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场天空中的“四驱车”比赛,惊险程度远超你的想象

晚上 8 点 30 分,夜幕已完全笼罩天空,当对角线轴距只有 250mm 的竞速无人机(大疆精灵 4 的轴距为 350mm)以 120 公里/时的速度惊险穿过 1 米宽的 LED 拱门时,观众掌声雷动。考虑到竞速无人机没有 GPS、自动避障,甚至无法自动悬停,它的惊险程度其实远超观众想象。

竞速无人机飞手靠头戴显示器以第一人称视角操控高速飞行的小猛禽,如果能 hold 住快速变动的画面,你真的能体会到飞翔的快感。人类幻想飞翔,就要付出代价,6 架闪着不同颜色亮光的竞速无人机要沿环形跑道飞过 6 圈,1 秒钟的差池,无人机已经在几十米开外,但错过拱门,还是要拉回来重新尝试。最后一圈,第一道拱门前,两个小光点突然相撞,两台各自造价过万的竞速无人机轰然落入水中,沸腾的观众瞬间把声浪又提高了一个量级。“炸机”,是无人机竞速里最刺激的场面。

赛道效果图 来自 D1天空竞技

赛道效果图 来自 D1天空竞技

这是 8 月 14 日在深圳举办的 D1 无人机亚洲杯 2016 决赛的场面,深圳欢乐海岸的水秀剧场被改建成了竞速无人机赛道,平时,这里经常上演的是亲子水幕剧。所以,现场观众里有不少带这孩子来的家长,有人是无人机爱好者,也有不少凑热闹的“吃瓜群众”。在绝大部分人的认知里,无人机就是用于航拍的大疆精灵系列的样子。

那什么是竞速无人机?

顾名思义,竞速无人机比拼的是速度,所以,和追求稳定飞行及拍摄功能的航拍无人机不同,它力求小巧、灵活。做个对比,大疆精灵 4 的运动模式时速为 72 公里,而竞速无人机能达到 120 公里以上。为了追求高速,竞赛选手一般都选择 DIY,在重量、续航、速度之间小心权衡。

fpv-drone-2

操控上,航拍无人机追求简单,大疆的精灵 4 系列甚至已经可以实现自动返航、跟拍、避障等功能。竞速无人机则要复杂很多,全程都需要飞手手动操控。

另外,由于体积小,速度超快,依靠肉眼操作竞速无人机非常困难,飞手通常还需要配合第一人称视角的头戴显示器或小屏幕,通过观看无人机摄像头回传的实时画面做出判断。所以,竞速无人机也被成为 FPV 无人机(First Person View Drone)。

fpv-drone-polit

图传设备延时越低,飞手就越能做出准确的判断,竞速无人机飞行也就越安全。比赛发起方、D1 天空竞技创始人卢青告诉我,竞速无人机的图传系统也是最烧钱的部分。决赛的图传系统由以色列图传公司 Amimon 提供,这家公司号称提供 0 延时的图传解决方案。

Aminomn-1

Aminomn-2

Aminomn 的图传系统,来自 D1天空竞技

除了烧钱,竞速无人机还非常考验动手能力及操控的熟练度。D1 无人机亚洲杯 2016 决赛共有 25 支队伍参加,分别来自中国、中国香港、韩国、日本、印度尼西亚、泰国、以色列、文莱、新加坡、马来西亚。

比赛的冠军和季军最后都由韩国队伍获得,韩国也是竞速无人机发展最成熟的地区。韩国政府是对无人机最友好的政府之一,朴槿惠很看重无人机等新兴产业对改善韩国经济的作用。大疆就把第二家旗舰店开在了首尔,还在龙仁市开设了首个可以用于竞技无人机的练习场。

dji

马峥是深圳第一视觉科技有限公司的创始人,也是 D1 无人机亚洲杯决赛的解说,据他介绍,目前,不少韩国的竞技无人机飞手“每天飞 40 块电池”,中国飞手不少还只是在业余时间练习。

有人把竞速无人机成为无人机的 F1,确实和 F1 一样,竞速无人机的参与者还很小众。卢青告诉了我一个数字,“深圳玩的人最多不超过 100 个”。

不过,参与人群小众不代表它永远都只是个小生意,竞速无人机的刺激能吸引不少人的关注。现在,也已经有 Aerial GP、美国无人机锦标赛(US National Drone Racing Championships)等知名赛事。今年 3 月,迪拜还举行了首届“世界无人机大奖赛”(World Drone Prix),奖金已高达100万美元,D1 天空竞技也派出了战队参加。

最后,来看一段世界无人机大奖赛的宣传视频,你会不会爱上甚至去参加这项新极限运动?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