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警察首次使用机器人击毙枪击案嫌犯,这对公共安全来说是好事吗?

更新:达拉斯警方正式确认,所采用的机器人为Remotec F5,采用的炸药为 1 磅 C4。


美国时间 7 月 6 日傍晚,在美国得克萨斯州第三大城市达拉斯发生一起严重的大规模枪击事件。 5 名警察在与嫌犯的交火中丧生,另有暂无确切数字的无辜群众受伤。最后,达拉斯市政府以及警方的高层领导决定采用炸弹机器人,遥控其前往嫌犯所在的位置,引爆了炸弹,击毙了嫌疑犯。

位于达拉斯市中心的事发地点,当晚有成百上千名群众聚集在一起举行一场示威活动,在当地时间 20 点 45 分,游行队伍即将达到预定的结束地点肯尼迪纪念广场时,据称至少有一名位于“制高地点”的嫌犯,使用“狙击步枪或自动步枪”,开始向维持游行秩序的警察开火。警察与嫌犯持续交火对抗长达数小时,将达拉斯市中心变成了只在电影里见过的巷战场景。

cnn-route

最后,这场以“黑人生命同样重要”(Black Lives Matter)为主题,抗议警察在执法过程中滥杀无辜的游行活动,以达拉斯警方使用一台机器人炸死嫌犯而告终。

所有警员的伤亡,均为一名嫌犯—— 25 岁非洲裔美国人米卡·哈维尔·约翰逊所造成。约翰逊是一名美军前预备役士兵,曾被派驻到阿富汗执勤。

约翰逊使用自动步枪以及其他武器已经枪杀了 5 名警察,击伤 7 名。有围观者在社交网站上传视频显示,约翰逊为本次行动做足了准备,以至于“弹药多到从身上掉到地上。”

据 CNN 报道,达拉斯市长麦克·劳伦斯在事件后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除了使用机器人,警察部队别无他法,“任何其他的策略,都会将更多警员的生命置于危殆。”

图片来自 CNN

图片来自 CNN

这起事件,成为了美国,甚至可能是全世界范围内,警察首次主动采用机器人执法,并击毙嫌犯的案例。

至于涉事机器人的细节,达拉斯警方在事发一天半之后向外界确认,所采用的机器人为 Remotec F5。(此前有大量报道指出机器人为 MARCbot IV)。

Remotec 为美国知名军火公司诺斯罗普·格鲁门(Northrup Grumman)公司旗下,全称 Remotec Robotic Platforms and Sub-Systems(Remotec 机器人平台及子系统),属于军用级机器人平台。诺格公司官网显示,Remotec 轮式遥控机器人被各国军队、炸弹拆除部队、快速反应部队和执法部门广泛采用。

Remotec F5 属于旧款产品,诺格公司最新的轮式遥控机器人型号为 Remotec Andros FX,基于 Remotec F6(第六代)制造。

Remotec 轮式遥控机器人

Remotec 轮式遥控机器人

类似的遥控四轮机器人并非新鲜玩意,它们已经被美军和美国警察部队广泛改装并用于拆弹任务或其他维持和平的任务。三十年前,美国毒品罪案猖獗,毒贩火力凶猛,美国国会通过了“美军 1033 计划”,允许警察部队向美军免费申请或购买剩余的军用武装。通过该计划,达拉斯警方以及其他执法部门向美军以及美军的军火供应商采购了 Remotec F5、MARCbot IV 等多款 EOD(Explosive Ordnance Disposal,爆炸物拆除)机器人。

去年,达拉斯当地曾经发生一起爆炸物事件,警方曾经使用 MARCbot IV 拆弹机器人来处置一辆装有炸弹的装甲货车(下图)。

IF

图片来自 Getty Image

达拉斯警方同时也确认,所采用的自制炸弹由 1 磅 C4 炸药、遥控和引爆装置所制成。C4 是目前军警界最常用的一种塑胶炸弹,其中爆炸物为 Hexogen(环三亚甲基三硝胺)。C4 炸药只有在引爆剂和雷管的机制作用下才会引爆,遇到撞击、枪击均不会爆炸,放在火中只会缓慢燃烧,属于稳定性极高的炸药。在本案中,达拉斯警方用 Remotec F5 遥控机器人的机械臂钳住炸药,前往嫌犯所在的据点并成功引爆,爆炸过程中没有造成嫌犯之外的任何人员伤亡。

值得明确的是:涉事机器人从任何角度来说都不具备“自动执行任务”的能力。它由人控制,也不会自动驾驶,设计的初衷并非杀人,而是拆除炸弹,只是本身也含有多种扩展组件。简而言之, Remotec F5是一台复杂的遥控汽车。

警察局长布朗在事后声明中提到,当警方与嫌犯约翰逊的谈判破裂,警员生命受到威胁时,达拉斯市政府以及警方的高层领导才决定并授权了采用炸弹机器人的策略。声明指出,警方在这台机器人的扩展组件上安装了一个炸弹,遥控其前往嫌犯约翰逊所在的位置,引爆了炸弹,击毙了约翰逊。

在过去一两年里,美国警察执法用枪的问题愈演愈烈,美国警方在多起开枪的事件中对武力使用的决定缺乏解释力。而这次被迫使用机器人来击毙嫌犯,尽管属于无奈之举,却无法避免在舆论界引起新一波针对警察使用武力的抨击。

被炸身亡的嫌疑犯米卡·哈维尔·约翰逊

被炸身亡的嫌疑犯米卡·哈维尔·约翰逊

美国最高法院对警察在执法中使用武力的程度有一条不算明确的界定:只有当嫌疑犯对警员或其他在场者产生生命威胁的时候,警员才可以使用致命武力。

而在本案中,达拉斯警方做出使用炸弹机器人炸死嫌犯决定的前提,在警察局长布朗看来,是“警员生命受到威胁”,但舆论普遍认为约翰逊无法被逮捕并不意味着警方有了可以使用致命武力,而且是使用机器人来施以这种致命武力的前提——虽然这听起来很荒谬,但谁让美国人讲起法律来就是这么“顽固”。

一个本应该使用足够火力保护平民和自己的警察部队,却用军用级别炸弹,跟机器人绑在一起,然后操纵它在一个非战场的公共地点,炸死了一个平民嫌犯。虽然看上去别无其他办法,但仔细思考却漏洞百出。

Mashable 报道,美国多州有法律禁止机器人或无人机上安装武器,只有北达科他州允许执法部门在机器人上安装致命或非致命武器。更别提, 前述的 1033 项目在美国本就饱受质疑,有评论指出,以军用级别武器来对抗火力凶猛的犯罪分子,助长了犯罪分子提升自己火力的主观意愿,只让情况变得更糟。

图片来自 CNN

图片来自 CNN

这起案件,也将为以后警察部队继续使用机器人或其他遥控武器来剿杀罪犯开启了先例。

最后,一个观点值得深思:或许以后犯罪分子都会清楚,警察拥有在极小甚至零风险下使用遥控武器杀死自己的能力,这将使得谈判的意义越来越小,类似的大规模枪击、人质劫持和爆炸事件的程度只会升级,除了有更多无辜者丧生之外不会有别的结局。

相关阅读:一场关于死亡的直播,除了引发暴乱和让五个警察丧生外,还能让我们反思什么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