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yber Feel:用手势识别技术复兴街机文化

cyberfeel logo

第一次见贾岳杭是在两年前的一次HTML5的活动上,当时他在活动现场展示了一个自己开发的小应用——利用Kinect的体感技术捕捉人体骨骼图,将舞台上两位舞者的舞姿转化为大屏幕上的三维舞蹈图像,那次表演给我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

当时他的身份是一家公司的创意广告总监,此前曾是《我叫MT》动画创始团队的策划,而在大学期间,他所学习的专业是德语……这看上去似乎都和“体感技术”以及“编程”没有多大关系。不过贾岳杭告诉我,因为在1990年就拥有了电脑,所以他很小就开始编程,大学没有选择相关专业也是因为他认为当时自己具备的能力已经远超一个本科生了。此后,他在178游戏频道开设了游戏教学节目《游戏的力量》,讲解游戏中的人工智能、算法、编程等内容。

不久前,我得知贾岳杭在独自创业,做和手势识别相关的项目。这是一个较为全新的领域,虽然我们已经看到Leap MotionPebbles3Gear System等产品的出现,不过目前它们扮演的角色更像是技术平台提供商,而非真正面向用户的产品。贾岳杭的Cyber Feel则不同,它是一个直接面向用户的大型游戏机,目前从硬件设计到游戏开发全部由他独立完成。

贾岳杭告诉我,此前有一些投资人愿意出资让他在手机游戏领域创业,但在他看来,由于少数开发商获得了高利润的回报,导致大家都希望能在这个移动互联网货币化状况最好的领域内分一杯羹,使得手机游戏市场太过拥挤。仅在中国市场,一天就有十多款移动游戏上线,同质化也极其严重,所以很多游戏公司的渠道和营销费用要远大于产品本身的研发费用,游戏产品也更多地是停留在3D效果和美术效果的竞争上,并没有多少游戏开发商专注于游戏本身,最终导致做好游戏变得举步维艰。

而贾岳杭自己却一心想要做一些真正让大众用户喜欢的游戏,他说,适合大众用户的游戏并不需要太宏大的场景或是绚丽的游戏特效,而是游戏设计师要将自己对世界的爱和理解传达给用户。他举例“愤怒的小鸟”的设计理念来向我说明这一点——在“愤怒的小鸟”,一个值得注意的细节是游戏设计师对小鸟外形的设计,玩家看到三角形状的小鸟就能理解它是可以用来穿透一些物体,看到卵石外形的小鸟,就知道它能够对物品进行重压……这种“通感式”的设计将真实世界映射到游戏当中,让小鸟们能够真正地感染玩家。

Angry-Birds-for-Symbian

不做手机游戏的他在街机市场看到了机会。贾岳杭说,此前他在做广告创意总监时,很多客户都提出想把广告游戏化,他们也在一些活动上进行过尝试,效果十分出众,可这种活动的形式无法长时间持续。同时,根据他的观察,由于电商的冲击,在Shopping Mall购物的人已经逐渐减少,但它正在成为人们日常休闲的主要场所之一,例如,一家人在晚饭后去附近的商场闲逛是一个十分普遍的场景。所以他认为,在商场中为人体提供一个满足用户群体性游戏需求的互动娱乐平台不仅会受到大众用户的欢迎,也能寻觅到不错的货币化机会。在酒吧和咖啡馆中,人们也有类似的休闲需求。

于是,他就开发了一个类似传统街机概念的大型游戏终端Cyber Feel,与传统街机不同的是,Cyber Feel是利用五指识别技术来进行操控的,并且具备全身体感捕捉的能力。同时,与传统街机相比,它有很强的联网能力,用户不仅可以通过让机器扫描手机上的客户端二维码来登陆个人账户,还能够连线与朋友展开互动。而它的操作距离也在1~2米,远大于Leap Motion这类产品的解决方案(贾岳杭曾经分享过Leap Motion的技术原理,有兴趣的同学可以去他的博客查看)。Cyber Feel被设计成两种外形,一种是普通的横向屏幕,另一种是竖向的屏幕,贾岳杭说,他希望竖向屏幕的设计能够帮助用户体会到身临其境的感觉,真正融入到娱乐当中。(以下视频是曾经的Demo版本

与传统街机不同的是,贾岳杭说在Cyber Feel中为大众用户提供的游戏都是免费的。他的主要收益模式来自四个方面:游戏中虚拟物品的购买;在Cyber Feel的游戏中提供网店商品的展示和订购,例如抓娃娃游戏中获得的虚拟玩具可以直接点击购买实物;零售店与品牌店的广告嵌入式游戏,例如游戏奖励中可获得周边商户的优惠劵;以及帮助一些大型厂商的游戏做Lite版的推广渠道。

除了目前自己已经申请专利的硬件外,贾岳杭还在考虑将这个模式引入家庭娱乐中心——智能电视,但左右他的主要问题在于,良好的手势识别效果需要计算能力很强的硬件支持,他认为如今的智能电视还很难承载这一点。

订阅更多文章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