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虚拟版权发放中心,互联网公司「水母互动」是怎样入侵传统影视行业的

单纯的互联网服务越来越难赚钱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于是,从两年前起,“用互联网的思维改造传统行业”、要创业就做“O2O”成了不少互联网创业者的指导思想。可实际上,互联网人大多对传统行业的商业模式陌生,缺乏相关的资源,也拿不出量化的数据证明自己的能力,还一口一个传统行业从业者并不爱听的“颠覆”与“改造”,让他们在创业过程中遭遇了不小的阻力。最后形成的局面就是——一个区域局限性强、盈利空间有限的打车行业也能让一群开发者挤得头破血流,而一个用QQ卖煎饼的故事都能被鼓吹为“O2O”创业的神话。

当然,这其中也有一些聪明的创业者,他们轻巧地规避了那些不利因素,将创业风险最低,并快速建立了一套货币化模式,刘琬乔就是其中的一员。

两年前,喜欢看电影的刘琬乔放弃了不温不火的微博营销,开始建立“水母互动”公司,想通过互联网在影视剧领域做点事。当时正值移动互联网最火热的年头,所以水母互动最开始的业务也与之紧密相关——帮助制作方为每一部电影开发对应的移动应用,这些应用的界面设计和交互逻辑都与电影的内容、主题和风格息息相关,例如我使用过的《钢铁侠3》对应App中,应用的交互形态是模仿钢铁侠的机甲变形,《灵魂战车2》的App中设计了增强现实的功能去表现电影中的火焰。电影爱好者在下载这些应用后,可以在其中查看电影相关的资讯、票务信息、用影片模板拍摄照片、关注演员微博……利用这些App,能够帮助片方与电影爱好者建立很好的联系,更好地运营他们的版权资源。

6.17.59

不过,刘琬乔意识到了这种模式的局限性:1. 每一个新的应用主要都是通过版权方的渠道资源进行线下推广,例如电影海报的二维码、新闻通告等,其带来的应用下载量与如今移动互联网主流App的量级还相去甚远;2.制作一个移动应用有一定的成本,而在电影过季之后,这个App也几乎就作废了,无法带来持续性的价值。

所以,刘琬乔诞生了一个新的想法——如今,市面上已经有不少颇具影响力的移动应用,在移动互联网应用分发渠道饱和的今天,这些应用也需要传统渠道的资源来帮助他们获取更多的用户。如果能够让与他们合作,不仅能够将影视推广资源扩展数个量级,还可以搭建一个新的应用分发渠道,而水母互动在中间,也能省去了不少的力气。

她把互联网服务商按功能划分为视频、图片、工具、社交等类别,根据其不同的特性为版权方制定不同的推广方案。例如,在腾讯视频、暴风影音、风行等视频服务中利用活动或焦点图的方式进行推广;在Camera 360、花瓣网这样的图片应用中,为用户提供定制的影视剧拍摄模板;在QQ浏览器中设计影视剧的个性化皮肤;在有道词典中提供英文影视例句;在啪啪、微信这样的社交平台上运营电影官方账号和策划相关话题活动……

jk

在这种模式下,水母互动从版权方获得版权运营的授权和费用,在不同的应用中为他们规划影视的推广方案,同时帮助应用在版权方的线下渠道获取推广机会,例如海报上的Logo、影片末尾的鸣谢或是应用定制版的电影宣传片等。而以往定制App的模式,至今也同样受到版权方的欢迎。

不过刘琬乔并不满足于此,她又想到了增值生意——例如他们授权小米制作MIUI中的收费主题,用户下载后,他们将与小米进行7:3的合作分成;同样的想法也被用到了游戏领域,游戏开发商获取影视版权后能够提供不少吸引玩家的素材,而水母互动则以版权售卖、分成或是保底加分成的方式获取收益。

6.23.33

可以看到,无论是单纯的版权运营还是做增值服务,水母互动的模式即避免了和传统行业直接竞争,也利用到了现有互联网的格局,绕开了应用分发、推广这些让创业者们头疼的话题,所以整个水母互动看上去也十分轻巧,成立两年来,他们总共也只有15个成员。

刘琬乔说,她计划把这种思路扩展到更广泛的领域中去,例如电视中的广告与移动应用商店的对接等,总的来说,水母互动想要利用自己的链条能力和策划能力去成为一个虚拟版权发放中心 。

同时,她也正在逐步回归到互联网中来:“我们以前做的都是面向版权方和互联网服务商的生意,现在我们想做个面向市场的应用,帮助大家能够找到合适的人一起去电影院看电影。”这个应用这在测试阶段,我试用了一下还挺喜欢的。而当我问她会不会遭遇同质化竞争时,刘琬乔也表现的不太在意:“我们已经占据了很好的版权方资源,各家的互联网服务也是我们很好的合作伙伴,线上线下都有不少人能为我们背书,即使模式和应用会被抄袭,但资源可不是能够随便复制的。”

订阅更多文章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