降解银行

kl

中国互联网金融玩家们最近的日子不太好过。

3与14日,腾讯和阿里巴巴的信用支付产品,“虚拟信用卡” 在宣布不到两天的情况下就被央行下发文件叫停了,同时被叫停的还有线下条码(二维码)支付。紧接着,四大国有银行——中国工商银行、中国农业银行、中国银行、中国建设银行先后下调支付宝快捷支付额度的动作被曝光。

而央行下发的“限额令”草案更是把各家揣着线上支付牌照的公司惊出了一声冷汗:“个人支付账户转账单笔不超过1000元,年累计不能超过1万元。个人支付账户单笔消费不得超过5000元,月累计不能超过1万元”。如果这一草案变成现实,那么几乎所有中国的在线支付企业都将瞬间土崩瓦解。

有些无奈的是,监管机构们给得出足够的正规理由。

首先是在经济下行的压力下,钞票的再次增发难以避免,而为了控制这些现金不再流入影子银行,或是那些足以恶化现有经济状况的领域,成为某些机构的套利工具,监管机构需要严格的把控现金的流向——不久前被央行要求停止接入新商户,进行自查、整改的那些第三方支付机构就是一个例子,此前他们中的一些利用酒店等预付冻结15%金额的空子,玩起了短期套现。这将促使监管收紧,在未来的一段时间内包括支付牌照等金融资质的申请将变得愈发困难。

其次,便是监管机构所说的对“安全性”、“数据信用体系”没有把握,需要时间来研究。我们不得不承认,因为对新技术和新模式掌握能力的落后,监管机构需要互联网公司们“跑慢点、等等我”,毕竟也算是一个正当的理由。

但这些理由都掩盖不了中国的传统金融机构,以及现有金融系统迫切需要被改变的事实——利益捆绑严重、互联网能力落伍、金融服务流程和体验糟糕、对小型商户服务授权标准苛刻、银行与客户之间的服务条款极不对等,甚至就连不少财产安全保障都做不到……传统金融体系和它的利益所有者们,就像一个钝化、浑浊的硬疙瘩,你看不出它有多少可能独自发生改变的意思。当然,它也没这个能力——你不能指望一个还需要把长长的一叠流水清单打印出来、再花半个月时间才能让人申请下一张信用卡的机构,能和数据、算法之间发生多少化学反应。

所以,这些传统金融机构,尤其是国有银行们身上那些集中的权利、纠葛的利益,以及固化的政策,需要被降解,才有可能让中国的金融体系重新开始化学反应。而能促成这一变化发生的,还是中国的互联网公司们,虽然阻力重重,但在现有规则下,他们依然能找到与传统金融机构博弈的方法,促成新反应的发生:

降解的第一步是分化 。分化那些希望“发生点什么”的传统金融机构,我指的是那些不想在既定模式下,只能陪着四大行们玩的区域银行、中小金融机构和理财服务平台。

以阿里小微金融服务集团为例,他们首先向这些机构投入的“活性因子”是金融云服务——提供计算资源和互联网运维,降低网上交易支付的开发和IT成本。换句话说,让分散在各金融机构端的系统接入到阿里巴巴的云平台,从而实现金融服务在互联网上的快速交付。对于这些金融机构而言,它的吸引力在于能够让他们应对未来的业务增长、减少后期的运维难度,同时实现业务的多样性,让自己在和大型金融机构的竞争中多一些可能。

再翻翻阿里巴巴开出的服务清单:快捷支付、网银支付、缴费、代理收单、积分支付、系统管理、查询统计基础服务,甚至还有核心账务系统、信用卡系统、放款系统和风控系统等。你看得出,对银行业务进行整体托管是阿里小微金融服务集团的最终目的。或者说,将这些银行和金融机构的利益完全和阿里巴巴捆绑在一起。

分化之后,便向他们中添加新的元素,与之重新组合。余额宝算是第一个“新物质”——让用户能够通过支付宝实时、低门槛地申购理财产品,然后获得投资收益。换句话说,给人们更大程度上的“自由支配”财产的权利。

