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 Google 的脑袋里来一发子弹”,Cyanogen 说出了手机厂商的心里话

刚刚宣布完成8000万美元 C轮融资Cyanogen,即将成为智能手机软件生态里新的新搅局者。

吃着 Android 开源的奶长大,Cyanogen 已经发展为世界上最大的第三方 Android 操作系统研发公司。这家公司过去开发和维护着世界上装机量最大的Android 定制 ROM 之一的 CyanogenMod

由于高度接近原生 Android,相对其他第三方系统更加轻量,且用户可自定义程度更高,CyanogenMod受到了核心 Android 用户欢迎。根据 PingWest品玩了解到的情况,在大部分依靠用户自行刷机安装的前提下,CyanogenMod装机量超过了5000万——这个数字,在一年前是1000万,两年半前是200万,三年半前只有22万。 对比小米来看,MIUI装机量 1 亿,但主要依靠自产设备 。

壮实了体量,拥有了从用户→社区→媒体映射关系带来的声量,Cyanogen 不满足于当下的“mod”身份,开始谋求“OS”级别的待遇。

“让 Android 脱离 Google 控制”(take Android away from Google)之后,Cyanogen 联合创始人兼 CEO Kirt McMaster 在接受福布斯杂志采访时再一次用强硬的措辞表达对于 Google 支配 Android 的不满

我们将给 Google 的脑袋里来一发子弹。( We’re putting a bullet through Google’s head.)

可以说,没有 Android,没有Android 开源项目(AOSP),就没有 Cyanogen 的今天。但如果从另一方面来看, 随着 Android 操作系统的代际升级,Android 设备厂商对于 Google 的意见却越来越大,主要在于 Google 要求他们在设备中预装的软件越来越多。从GMS、 Google Play 应用商城,到 Gmail、地图、日历,到YouTube、Chrome 等非常规必要软件,纷纷被纳入强制预装的名单中,并且Google 还要求厂商在设备首次开机的桌面上摆放这些软件。Google 提供了一个“霸道”的二选一,要么全部听我的,要么连 Google Play 都不给你用。

pre-install-android-google

所以,如果 Cyanogen CEO 激进的言论可以用“吃奶骂娘”形容的话,那么 Google 则表现得更像一位控制欲过度旺盛的母亲。


Android 设备厂商的一次独立预谋

Cyanogen 其实是受 Google 母亲影响最小的儿子,而正因这样的身份,它恰好帮一众被裹挟在 Google 开放设备联盟(OHA)里的 OEM 们说出了心里话。

Android 系统本身是开源的,厂商可以自由定制。但 Google 系服务却是闭源的,Google 通过兼容性测试向自己认证的开放手设设备联盟中的OEM 发放许可证,允许他们生产 Android 设备中搭载 GMS (Google Mobile Services)。大部分厂商,如三星、索尼、华为,选择使用 AOSP(开源 Android) 定制出自家的操作系统衍生版本来安装到设备当中。但对于非中国市场来说,无论OEM 怎样自定制ROM,把界面改的亲妈都认不出来,生产出来放到市面上销售的设备都必须要有一个共同点:预装前述的大量 Google 应用。

母亲的控制欲过度旺盛,“儿子” OEM 厂商们为了使用 Android 操作系统,无力抵抗。一个最明显的例子就是三星。因为 Google 系软件的存在,三星原厂的应用商城、电子邮件、日历、IM 应用 ChatOn 等软件已经名存实亡,以至于被大多数用户称为“bloatware”(预装的无用垃圾软件)。

一定会有人问:为何 OEM 如此执迷于和 Google 卑微的合作关系?

如果一家 Android 手机厂商出品的手机里没有 Google 服务,那很难卖出去。因为国外的用户太依赖 Google 了。

事实上,OEM 除了 Android 之外的确有其他操作系统可选,但大部分 ROM 的生存状态用“不尽如人意”形容都太过高估:黑莓曾依靠 BB OS 称霸企业市场,最终生态系统萎缩到被迫兼容 Android 软件;三星的 Tizen 系统至今没有起色,只得偏安智能电视一隅;“不跟随”的诺基亚错跟了微软,在 WP7、8这两个注定没有未来的平台上浪费了太久时间,现在也开始尝试推出 Android 设备。

其实问题的实质不在于各家做不起系统,而是在面对强大的 iPhone+iOS 组合的时候,在 Android 阵营下团结起来是最稳妥的方式。

然而,另一句俗语说得更好:分久必合,合久必分。

Google 服务和全套应用预装,对于厂商来说意味着他们作为设备的生产者,反而却无法获得在应用和服务生态上的先发优势。而小米的存在已经证明了在没有 Google 服务存在的市场上,一家使用自家互联网配套服务的公司能够获得多么大的成功。在全球 8 成市场份额的表象之下, OHA 当中的部分规模较大的厂商其实早已按耐不住,时刻准备着和 Google 撕破脸。三星、索尼等厂商在最新款旗舰设备当中预装微软的 Office、OneDrive 等软件,就是 OHA 当中有影响力厂商的一次试探。

Android 厂商的不稳定的复杂心态正中 Cyanogen 下怀,这家公司同样早已不满足于为 Google 开源项目“增光添彩”。过去,由于 Google 服务的普及型,CyanogenMod 用户正常使用手机需要在刷入系统之后额外刷入盗版的谷歌服务包(GMS 包),而针对研发中的新操作系统Cyanogen OS进行拆解的人们,已经看到了 Cyanogen 的下一步棋打算怎么走:更全面的 Cyanogen 账户同步功能、自行开发的邮件客户端、付费取广告功能等等。

