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ursera CEO:比起传统大学,在线教育是更灵活、高效和有活力的

2014年 3月,全球知名的在线教育公司Coursera任命了任职耶鲁大学校长长达20年的Rick Levin担任公司CEO,而Rick Levin本人一直也是将高等教育资源互联网化的长期推动者。从在高等院校的“体制内”推动在线教育转向通过商业化的方式打破高等教育的壁垒,让教育变得更平等。从大学的守护者到门外的改变者,Rick Levin本人经历了哪些变化?为什么人们有动力有愿望在线完成一门课程?Coursera接下来要在中国做什么?不久前,PingWest跟新上任的Coursera CEO Rick Levin做了一次访谈,以下是访谈内容:

(P=PingWest, R=Rick Levin)

 

P:你在耶鲁大学做校长的20多年一直在推动教育通过互联网被大范围普及,但最后的结果是:你放弃了耶鲁大学的教职,加入了Coursera,一家由斯坦福的计算机科学教授(即吴恩达,Andrew Ng)创建真正的全球范围的在线教育公司,你自己发生了什么变化?

R:我在Coursera正在做的事,其实是我过去20多年试图在做的让高等教育变得更普及这件事的自然延伸。大型开放式网络课程(MOOC)平台的诞生为这个世界上数百万此前没有机会接触高等教育的人们提供了接受教育的机会,而在大学里做这件事和加入一家商业化的公司是不一样的:一家像Coursera这样的公司,它的体量很小,做事风格是强悍、灵活和保持活力的,这与那些行事风格迟缓和保守的高等院校有着明显的不同。所以,只有加入了一家商业化的在线教育公司,我才可能把我过去20年对在线教育的探索真正地持续下去。
P:那么高等院校,包括耶鲁大学在内,与像Coursera这样的在线教育公司的关系是什么?在线教育平台能取代大学教育的哪些部分和哪些场景?高校里的课程越来越多是倚重讨论和实践的课程,Coursera想过通过什么方式实现这一部分大学教育的功能?

R:内容合作伙伴,耶鲁大学现在是Coursera重要的内容提供者,当然斯坦福大学也一样。我们有19个国家的108个教育机构,提供了超过600多门免费课程,超过700万的学员。我们觉得高等院校不能被在线教育替代的是它的实体部分和物理场景:教室、讲台,师生的面对面交流。尽管Coursera试图为全球的学员提供最好的大学教育,但这并不代表我们打算取代大学。就像Coursera的联合创始人Andrew Ng(吴恩达)经常说的那样,“首先想象一下你最喜欢的教授或者老师,那些可以真正鼓舞你的人。现在问问你自己:这个人可以被计算机取代么?”但我们可以为这些伟大的教师提供一可以平台,使他们可以为现实中的学生以及线上的学员们提供来自世界一流学院中最顶尖教学内容。而对在高校里学习的学生来说,Coursera解决的其实是“预习”的部分,过去是通过课本预习,现在可以通过Coursera这样的在线教育平台来更直接地“预习”,然后在课堂上与教授和同学们讨论,或完成实验。
P:技术手段有没有可能将一些实践性的环节通过在线教育平台实现?因为那些没有在大学里接受高等教育的Courserian(指Coursera学员)也希望能有实践性课程体验。

R:现在也有一些课程可以了。有一些我们原本认为不适合在线教学的课程,现在很有可能实现并拥有良好的学习体验,比如乔治亚理工学院的需要做实验的课程“物理学1”,我们的学员将可以通过摄影机和软件进行“实验”操作。(PingWest注:上个月,Rick Levin宣布Coursera将添加学生通过在线视频与教授进行互动的功能)

 

P:人们为什么要在Coursera上完成一门课程?Coursera的大部分用户都有学士以上的学位,而他们还试图通过Coursera获得Signature Track的课程证书认证,而这也成了Coursera最重要的商业模式?

R:是的,这是我们一个很核心的商业模式。一部分用户需要上传真实资料,在线完成一部分课程,通过考试或论文,然后付50美元获取这门课程结业的在线资格证书,这项合作我们与LinkedIn联手,这样鼓励了我们的Couserian完成课程,通过考试,然后获取我们的资格证书,把它显示在LinkedIn的个人页面上,让未来的雇主看到,能够更好的求职。

但我们的用户并不都是这种用户。事实上有多一半的Coursera学员,我们管他们叫做“自我丰富型的学员”(inrichment learners),也就是终生学习者,这些人注册Coursera的账号参加学习,是出于对某一部分知识的兴趣好奇,然后实现自我的丰富,而互联网上又有这样的教学内容能满足他们,你看他们选修的课程,基本上都是人文类学科,比如像罗马史、中国史和人文学科之类的内容。其它40%的学员的学习目的是改善自己的经济状况,获得更好的工作和职业发展,所以他们需要补充教育去增强某一个方面的技能,他们选修的差不多是实用性的课程,比如会计、财务、管理学,还包括计算机科学,尤其是现在有关Android开发的课程在Coursera上相当吃香。这一部分的学员是愿意为我们提供的证书资格付费的。
P:但是好像只有5%的学员完成了全部的一门课程,也就是说最多不超过5%的人会为Coursera的证书付费。但这在现阶段并不是一件很严重的事?

