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十几年乏善可陈的征信试点工作相比,网络征信越来越流行了

自从听说芝麻信用分可以简化办签证的流程后,身边不少人都开始时不时盯着这个分盼望能涨一些,日常聊天时关于它的讨论也变多了。如果从央行正式发出《关于做好个人征信业务准备工作的通知》这份文件算起,时间也就过了 8 个月多一点,但信用却已经开始变的能用,并且足以影响到人们的生活。

事实上,如果要回溯征信这件事的话,中国内地首家个人信用联合征信机构上海资信有限公司早在 1999 年就成立了,而政府也在上个世纪就开始在上海这样的发达地区建立个人征信体系的试点工作。不过,十几年过后,大多数国人不但没能享受到与之对应的信用服务,甚至可能听也没听过。

看上去,征信这项政府调研、实验了多年却没有取得多少进步的事情,最终要依靠互联网公司来提供了。

其实,如果要算的话,各个政府单位累计的个人数据恐怕并不比互联网公司少。除了央行掌握了 3 亿人的信贷记录外,大量征信所需要的数据其实是散落在金融机构、保险、工商、税务、司法、公共事业单位等各个部门中。虽然一些地区以及机构做过一些整合数据的努力和尝试,但最终这些数据还是没有进入到标准统一、步调一致的可用状态。据美国的三大信用局之一全联公司介绍,为保证消费者的个人信用报告准确、及时、完整,他们每个月至少要对每个人的记录更新 12 次。对于连一套共同遵循的标准都没有的各类政府机构来说,要想达到这样的频率,显然是不可能的。

shutterstock_243901528

2001 年,《深圳商报》在采访时任美国花旗银行副总裁汪劲时,这位银行业人士就认为一旦各个政府部门达成共识,征信初步框架的建立并不需要太长时间,互联网技术已经成熟,技术已经不是门槛。但十几年过去了,对于很多普通人来说,恐怕还是最先从这些互联网公司哪里得到信用带来的好处。

与政府部门的迟缓相比,在今年 1 月份收到央行的通知后,像芝麻信用、腾讯征信这类公司不但在积极收集、分析信用信息,它们同时也在推进各类依托信用的生活服务。拿芝麻信用来说,在支付宝钱包里,只要你的分数达到 600 分以上,不但可以借到真金白银,还能在入住酒店、租房时得到各种优惠;而腾讯征信的信用分虽然尚未普遍开放,但只要你的信用分足够高,未来就有望在贷款时享受更低的利率等,在酒店、租车等生活服务上获得更多优惠。相比较之下,我并不知道自己散落在各个政府机构里的信用能带来什么便利。

除了联合第三方依托信用分提供服务外,在虚拟世界中,还有一些产品开始把这些信用分当作身份的标识来用。比如在网易花田这个婚恋网站上,芝麻信用分就成了一个身份标识。以前你看到一个想交友的陌生人时可能无从判断这个人的靠谱程度,但现在芝麻信用至少给了你一个参考纬度。所以,在收集信用的同时,这些互联网征信公司也在把信用授权出去,进而让信用体系影响到更多人,也得以更快地流通起来。

就像市场化的竞争力有利于服务质量的提升一样,征信的市场化竞争一样可以加入推进信用体系向前发展。美国信用征信行业经过 100 多年的混战,最终只有 3 家守住了市场地位,而随着中国个人征信系统的逐步市场化,希望互联网公司最终又能用自己手中的资源和技术改变一项政府多年来无所作为的事情,就好比当下的各种专车服务冲击出租车市场那样。

图片来源:站酷海洛创意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