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前还要“在 Google 脑袋上开一枪”,今天这家公司为何大裁员?

多家美国科技媒体援引消息源报道,总部位于美国硅谷的智能手机操作系统集成公司 Cyanogen,内部正在进行一次大面积裁员。被裁撤的员工主要在该公司的西雅图办公室,负责开源软件方面的业务和研发工作。该公司 CTO 兼联合创始人史蒂夫·康迪克率领人力资源团队亲自督导这次裁员。

Cyanogen 公司的前身是 Android 第三方开源操作系统 CyanogenMod(简称 CM)的核心开发团队。CM 是一款针对大量市售机型,每天、每周和每月都有不同版本更新的操作系统,从视觉上非常接近原生 Android 操作系统,同时又加入了主题、深度定制功能键、情景模式等功能,深受 Android 核心用户的喜爱,在业界有着极高的知名度,比如最早的小米 MIUI 操作系统,就是在 CM 基础上深度定制开发而成。

2013 年 9 月,带着将 CM 商业化的目标,原核心开发团队成立了 Cyanogen Inc 公司,在保持对免费的 CM 开发支持的同时,还在面向手机厂商推出 Cyanogen OS 操作系统。目前业界使用 Cyanogen OS 的厂商主要位于印度和欧洲,如 Micromax 和 Wileyfox 等。中国手机厂商一加 OnePlus 曾经在一代产品中使用过 Cyanogen OS,但后来谈判破裂,不再预装该系统。

前述报道指出,在本次裁员完成后,Cyanogen 将在新任 COO 里奥·塔尔的领导下转型软件开发,也即不再以 Cyanogen OS 为核心盈利产品。该公司曾经在 Android 软件上有所企图,和手机公司 Nextbit 开发了类似苹果 Handoff 多设备同步功能的 Android 版“Baton”,以及让软件用时下载不用时删除,从而节省储存空间的云端备份功能。

这家公司最出名的是创始人兼 CEO 柯克·麦克马斯特的一句豪言:“我们要给 Google 的脑袋上开一枪”,意即通过自己的发展和推广,让 Android 开放源代码系统(AOSP)脱离 Google 的控制。

公司创始人,左边为麦克马斯特

左边为 Cyanogen Inc 公司 CEO 麦克马斯特,中间为康迪克

按照上述报道,如果 Cyanogen 裁撤了开放软件业务相关员工的话,CEO 的美梦恐怕是要泡汤了。

为什么要让 AOSP 脱离 Google?这还得从 Android 的根基说起。Google 最早收购了 Android 的同名开发公司,但将最核心的软件代码开源,允许手机设备制造商自行修改和重写代码,定制出适合自己用户的系统。虽然 Android 本身是开源的,但 Android 必备的 Google 系服务却是闭源的。Google 成立了一个名为开放设备同盟(OHA)的机构,只允许自己认证的制造商开发 Android 手机,并强制它们预装最核心的 Google 服务(GMS)以及 Google 系产品。这一情况普遍适用于中国大陆以外的市场。

这种情况有好有坏。好处在于这套 Google 提供的功能全面、系统稳定和体验基本一致的软件,能让 Android 厂商有机会跟手握 iPhone+iOS 强大组合的苹果抗衡;另外,Gmail、Google Maps 和 Google Calendar 在互联网时代已经十分普及,用户群体巨大,不装这些服务等于跟用户过不去。而坏处在于,这样下去最终所有手机厂商就变成了跟 Windows PC 厂商一样的地位,只是纯粹的制造商,在软件上没有发言权,被 Google 牵着走。

pre-install-android-google

Android 系统的预装软件

OHA 大牌厂商曾经试探过改变现状,比如三星、索尼等在旗舰设备中预装微软的 Office、OneDrive 等软件。这些厂商复杂的心态正中 Cyanogen 下怀。它一直在做着“自立门户”的努力,自己集成出一套平行于 Google 的系统。其中核心软件应有尽有,比如 Cyanogen 跟 Boxer 合作 开发了 Cyanogen Mail 来替代 Gmail 等等。这份野心也得到了那些觊觎 Google 在移动终端至高无上地位的厂商,比如微软的支持。去年,微软跟 Cyanogen 宣布了全面战略合作,在 Cyanogen OS 里大量预装微软系核心服务,比如 Exchange 同步、Outlook 邮件、Skype、OneDrive 和 Office 套件等等。

Cyanogen 也依靠这个野心获得了业界的巨额注资。Twitter、高通、微软、腾讯和不少硅谷一线基金都是这家公司的投资方。

遗憾的是,到目前为止,除了跟前面提到的部分厂商,以及美国的手机初创公司 Nextbit 合作之外,Cyanogen 的计划并没有得到大部分主流 Android 设备厂商的青睐。本次裁员,应该意味着野心正式破产。

这件事到最后我的态度:Cyanogen 想让 Android 脱离 Google 控制有错吗?我看没错。GMS、GApps 在中国大陆以外强制捆绑,当中有一些应用完全不需要,放在国内就是全家桶 bloatware 的水平。Cyanogen CEO 想“给 Google 脑袋上来一枪”,狂吗?我看不狂。三星索尼微软想干、能干的事,让一家初创公司绝裾而去的干了,一个独角兽迎战巨龙的形象,潇洒英勇。

但不管怎么样,这个案例也掐灭了其他胆敢挑战 Google 地位的小火苗:别想了,Google 已经“大而不倒”了。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