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筹模式还能做什么?用科技撬动臃肿传统的政府职能,这已经在美国发生

Kickstarter和Indiegogo是现代众筹模式在总体上的开创者。不过在这两个集大成的平台上项目太多,目前来说最成功的类别以硬件开发、游戏开发,以及一些纪录片等等的制作为主。而自从我们之前报道的哥伦比亚众筹摩天大楼项目证明了市政开发也可以用众筹来做之后,美国就涌现出了一些个“细分版的Kickstarter”,来试图用众筹的方法来改变自己的社区。

现在许多政府都明显的感觉到了自己被支出预算的担子压得很沉重。传统体系的问题就在于,这些支出都是由公民税收在供养,一旦税收收入减少之后,就不可避免的会出现老师失业、警察下岗、公共图书馆不得不关门、连图书馆的小时数也会减少这样的情况。而传统政府最大的缺陷又在于,他们对任何变化的反应速度并都不够快。相比之下,一些近一两年才涌现的公共项目众筹平台已经取得了不少进展:

  • Neighbor.ly,一家来自堪萨斯城的初创企业。主要和当地的民间团体进行合作为社区兴建便民设施筹款,他们还参加了前不久的SXSW展会。它创造了目前为止最大规模的一个众筹公共项目:通过众筹募集了42万美元,在堪萨斯城的市中心区建立了12个共享自行车站以及90量自行车。

jody

  • DonersChoose.org,DonersChoose针对的是教育这个细分领域。美国的公立学校一向以教育经费少,师资缺乏,学生素质也差著称,DonersChoose在功能上更像一个公益网站,公立学校的教师们上传改善自己学校条件的项目,用户则选择他们想要资助哪一个;
  • CitizInvestor是另外一家专注于政府财政无法负担的社区建设的众筹网站,他创立于去年七月,相对来说是发展比较好的一家。它的方法又有不同。在这个平台上最活跃的群体是政府部门自己,政府官员把他们正在考虑的项目发布在网上募集市民的投资。当然,市民也可以自发的给自己觉得有价值的项目写请愿书发表,但由于公共工程本身组织的复杂性还有审批流程等等,目前得到支持最多的还是政府已经通过了的项目。创始人Jordan Taynor对此评论说:“我们在挑选项目的时候一定要仔细选择,因为市政建设项目和几个小伙子在自己地下室里研究硬件还不太一样,人们可能会把这个事情想的过于简单,觉得每个人拿出100块钱然后说‘我们在家门口建个公园吧!’就行了,但事实上公园不是这么建的…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目前选择的项目都是那些已经在相关政府部门计划内的项目。”

从现在来讲,公共项目的众筹还处在一个相对来说的起步阶段,因此现有的众筹项目基本上都是政府顶层设计和民间首创精神的结合。如果说这个坐标系的一端是由政府主导的立项、审批,而另外一端则是完全自发的公民的兴趣决定的项目的话,大多数的公共项目众筹处于一个中间地带:大部分的项目是政府通过自己的内部计划先拿出一些备选方案,然后民众去选择这些方案中最受自己亲睐的进行投资。这一点肯定会逐渐改变,因为那些有创意有主见的公民会等不及等着政府为他们提供备选方案而自己只能接受非常有限的选择,但作为渐进改革的一种方法,这似乎又是合理的,因为一下把公共项目完全放开势必会导致一些基本服务的缺失。

而且,在又有税收,又有众筹的情况下,人们完全可能会纳闷:这些项目都应该是由自己缴的税已经涵盖了,为什么还需要以私人投资的形式来再投资这种项目?科罗拉多州温泉城(Colorado Spring)的例子就说明了这一点:政府曾经讨论了一项每一个纳税人增税200美元的提案,由于财政吃紧,所以如果这个提案被否决,市政府就必须把超过三分之一以上的路灯关掉。尽管如此,这项增税政策还是没有通过投票,所以路灯就真的黑了。这个时候人们又表示了反悔,最后结果是他们平均每人多交了300美元恢复了路灯。为什么他们会愿意交更多钱去帮自己的社区获得服务,却不愿意增更少的税务来帮政府财政减负呢

大概在前一种情况下,大家知道这部分钱与自己直接相关,它是被用到了自己的社区里,去向是清楚的(但咱偷偷想一想,政府是不是以关掉路灯相要挟来变相增税也未可知…)。所以,从这里可以看出,用众筹的方法来为公共项目筹资的时候最好的情况就是直接做和出资的每一个公民的社区直接有关系的工作。用投资的术语讲,投资者必须有权了解资金的去向,而这对于一向高高在上的政府部门来说是一个挑战

目前来看,最基本的服务自然还要需要政府来进行提供,而比较适合众筹的公共项目一般有几个特点:它有点像是公民向政府来“定制”一项特定的服务一样,需求很鲜明、并强烈的表达某一社区对于自己的个性和价值观的诉求。它们极有可能是一些如果不用这些特定的方法,而去走传统的政府流程,就得不到资金、无法实现的项目。

从另一方面讲,以往那些宏观的、模棱两可的工程因为其缺乏吸引力就可能很难经得起众筹的考验:人们会用自己作为投资人的力量去为自己的小孩提供一座街心公园和游乐场、给残疾的学生们提供交通设施、但他们不会用自己的投资给公务员付工资。

这对于传统、臃肿的政府职能是个巨大的挑战,也是第三次工业革命所带来的分散式社会所必需的一项转变。公共服务这个自古以来就由政府垄断的产业以及政府这个庞然大物现在必须要变得更灵活、更具体,以适应互联网上每一个用户对于自己家隔壁、对于自己孩子的学校、对于自己居住的社区的污染的诉求。在这些技术的催化下,也许在未来的某一个时刻,我们还需要一个深层次的、对政府的原理认识上的转型。当然,那就是属于我们时代的卢梭和孟德斯鸠们的工作了。而现在,众筹已经走出了用科技撬动政府,引领社会改革的第一步。

订阅更多文章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