你应该看到了它以及一些后续服务的活力,除了雨后春笋版的“类余额宝”产品外,而这种魔术式的变化还会继续在更广泛的领域内发生——在不久前,阿里巴巴对外承认将和中国万向控股有限公司作为发起人申请民营银行牌照,这意味着,阿里小微金融服务集团将有可能获得,保险、银行、信托、期货、第三方支付、租赁等金融和类金融业务资质,让自己参与到线下金融领域的分解和重新组合,尤其是把理财客户、小额贷款和保险业务连接起来。

你可能会认为,像小额贷款、保险这些都是不挣钱的业务。但不要忘了,余额宝背后的天弘基金,在和阿里巴巴合作之前,也是一个从2010年起就没有实现盈利的小型基金,而在2013年结束时,天弘基金单从余额宝中取得的收入便达到1.903亿元。其原因在于阿里巴巴对金融业务的玩法,是将这些理财业务串联组合起来,将其改造成一个人人都可以随时接入操作的,数据和现金高速流淌的有机体,然后再看看它能长成什么——当原本“不赚钱”的余额宝在一瞬间长成一个有着4000亿元规模的庞然大物时,四大银行们再也不能对它的影响力、破坏力和创造力视而不见了。

同时,这些互联网金融的玩家们也并不孤单,还有另一股力量也在降解着银行们的力量和意志。它们是以比特币为代表的“数字货币”。

这些在数学规则上建立、安全机制严密(目前存在安全隐患的是比特币交易平台,并非比特币本身)、随时交易、即时到达的数字货币或数据货币交易网络,都具备着绕开金融机构、建立新的支付体系,让人们实现自由、免费的点对点交易方案。它可能不能完全摧毁或是取代现有的,由国家和金融监管机构掌控的货币体系,但它提供的另一种“可能性”,或者作为对现有金融体系的补充,都在全球范围内降解着传统金融力量的集权。

@比特币封面 在不久前的一期策划中以中国象棋对垒的方式,划分了当今世界各国政府或是金融机构主导下的比特币生态格局。其中,美国、德国、新西兰、韩国、比利时等国家都开始对比特币放行,甚至在澳大利亚,人们已经可以在公交车上刷比特币付费了;而越南、印尼、俄罗斯、泰国都已宣称比特币非法。是的,比特币已经开始促使政府、利益机构和意志的分化,以及监管机构内部“讨论声音“的发生。让人稍感欣慰的是,中国的金融监管机构这次并没有将这个高度“去中心化”的金融体系一棒子打死,还处于自由、科学与风险的楚河汉界之间。

有意思的是,比特币同中国的“互联网金融“一样,最近的日子也并不好过——一方面是Mt.Gox这样的大型交易平台破产,另一方面,包括央行在内的一些监管机构,正在为比特币的使用范围厘定边界,推出了不少限制性政策。

但这对比特币世界来说未尝不是一件好事。毕竟,我们需要的是这些新型的货币体系能够推动传统金融的变更,给丧失活性银行们带来刺激,引发新的可能。而不是盲目的破坏,摧毁和引发爆炸,毕竟,它们还是未被验证的、并不成熟的新秩序。监管政策给比特币的实验者们划分出了安全的实验空间,Mt.Gox等平台的破产以及投机者的退出,及时清洗出了这个新物质中的不稳定因子,让降解银行的化学试验能够有序地发生。

剩下的,就交给时间吧——你应当看到,这些能够变化出更透明的金融政策、更灵活的理财方案、更快捷的交易流程的金融搅局者们,已经给传统金融机构和普通民众们来了一次次威力十足的思想爆炸,而这些更灵活的模式和声音,一旦被人们所喜爱,就无法被掩埋。

当网络、数据、算法模型等元素被添加到金融体系之内,化学反应一经开始,在完成降解和重新组合,形成新的、稳定的有机体之前,它都不会停下。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