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苹果的公开信:我要抢劫你们苹果商店了

这几天最具争议性的事件就是苹果 iOS 9 中提供的广告拦截功能是否合适,很多广告从业者、媒体人、工程师都加入了讨论的大军。

大部分支持者的理由是,用户看广告是被迫的行为,去除广告之后用户浏览内容的体验更好;而反对者的理由是苹果的这一行为断了媒体的财路,从而让用户也无法持续看到好的内容。

Instapaper 的开发者 Marco Arment 利用苹果提供的接口开发了一款广告拦截应用 Peace,这款应用很快攀升至了美国 App Store 收费榜第一的位置。但仅36小时后,他就主动下架了这款应用,原因就是这款应用带来了太多争议。作为 Instapaper 的开发者和 Tumblr 的早期员工,Marco Arment 此生已经衣食无忧,但他的个人博客上也有广告。

对我个人来说,在广告拦截这件事上,我属于中立派。我经常因为网站上的一些广告而烦恼,但从来没有主动安装过广告拦截应用。作为PingWest品玩的员工,我所供职的媒体网站上也鲜有广告——换句话说,目前而言PingWest品玩的广告收入对我个人收入并没有太大的影响。

但《财富(Fortune)》 的作者 Dan Primack 和我不一样。他的收入来自为《财富》(杂志和网站)写稿,而《财富》则通过广告获得收入然后给他发工资(平心而论,《财富》网站上广告并不算多,也不怎么影响用户阅读文章)。他在《财富》网站上发表了一封公开信,表示如果依照苹果广告拦截的逻辑,他将要去公开抢劫苹果商店。

下面是 Dan Primack 的公开信全文:

亲爱的苹果,

我是一名职业记者。从小学二年级起,我就开始使用你们的产品并且非常喜欢,那时候我用一台 Apple IIe 电脑写了第一份学校报告。我相信我的父母出钱买了那台电脑,就像我后来自己出钱买了你们的笔记本电脑、手机和平板。

但现在,我在认真的考虑去抢劫你们在这里购物中心里的商店。

先明确一点,你们不需要让自己的“天才们”仔细观察是谁偷偷顺走了一台 iPad mimi。我的计划是,走进苹果商店,找到一台我要的设备,告诉店员我要拿走那台设备然后离开。可能拿走那台设备后我会去走廊对面的寿司店。如果你们要在警报上花钱的话,那完全由你们说了算。

但我猜你们根本不会介意。毕竟,你们最近发布了新的操作系统,允许各种广告拦截扩展。从另一种话说,你们认为消费者有权力不为我在《财富》发表的内容付费。

也许你们那样做的因为一些消费额在认为看广告的成本——比如像 cookies 和其他追踪软件这些间接消费——太高了。就像一些消费者认为入门级的 Apple Watch 要350美元、一个 USB 连接线要19.99美元太高了一样。

也许你们只是想帮助那些认为在线广告影响用户体验的消费者,这些人会认为广告增加了网页加载时间、占用了手机屏幕空间。用另一种话说,这是你们优化自己产品的方式。这有点像我希望自己女儿不要总在2小时候车程把 iPad 玩到没电。说实话,苹果,如果你们真的改进用户体验的话,我不需要从你们商店里偷东西。我是受害者。

然后,还有第三种可能:你们在和 Google 竞争,也不在意在这个过程中谁受到了伤害。下个月我会和家人去度假,如果有些闲钱的话再好不过了。一台 Withings 的家庭录像监控设备会让我更安心,因为我能看到那个我付钱让她来喂猫的女士有没有真的来。所以,如果你觉得只考虑个人利益是OK的,那么我也觉得OK。

还有,我并不是在威胁你。我非常热爱你们的产品,就像你们的很多用户也热爱在线内容一样。相反的,你们可以认为我还没有付诸实践的抢劫行为是对你们最真挚的恭维。

提前感谢你们的理解,祝你们生意兴隆。

真心的,
Dan Primack, 受雇作者(目前来说)

题图来自 苹果官方网站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