R:是的,这件事现在看来问题不大。这取决于我们如何看待MOOC课程完成率这个问题。对于这个问题,有一种解读我们不太赞成,觉得其中有一些误区,这种观点将线上与线下课程的完成率混为一谈,但是他们忽略了一个很重要的地方,那就是,线下课程要求不断的金钱与精力的投入。而在Coursera上,完成注册只需要几秒钟的时间,课程是免费的,而且即使放弃这门课程也没有什么严肃的后果。关于这个问题,我们应该把目光放到那些为了完成课程多多少少做了些努力的学员身上——比如,至少完整听完一堂课的学员。要指导,在这些学员当中,超过50%的人完成了全部的课程。当然,即使如此,还是有50%的学员在做出了一定努力后放弃了这门课,最终没有完成课程。对于我们而言需要认真思考的是,他们为什么放弃了?我们如何能够通过创造更好的学习体验以帮助他们留下并完成课程?
P:说到如何创造更好的体验,课程被电子化和数据化之后,真的能创造更好的在线教育体验吗?

R:当然,我们创造的有关教学的数据超过了此前人类高等教育史上的总和。我们经常举的例子是:如果大多数学员都在一道作业题上出了错误,我们会通过以往学生的测试题数据来辨别到底是这道题太难了,还是本身出错了。当然我们更容易判断一堂课的学员完成度,以及哪些课程的视频更容易导致大家放弃这门课程,我们产生的大量这样的数据。我们管它叫做“持续提升系统”(continious improvement dynamic),它当然能帮我们把在线教育本身的体验做得更好。
P:Coursera现在终于有在iPhone和iPad上的移动客户端了,你认为人们会用一台移动设备消费视频内容么?你认为教学内容本身的方式在移动平台上会不会也有一些变化,比方说更游戏化?(Gamefication)

R:Coursera在移动端的内容仍然主要是视频课程,以及围绕着课程的讨论和互动模块,我们要做的是优化它,包括考虑怎么在带宽有限以及在消费3G/4G流量费用的时候让用户能够更节省资源地使用它。至于游戏化,如果你提供的是一些语言学习类或儿童入门类的教育内容,比如猜单词和看图说话之类,那游戏化显然更适合。但如果是严肃的知识和高等在线教育,游戏化并不适合,比如对Coursera。
P:说说全球吧,用户在不同类型国家的构成?在中国的情况?我们听Andrew Ng分析过Coursera在中国的挑战,但我想听听你个人的观点,挑战在哪儿。

R:1/3的用户来自美国,1/3来自美国之外的发达国家,1/3来自发展中国家。中国用户的比例在7%,但增长速度是最快的,新增用户10%来自中国。在中国,我已经开始着手解决三个问题:第一,保持流畅的访问体验,提高在线和移动端的访问速度;第二,由于Coursera的证书认证服务是需要付费的,Coursera也希望很本地的第三方公司合作,解决支付的问题;第三,对网站内容和课程作进一步的本地化,包括字幕和更多中文的课程,尽管我知道中国的学员也很喜欢英文版的课程。
P:我是说在中国,Coursera的一些合作伙伴,比如清华大学,还有其它一些高校或者高校联盟,而是也想作为一个平台主导在线教育。对高校主导的MOOC平台你怎么看?

R:我们当然不认为Coursera是唯一的MOOC平台。但是,与其他平台相比,Coursera有其独一无二的地方:全球化的规模。对于学员而言,通过Coursera他们可以接触到全世界顶尖大学以及教育机构的学习资源。对于大学合作者而言,通过Coursera他们可以学习到来自全球的超过100所世界顶级大学的先进经验。我们的平台也是基于这种理念而设计,而最具特色的学员互评以及论坛交流也是受益于这样一种全球化的资源。
P:还是在中国,有一类固定时间上课的直播课的产品,你对这类课程看法是怎样的?它适不适用Coursera的模式?

R:许多在Coursera上课程也提供了类似的直播体验,有些是来自导师,有些是来自助教。这确实是一种值得我们去思考和利用的形式,但是我不认为这会成为Coursera的主流。因为直播并没有像录像那样,最大程度地利用了Coursera上面的全球化的资源:教员可以覆盖到的学生人数大大的减少,而学员也失去了在选择学习时间地点上的弹性。

 

P:你最喜欢Coursera平台上什么课程?都完成了什么课程?

R:太多了!和那些在Coursera上有着丰富学习经验的中国学员相比,我简直就是个初学者。不过我还是学习了很多Coursera上的课程,并且完成了其中四门课。在这些课程中,我尤其喜欢耶鲁大学Paul Bloom教授讲授的“日常生活中的道德”。

 

有关Coursera是一家怎样的公司,请参看PingWest更早期对Coursera创始人问答(Andrew Ng)的访谈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