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做硬件的可穿戴医疗?看看山海树科技是如何做到的

山海树科技的邹峘浩和赵邑新在创业前都在IBM任职,在IBM的Smarter Planet项目中,他们参与了不少与医疗机构的合作,2011年5月他们和另一位做数据挖掘的朋友联合创立了山海树科技,决心在移动医疗领域做些事。

在如今的移动医疗中,可穿戴计算是最被人们看好的一个创业方向,因为多种传感器与人体的紧密结合以及手机计算能力的大幅提升,可以让手机实时的检测和反映人体状况。不过,山海树却并没有这么做。

邹峘浩说,虽然很看好可穿戴计算领域,但在创业时他们就想明白了自身的优势和劣势。首先,他们三个人都是来自云计算和数据处理领域,并没有多少硬件上的优势;其次,在中国,创业公司做硬件,无论是在量产、渠道还是成本控制上都没有什么优势。

不过这并不代表山海树放弃了切入可穿戴计算领域的机会。他们想到,如果能够搭建一个平台,让可穿戴计算设备厂商向他们开放数据接口,从不同的硬件设备上接入数据,再利用云计算和数据挖掘能力对这些不同类型的数据进行处理,呈现在一个统一的平台上,同时也对需要这些数据服务的服务商开放,提供经过处理的数据,将可以以此为基础建立不错的产品和商业模式。

他们首先将这个想法用在了医患沟通领域上,开发了“随访助手”和“我的大夫”这两款匹配应用。“我的大夫”就集成了血压计、血氧仪、心电仪、血糖、运动量、脂肪、水分、跌倒报警、睡眠监测、胎音等监测仪器的数据接口,用户在使用这些设备时,其数据将会被传输到手机上,经过处理后呈现出来。而医生就可以根据在“随访助手”中,通过病人提供的这些数据,来观察他们的身体状况,给出医疗建议。除了以上这些可穿戴设备外,病人还可以利用图片的方式向医生发送伤口愈合状况等内容,并通过文字或语音的方式进行交流。

10.03.00

值得注意的是,在“随访助手“和”我的大夫“中的医患全部为熟人关系,即病人有过被对应医生的诊断经历,而非一个传统意义上的医患对接平台。邹峘浩向我解释了采用这种产品定位的理由:

  1. 如今的医患关系紧张,医生并不太愿意直接在线上为不认识用户的状况给出具体建议,而承担医疗风险,许多在线对接平台最后都是把患者引入医院进行诊断,效果并不如预期理想;
  2. 病人如今对医生的信赖度下降,有很强的防范心理,陌生医师即使有足够的资料和认真证明,其建议也很难100%被病人接受。
  3. 根据他们做医疗项目的经验,医生和其诊断后的病人之前确实有沟通的需求,例如一些外地来京进行手术的病人在术后的恢复状况,医院往往都会利用电话和邮件的方式问询,这种已经被验证存在的刚性需求有被技术和产品提升体验的可能。

这个配套产品退出后,他们与不少医院已经建立和合作,医院会为医生注册账户支付费用,让他们来使用这些产品,邹峘浩告诉我,大部分私立医院对这类产品有比较强的需求,也十分愿意合作,而公立医院因为一些规则问题,有较高的推广难度,对于公立医院,他们会采用介绍医生使用,由他们个人推广蔓延到科室的方式来发展用户。

如今,山海树已经计划关闭“我的大夫”的注册,因为除了针对企业的收费外,他们也认为是时候向用户进行收费的商业化尝试了,而在产品上,他们将通过与医生的交流,深入不同科目的问诊环节,进行更细致的体验优化。

 

订阅更多文章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