一切的一切都在预示着 OHA 联盟成员和 Cyanogen 的一次共同大计脱离 Google,自立门户

cyanogen-boxer-email

Cyanogen 和 Boxer 合作的邮件客户端,将预装在 Cyanogen OS 当中

Cyanogen 的生存模式思路

考虑到 Cyanogen 和 Google 的体量对比,上面这句话我并没有用“孤立 Google”的措辞。但事实上,孤立 Google 正是 Cyanogen 想做的事情。

孤立 Google ,核心仍然是 Android 的 Cyanogen 自己又将怎样生存?对于一家生产第三方 Android 操作系统的公司来说,想要分析预测其生存模式其实很简单,无外乎三条思路,从软到硬分别列出:

首先,它可以像过去在 CyanogenMod 时代一样,继续做一个开源的第三方系统,开放好系统中集成的接口,为需要 Google 服务的用户提供一个 sideload GMS 包的窗口。这样做的一个好处是可以继承过去对多达数百种 Android 机型的支持,做法却和以前没什么区别,Cyanogen 对于 Cyanogen OS 的期待,不应该是又一个 CyanogenMod。

其次,它可以将系统通过授权费(royalty) 的方式授权给已经进入手机厂商用。接着手机厂商如果已经加入了 OHA,可以根据需要自行去找 Google 做兼容性测试,从而拿到认证和预装 Google 服务的许可,接着卖给用户。过去我们看到一加就是这样做的,OPPO 也这样做过;和一加合作停摆之后 Cyanogen 和印度厂商 Micromax 采用的也是同样的合作方式。

Micromax 生产的预装 Cyanogen OS 的智能手机 Yu

Micromax 生产的预装 Cyanogen OS 的智能手机 Yu

第三,直接找某家 OEM、ODM 绑定做贴牌的 Cyanogen 手机。这个思路对于 Cyanogen 过去的用户来说吸引力最大,但意味着别想获得 Google 官方的预装 Google 服务许可了。但即便如此,Cyanogen 还是可以通过非官方渠道来推出支持 Cyanogen 手机的 GMS 包(国行的手机们都是这么干的)。

第二、三种思路的可行性比较高。第二种授权的思路有点类似于 Cyanogen 在代表 Android 生态的 OHA 联盟下面又建立了一个小的联盟,在一定程度上维持了合作厂商通过 OHA 与 Google 维系关系的需要,同时又足够能够迎合厂商对 Google 的不满,通过 Cyanogen OS 的替代服务来顶 Google 服务空缺的位置。

第三种思路则更加激进。我们都记得,过去想做手机的小米因为供应链资源的缺位,决定先从 MIUI 入手并最终获得了发烧友的支持,为未来的成功道路锁定了一张车票——Cyanogen 的经历和小米其实高度相似。

借力高通

C 轮 8000 万美元的投资方当中包括了 Twitter、高通、西班牙电信、印度尼西亚运营商 Smartfren Telecom、新闻集团创始人默多克等,以及早前的 B 轮、A 轮投资者腾讯、其他硅谷一线风投基金。除此之外,Cyanogen 明确指出还有一些未具名的战略合作伙伴参与了本轮投资。

这个组合中,有多家 OHA 成员。运营商、高通、Twitter/腾讯这样的互联网服务厂商。不具名的战略合作伙伴,很可能是手机厂商。

暂先不提未具名的战略合作伙伴,单是作为 OHA 成员公司之一的高通,成为鼓励成员反水 OHA 的 Cyanogen 的投资方,这件事情就已经够料。

高通的重要产品之一 QRD(Qualcomm Reference Design Program),是其为 OEM、ODM 客户提供智能设备全套解决方案产品,会选用符合客户要求的软硬件产品来集成到解决方案当中,可以在交付到客户之后最快60天内助其生产出可在市场上销售的智能手机、平板电脑等产品。而高通方面也透露,将在 4 月推出集成 Cyanogen OS 的 QRD

这对于 Cyanogen 来说格外重要。

高通基于 QRD 解决方案推出的平板电脑

高通基于 QRD 解决方案推出的平板电脑

过去,智能手机一直是围绕着大品牌转的生意,三星、苹果等大品牌占有着绝大多数的出货量,也把持着绝大多数的媒体声量。而随着世界级大型互联网科技公司急于将市场拓展到“下一个十亿人”当中,当这十亿人的移动互联网服务需求被激活,面向他们推出的廉价智能手机(千元机、百元机)将成为销售主力。

在这个过程中,那些过去知名度相对较小的 OEM、ODM 大有发挥的机会。而随着高通不断补足中低端芯片产品线,其 QRD 解决方案产品将能够方便全球各地的 OEM、ODM 快速生产出适销对路的智能手机——而对于本文的主角 Cyanogen 来说,和高通在 QRD 上的合作将为 Cyanogen OS 带来可观的装机量。

 


后话

最一开始讨论这件事情的时候,我和我的同事名扬取得了相同的看法:Cyanogen 想要保留起家的最核心竞争力——原生 Android,又想要抛弃 Google 服务,在操作系统版本严重碎片化、消费者对 Google 服务依赖程度又极高的国外 Android 市场中,想要找到一个有量有利润空间的细分市场,近乎死路一条。毕竟中国 Google 服务缺席,但:

世界,又不是中国……

毫无疑问,放狠话还是能够证明了 Cyanogen CEO 的胆量。但其实,考虑清楚自己的公司该用哪一条路走下去更健康,能够在本就不太平的 Android 阵营里找到或者架起自己的平台,跟放狠话和拿融资相比起来,需要的恐怕不只是胆量。

 

图片来源:Shutterstock、一加科技、高通、Cyanogen、91Mobiles、Engadget

PingWest品玩北京内容团队负责人名扬对本文亦有重要贡献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