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ued:同志,我们交个朋友吧

iStock_000010197626_Medium-e1362364515227

同性恋已经不再是被避讳的话题了,而针对这类人群互联网服务也是个不小的市场——根据科学研究院的平均统计,同性恋大约占总人口5%,以此计算,我国便有7000万的同性恋群体,Blued便是一款为同性恋打造的交友工具。

同性恋社区的发展,并不是一帆风顺的事,Blued的创始人耿乐向PingWest回忆了创办Blued之前,经历了十四年的同性恋社区经历。早在2000年,耿乐便做了国内最早的门户网站淡蓝网,门户下还有PC端的同性交友网站BF99,类似同志版的世纪佳缘,2012年则有诞生了面向移动端的Blued。至此,耿乐背后的蓝城兄弟文化传媒公司拥有了同志版微信、同志版陌陌、同志版新闻客户端(视界频道与淡蓝网同步最新资讯、小说)三条产品线。

Blued具有类似于微信、陌陌等产品的基本功能:地理位置信息交友、朋友圈、文字、语音对话,在聊天功能上,Blued作了城市的区分,“视界”栏目里,早期淡蓝积累下的同志新闻资讯、小说与图库,从这一点上,Blued更像是一个移动版的同志社区,而社区的黏性,应当可以理解Blued在同类竞品林立的市场中还有存在合理性的佐证。

2000~2007年的7年间,耿乐一人在运营淡蓝网,没任何商业上的支持,仅靠网友5元、10元的公益资助和自己的工作收入来维护,网站的运营方向更像是一个文学社区。2007年以后,耿乐开始招募团队尝试接纳广告,但收入也只能勉强维持支出,直到2012年Blued上线,在赤资投入的状态下,2013年才完成天使轮融资,从此前媒体的报道的经历上看,也能感受到团队解决资金困难的不易。

耿乐认为,对于7000万的群体而言,这是一个不可忽视的新兴市场。淡蓝十四年的发展与坚持,折射出中国对同性恋群体态度的变化,从被污名化到逐渐被认同,也见证了互联网从无须到有序、从自生自灭到资本推动,从PC端到移动端的变化。

耿乐在对同性恋群体做分析时,发现这个群体除了消费能力强,用户黏性高以外,在中国也是一篇空白的刚性需求领域。这批群体细分下,有如下特征:

  • 同性恋者大多不会结婚,没有家庭的经济压力,同时同性恋者天生感性,喜欢健康、时尚与运动,对生活品质要求较高。
  • 同性恋相对于异性恋生活在边缘地带,他们之间的交流多是人际关系维系,这种关系稳定与持续是基于陌生人与熟人之间,因性取向相同而维系的,对于互联网社交产品来说,这部分是十分优质的目标用户。
  • 观念的解放。多年前,在中国同性恋网站还不能拿到台面上来说,近年随着社会的包容同性恋的需求逐渐通过网络得到满足,交友、恋爱、寻找适合同志的消费场所,对于异性恋团队而言十一个门槛

目前,在同类产品里可以找到国外的JackD、Gpark、Grindr,但就国内的情况看,这些产品并没能成功接上地气,面对刚被收购,官方公布数据有400万用户的JackD,耿乐展现出很强的信心,因为就上月Blued的用户已突破300万。“中国市场太大,超过他们是分分钟的事情。”

虽然刚融资成功的Blued目前还不考虑商业化的问题,但这并非是一个推辞,在国外这些多年的同志应用已经趟出一条路来了:增值服务、O2O、电商、手游都是可纳入计划的选项。

但还是有一个顾虑。

想必耿乐不止一次地被人问到面对陌陌、微信这类功能上有较大比重相似性的IM应用,耿乐如何保持用户的留存率与活跃度的问题,我们知道陌陌的用户流失率很高,有一部分的“刚性需求”被转移至微信上了。对于这点,耿乐的回答是,同志人群的特殊性使得同志人群对于移动社交的需求远强于异性恋,而这一需求在微信、陌陌并不能完全满足这一群体。而数据上的答卷也让人满意,据半年前Blued公开的数据为月活跃度接近30%,月活跃则为60%。

从Blued团队对用户的调查结果上看,同志用户会同时安装微信、QQ与Blued。耿乐对PingWest透露了一个有趣的现象:虽然Blued的定位是一款社交产品,但不少用户把它当成了一种社交游戏,比如用户每更换一个新地点后都习惯地打开Blued的下拉列表看附近的用户,这种基于地点定位的“寻基”游戏请求甚至远远超过他们服务器的技术负载。

对于Blued未来发展的规划,耿乐希望自己能占到目标人群的70%,同时团队也会向海外扩张,因为同性恋交友是无国界的,它没有生活理念、家庭观念的束缚,用户之间往往会因为“异国风情”而相互吸引。为了完成这一目标,耿乐已经组建了来自百度、新浪、百合的技术人才,还可能会参照微信与WeChat的模式,推出不同的版本。

题图来源:iStock

订阅更多文章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