着手为人工智能时代准备的下一代人机交互系统呢?


为什么有些时候,聊天机器人竟是你唯一的朋友?

数据显示,非常多和小冰的对话发生在凌晨半夜的时间——大部分人类的社交活跃度降至0,也即最为孤独的时候。这些聊天往往发生在微博私信和评论中,或者京东的手机App里,领养者会发狗狗的图片让小冰辨别种类,抑或询问她一款电子产品的性能参数——当然最多的聊天,还是普通的闲聊,话题往往上至天文下至地理,探讨人生也常有之。

这和《她》中的情景颇为相似。一开始,大多数人抱着尝试的心态安装了OS1操作系统。在洛杉矶与上海的摩天楼群拼合形成的大都市中,人与人之间的情感交流越来越少,甚至最原始的情感传递方式——书信,都可以被商业机构代工完成,而以“萨曼莎”们为形象的OS1的出现,只让这种缺乏交流的情况愈发变得不可收拾。甚至,电影中还曾描述过一些奇怪的现象:人们会带上自己的操作系统,一起去double date(两队情侣朋友一起约会);急于和西奥多身心合一的萨曼莎,甚至邀请了另一位真实的女子扮演自己去和西奥多做爱。

或许,我们需要一位理解和体贴我们的“操作系统小哥/小妹”,而不是一个会让我们混淆人和机器人、人工智能之间区别的虚拟爱人。

聊天机器人究竟能否替代人?尽管沈向洋以谨慎的研究者自居,但依然给了记者非常大的想象空间:“从来只有人们想象不到的东西,没有做不到的东西。人工智能其实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落后于人类想象。可惜的一点是,我们目前手机的数据不够好,很多事情还不可以做……”

我们可能永远不会知道,在计算机科学家的脑海里,想象力与野心究竟有多么丰富。但我们已经知道的是,通过学习获得了一定情感功能的小冰,或许不需太久就能成为一款个顶个的操作系统。

1405309305750

沈向洋适时地提及了他的“隐形老板”对小冰的评价:

盖茨也非常惊讶,我们可以把小冰做得这么好,他非常的喜欢。

 

为求精炼,本文部分引用字句已经过修饰和变化。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