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也在改变那些你不了解的行业,比如“化合物中间品交易”

互联网与金融耦合,推动银行存款利润的市场化;互联网与打车市场的耦合,让原本的人等车市场,变成现在的车等人市场;互联网与教育市场的耦合,使得有互联网的地方,学生就能学上哈佛、斯坦福大学的优质课程资源——互联网如飓风扫地般地改变实体经济中的大众市场,它也确实给生活带了诸多便利。

在更专业化、不为大众熟悉的行业里,互联网也在改变凝固了几十年不变的的传统生意。其中,提供化学中间体数据交易搜索的Molbase,便是这个产业互联网的案例,他们已经拿到创新工场和挚信资本数百万美元的A轮融资。

Molbase的创始人常东亮告诉PingWest:化合物中间体交易在全球是1.5万亿美元金额的市场,它能为生物医药、特种香料、新材料提供可供加工的基础材料。而在这个生意中,却隔着多级的贸易商、代理商、分销商,这里面中间商的层级繁多,经常是谁也找不到谁,只能依赖小圈子关系,效率非常低;另一方面是,国内有约7500家生物医药有关的公司和17000多家左右成规模的中间体厂商,他们现在的交易绝大多数通过各级代理机构和贸易机构完成,这些中间渠道给它们带来订单,生产出来的东西靠中间渠道走掉,这期间从中国的供应商通过一道机构、二道机构,到国外的分销商,这里的成本已经很高了,这中间的差额经常会有数倍的利润,行业毛利高。

常东亮是瑞士联邦理工的博士,本科开始就从事化学和计算机软件两个方向研究。毕业后在一些生物医药的公司工作过,自己也在经营一家医药外包CRO公司。他也经常苦于信息化程度低,造成的效率和成本的等方面问题,2011年在一次行业交流会后,他开始了Molbase原型的搭建。

Molbase是信息的搜索引擎,通过它采购商快速检索到其需要的化合物联系厂商、直接在网站下单,进行相关交易的撮合;网站则通过询单、交易佣金、出口代理和供应链金融服务,来获取收入。常东亮告诉Pingwest:“Molbase主要管理四类数据,管理供应商库存(生产能力)、化合物价格、供应商的资质(资质证书、团队、规范、设备情况)和产品文档。通过这四个方面数据,辅助采购商进行项目和采购决策,是否要给供应商下单,也主要看这些数据。为了数据的真实性,我们也有多组的地推团队,去收集核实这部分数据。

Molbase还有一个竞价机制,根据前面四种数据的相关权重和数据的全面性,对供应商排序推荐。付费的厂商能够提高优先级。在2013年的新版中,Molbase增加了多用户系统,认证的厂商能够上传、修改、删除化合物数据,网站有专门的品控和定价本分是审核这些数据。常东亮告诉PingWest:“我们内部相当于是一个行业社会,有自己质监局、物价局。”

与阿里巴巴B2B上面的化合物交易不同,Molbase是一个纯结构化的数据平台,它管理的不是文本数据。常东亮说,比如你搜索苯,我管理的不是苯这个名字,而把苯环结构作为数据底层。Molbase基于结构化SDF数据的神经元网络数据存储,重构了化合物世界。另外,数据处理和规整就是一个门槛很高的事情。

目前常见的化合物中间体的SKU品类大概有2000万种,这其中基于逻辑关系的数据量就会很大。比如一个化合物20多个元素,每个元素间的三维连接关系,数据量就是百级的;然后把化合物拆开成模块,模块间的组合,相似物的组合,数量级就变成千级;而基于结构的,匹配该化合物上下游关系又会成倍增长,几十亿级别的数据管理,算是真正意义上的大数据。

Molbase现在有1000多万种化合物产品数据,1万多家供应商。采购商在搜索的时候做到秒级的匹配,比如搜索苯环,与苯名称相关的产品匹配、结构匹配、衍生物匹配、相似物匹配(结构和功能相似)、官能团匹配。另外,网站还管理着这些化合物的库存、供应商、价格、上下游关系的匹配关系,也会作为权重因子。

目前Molbase提供了基于名称、分子式、SMILES、官能团、结构搜索等多样的搜索方式。采购商在搜索的时候,匹配出的结果如果没有现货,系统就会根据用户足迹,比如A厂商是不是做过A化合物,有没有做过它的衍生物、衍生物、上下游的产品,通过算法匹配,智能推荐有能力加工生产的厂商。

常东亮说:“不是这个行业的人根本做不了这件事”,就拿价格来说,你不是根据一两家供应商来确定价格,它受市场波动影响,而基于人脉关系的市场不透明、同时需要规避商家的恶意竞价,制定一个规范有效的定价范围,就很有挑战。

基于这种规则,Molbase衍生出很多功能,去激活化合物交易的定制市场、研发市场、外贸市场、库存市场。比如,研发市场会有许多非常特异的原料需求,往往没有这种化合物的现货。通过Molbase的搜索,找到该种化合物的上下游关系,不断向上游追溯,就能找到商家作它的反向定制。另外,平台也会是国际化的,外贸公司能直接与生产商对接,做成生意撮合。

在Molbase的数据库中,目前只要是化合物都能管理,包括金属化合物、无机化合物、有机物都能做,最大的化合物结构能够是多肽,分子量级在一千多的,但暂时不会有蛋白质这个级别。其中,那些成百吨批量生产的初级化学原料不会去做,而是做有高附加值的,至少是精细中间体这个级别的生意。

目前,国外的Thomson Reuters Newport也提供基于化合物结构的信息数据,它们每年记录数十万种化合物的交易信息。按常东亮的说法,“就这个数据增值市场就很有前景”,这些信息的查询的一个端口,就是每年4万美金。而上面的提供的交易信息,往往还是通过咨询渠道获取的,并不精准,数据量偏小、实时性也很差。Molbase要把数据检索这方面的信息免费提供给采购商,并不断通过与认证供应商的互动,一起去完善这些数据丰度。

A轮融资之后,Molbase会做好TTS( 双向追溯系统)和供销存的系统,并和一些大公司有ERP管理系统进行对接。常东亮说:现在,这个生意是一片蓝海,要做成这件事门槛非常高。首先你要有贸易背景,需要有相关人脉,知道市场的痛点在哪儿;第二是需要有互联网的技术基础,怎么做数据匹配和服务器群怎么搭建;你需要有生物化学和计算机方面的双料人才。现在行业比较缺乏这样的人才,我们自己往往会找计算机方面的人,再给他们补充化学方面的知识。

实体经济是经济基础,它有很多被改变的机会。就像苏宁会做线上左右互博一样,在一定阶段,它会倒逼传统行业去变革。在常东亮看来,现在他在做的事情,就是为生物医药和新材料这两个新兴的产业,提供的基础数据和交易服务。

订阅更多文章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