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mpleLegal:用数据模型和机器学习,帮小企业处理律师花费

ykjwnqm5ysbl305lcqoh

你真的知道自己的律师费是怎么花的吗?哪些是该花的哪些是浪费?

从YC毕业的创业公司SimpleLegal在做的事情就是用数据来解决这个问题:两个创始人Patrik Outericky和Nathan Wenzel在咨询公司工作了接近十年,发现从保险公司到公关公司,大多数公司的部门负责人并不会读律师费的账单,当然,也有很多不知道自己究竟花了多少冤枉钱。

他们的产品SimpleLegal主要面向企业级用户,Patrik Outericky和Nathan Wenzel先用了一年的时间建立数据库,主要是和那些聘请律师事务所的大型、小型公司对话,了解他们每个月在雇佣律师事务所方面的支出主要用于哪些情况。

当用户使用SimpleLegal时,输入自己的资料,就会在SimpleLegal中直接看到提醒:例如某客户的律师费在行业内的平均水准是什么,正常情况下律师应该提供哪些服务和建议,对比账单可以直接提醒共呼某项服务完全没有必要做,同样的服务其他律师行的收费情况如何等。

“大公司对待律师费的态度是他们并不在意花多少钱,但是对特定的功能有一些要求,希望产品能用一些特殊功能来吸引他们;小公司的特点是他们什么都没有,但是非常需要这项服务,他们希望产品能简单和快速上手。”Nathan Wenzel对PingWest说。

在加入YC今年夏天的训练营之前,SimpleLegal对自己的定位一直是主要面向每个月支付高昂律师费用的大公司,但是Nathan Wenzel告诉PingWest,加入YC之后没几天,YC的一个合伙人就问他,你们的市场究竟在哪儿,客户究竟是谁,谁更需要这个产品?“答案是小公司。”Nathan Wenzel说。

因此他们改变产品针对的客户方向,Nathan Wenzel说如果放在以前,在SimpleLegal中,机器学习(Machine Learning)和数据结构(Infrastructure)的关系是前者优先(针对大公司的服务),在明确小公司才是主要针对的受众之后他们将两个关系对调,着重强调先建立数据模型让小公司能快速使用。

就产品简单快速上手的角度来说,SimpleLegal的产品分成三种:普通免费版、每个月50美元的收费版和没有指明价格的定制版,“产品是一样的,只是用不同的服务吸引用户,”Nathan Wenzel说,例如免费版就只能是一个用户使用,每个月50美元的收费版是3个用户使用,定制版就不再限制使用数量。另外他们还提供30天免费试用的服务。

Nathan Wenzel告诉PingWest,他总被问到一个问题:“律师怎么看待你们的产品?”

有趣的是,在SimpleLegal的客户已经包括Stripe、Pebble等知名硅谷公司之后,Nathan Wenzel和Patrik Outericky找到的下一个客户是一个律师事务所,“此前也有创业公司和我们做类似的事情,律师事务所通常会尝试收购这些公司来学习他们是怎么做的。但我们的愿景并不仅仅是帮客户省钱,给律师事务所挑毛病,你知道我们很多时候和律师对话时信息是不对等的,他们是一群接受了精英教育的人,我们的产品是希望在用户不用再手动对比账单,逐行了解自己该花什么钱、使用了哪项服务之后,知道怎么和他们对话,要求得到更好的服务。”

现在SimpleLegal已经有40多家客户,虽然它暂时只在美国有效,但是对那些想在美国扩展市场需要聘请律师事务所的公司也还是有些帮助的。

 

订阅更多文章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