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loband:我是手环,但不追踪运动和睡眠,而是要当NFC触发器

50e058b56e0f77ef389f3ae1a61d61a0_large

在上海杨浦区创智天地孵化园区中,我见到了Haloband的创始人罗翔宇。由于周末关系,孵化器中并没有太多人,略微冷清。这位30多岁的创业者踏着滑板而来,这就是罗翔宇给我留下的第一印象,跟他们的Haloband手环一样有活力。

是的,罗翔宇的创业项目是智能手环。但与其他主导计步、睡眠质量的手环不同,它没有那么多智能手环的标配功能,而是只做好一个触发器角色。在Haloband中“A”、“B”、“Halo”的位置,各自都嵌入了一张软性NFC Tags,用来实现和NFC手机间的交互行为。Android用户在Haloband的应用中能够自定义多种输入行为,例如设置手机触碰A后能够解锁;触碰B后会打开手电筒;先触碰A再触碰B,打开照相功能;两次触碰B打开微博。罗翔宇告诉PingWest:如果用户设置了组合操作,操作的间隙会有差不多2秒的判定时间。

在上线Kickstarter的时候,他眼里的智能手环是不影响时尚外观,同时又功能实用、轻量级使用的定位。在他看来,目前手环的计步和睡眠功能就像鸡肋,用户使用设备的压力太大。而且像国外的Fitbit 、Fuelband采用的是Motion X公司的专业的运动追踪算法解决方案,但国内手环这类功能的算法无法保证,准确度一般不高。

在小米手环79元的价格出来后,罗认为这对Haloband的冲击并不大,一个是因为Haloband手环原本的定价也是相仿价位,而是两者产品定位不太一样,更何况“我们的市场定位在国外,目前有近九成的销量来自海外”。现在有二十多个国家的渠道商、代理商、运营商正在和他们洽谈联系,其中还包括美国通讯运营商T-Mobile。罗翔宇希望Haloband手环能在运营商的门店里销售,他认为:Haloband有自己的外在品牌特性,这也让其模仿者在国外难以立足。

首批Haloband的订单已经在7月出货,由于手环一体化生产加工难度大,相对预定计划有所延期。罗翔宇在7月底发微博说:“一Backer留言,说在kickstarter定了很多产品,我们Haloband是第一个收到的,哈哈哈,我们都跳票成这样了还第一个。”在今年底Haloband这个5人团队将进一步铺开销售渠道,完成kickstarter上的发货后,罗翔宇希望二代产品的原型已经能够出来。

在罗的预想中,二代产品主要是对外观和功能进行优化,它将杂糅个多颜色和样式,在功能上希望增加蓝牙,实现与更多设备之间的交互。他非常看好互联网世界与物理世界间的交互,并在一代产品中加入电子名片和下载链接的功能。罗翔宇也不担心NFC的未来,他觉得现在NFC的设备已经有一定的基数,正在经历从量变到质变的过程,他也从自己的渠道了解iPhone 6将会支持NFC技术。

临走时,罗翔宇还告诉我,这个政府主导孵化器之所以冷清,是因为有许多创业公司已经搬出去了。Haloband团队很快也会搬家。罗还想在硅谷设立一个办事处,“因为这很酷”。

订阅更多文章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