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第一座由普通市民出钱建立的大厦——众筹改变世界的故事刚刚开始

content-1

17世纪初,西欧第一大港口阿姆斯特丹的市政厅决定派遣三艘帆船去印度和香料群岛做生意。不过东印度群岛路途遥远,荷兰人的足迹此前从未涉足于此,且船队需要筹措一大笔资金,因此政府为此非常犯难。(这可以算是一个十足的“风险投资”项目,因为耗资大+回报也大+前景未知)有一位议员想到了在当时算是一个非常前卫和大胆的办法:即向阿姆斯特丹的普通市民筹钱,但筹钱的方法不是征税,而是出售这支还没有出发的探险队的“未来的收益”,拿票据给市民们做凭证。在船队回程卖掉印度所得的香料之后,市民就可以凭借票据来获得分红。这个方法不但立刻就集齐了一次探险队需要的费用,从而成立了荷兰东印度公司,还使得市民们的金币流入量立刻超出了东印度公司的运作范围。这个事件催生了对现代世界影响极大的两个发明:首先是荷兰政府为了处理现金的周转成立了现代意义上的第一家银行,随后市政厅再次立法决定整理一个机构,让市民们可以买卖手中的船队票据,这就是世界上第一家证券交易所。

回头看起来,这应该是历史上为数不多的极其清晰的非常早的把“众筹”(crowd funding)的理念应用到实业中的例子。不靠大商人财主的支持而可以聚集众多小力量办成大事从来就不容易,而纽约的一家叫做Prodigy Network的地产商可能是世界上第一个成功的运用“众筹”来建设地产项目的。他们准备让成千上万的小额“投资人”们都去分享高楼大厦上的一间房屋,或者几十平米的领地,而且和买股票一类的投资不同,人们所投资的就是非常清晰的一块资产,因此他们就有可能对自己做更清晰的风险控制。Prodigy暂时还不能在美国实现这一理念,那是因为美国的法律只允许所谓的“accredited investors”,即受信投资者进行投资,后者一般指的是那些拥有100万美元以上资产的人士。它的第一个成功案例是从哥伦比亚这个似乎人们并不多关注的国家开始的。

利用哥伦比亚的一种叫做“derecho fiducario”(西班牙语,英语翻译为fiduciary duty,即受托责任)的金融工具,Prodigy筹措起了建立哥伦比亚全国迄今为止的第一高楼:波哥大BD塔的资金。全部2.39亿美元的建设资金中有1.71亿都来自小额投资者。公司还建立了一个合格的转售机制,让人们可以出售这家正在建设中的大楼的股份。

这个项目在哥伦比亚全国创造了巨大的经济和社会价值。首先,就从最可触及和最直接的方面讲,很多普通的哥伦比亚人都在其中受益不少。古斯塔夫·冈萨雷斯是一位市政工程师,他在2010年买了两股波哥大BD塔的建设资金,大概价值60000美元,从他购买以来,由于BD塔项目在全国以及社交媒体上引起的广泛反响,他所持有的部分已经增值了一半左右。除了现金上的收益之外,人们普遍都对自己可以拥有这个国家最有标志性的一座大厦的一部分而感到自豪。这些人就是波哥大街头无数的上班族、老师、小贩、退休老年人、学生等等。而把这样一座代表城市地标的建筑物的建造权和所有权给予他们,就让他们感觉到自己成为了城市未来真正的主人。

1

虽然Prodigy算不上是什么世界知名的公司,但我认为,这个举动其实有着极其重要的意义,这代表着众筹在今天,靠着先进通讯工具的支持,的确有了改变世界的能力。我们知道,现在世界上已有的这些震撼人心的雄伟地标中,埃菲尔铁塔是钢铁魔术师古斯塔夫·埃菲尔自己的作品,现在世界上最高的哈里发塔是酋长拿钱砸出来的。

看起来讽刺的是,文明的最辉煌的产物都来自那些巨富,而这些1%的人更加衬托出了其他99%的无力。现在,Prodigy 通过众筹来从事房地产建设的目标就是要把力量还给99%的人。让我们想想,既然摩天大楼也可以让所有人拥有,那么游乐场也可以、购物中心也可以、酒店也可以 – 换言之,整个城市的未来都会分散成无数份,降落到每一个普通的市民手中,又集合成一股无比强大的力量。这让我想起了杰里米·里夫金(Jeremy Rifkin)在他的《第三次工业革命》(The Third Industrial Revolution,给大家推荐这本书,作者在两年前就提出了很多当时尚不明显但现在无可置疑的趋势的论断)中提出的总结:“第二次工业革命的核心就是集中化,集中的工业(福特)、集中的思想(极权统治)、集中的财富(洛克菲勒);而第三次工业革命的核心是分散,由于技术的帮助,每个人变得史上前所未有的有力量,他们有自己的声音(社交媒体)、自己的能源(智能电网),甚至自己的经济系统。

众筹兴建摩天大楼无疑是上述原则的又一次集中展现,相信我们可以每个人自己拥有北京地铁或者“大裤衩”这样的地标的一分子的时代也即将到来。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