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ne的信条“好应用是既简单又复杂的”,他们是怎么做到的?

vine

编者按:被Twitter收购半年就夺得App Store美国区免费排行榜第一的Vine,是当下最热门的移动app。The Verge 近日采访了 Vine 的联合创始人 Dom Hofmann,介绍了 Vine 是为何和如何被创造出来的。Vine 的出现大大降低了拍摄处理短视频的门槛,使得使用者能够更专注于视频本身的创意,而不是花时间在研究该如何剪辑影片上。Vine 大大简化了复杂的视频剪辑工作,向我们证明了好应用应该是既简单又复杂的。

Vine 的联合创始人 Dom Hofmann 一直是一个“电影迷”(film nerd)。小时候他就会花整个暑假用来制作电影,比起编辑,他更喜欢拍摄电影。也许正是这样,他创造的 Vine 也极大地降低了编辑视频的门槛,用户可以充分利用这六秒钟发挥自己在制作短视频的创意。

二十年来,Hofmann 的 iPhone 照片库里存放的都是视频,而不是照片,可见他对拍摄视频的兴趣之大。Hufmann 说,创造 Vine 起始于他对电影的“原子级”剪切的思考,但是多亏了那句至理名言“好应用是既简单又复杂的“,Vine 逐渐成长成为了更大的东西。

“我们为 Vine 所做的每一件事都是遵循这个原则的。“他在 NYC Apps 见面会上如是说。他还举了几个同样遵循相同原则的应用:“Dark Sky 解决了出门是否必要带伞的问题,在解决这个简单问题的背后是一系列复杂的算法。”然而,你玩 Cut the Rope(割绳子)玩到越后面会发现越复杂,但是你的游戏目标仍然只是割断绳子这么简单而已。

Holfmann 说,“这些应用都致力于用简单的方式解决复杂的问题。”他认为这些原则是 Vine 背后成功的秘诀。“应用被遗忘的门槛比以前低了很多,你必须能在数分钟内就能解释清楚自己在做的是什么,否则人们很快就会将你做的东西永远遗忘了。“他说。

Steve Jobs 和 Jony Ive 认为”剥离复杂后剩下的就是简单“,但 Hofmann 却认为这并不是个好答案:“我们认为简单的关键不在于降低复杂性,而在于掩盖复杂性。“Vine 用了大量的无法直接看到的手段向用户提供了一种简单的电影制作体验。例如,这个应用会在你录制视频的时候就开始编码,所以当你完成拍摄时,应用也正好完成了编码。此外,每一段视频片段间的音频部分也会自动的淡入淡出,因此避免了在视频转场时忽然发出生硬的声音。

Vine 团队很懂得如何简化制作电影的方式,但是还是遗漏了一些东西。早期版本的 Vine 允许用户拍摄视频,并把视频片段存入照片库,却没有提供一个便捷的社交分享方案。Vine 发现后就打算做社交,遇到的第一个问题就是如何将视频片段嵌入 Twitter 新的 Cards 平台。于是 Vine 就接触了 Twitter 团队,但很快话题就转变成了收购事宜。就像 Twitter 标志性的短文字分享,他们想把 Vine 用于短视频分享。至今为止进展不错,连奥巴马也向 Vine 上传了白宫的最新视频。

Vine 说 Android 版也即将到来,等待苹果审核的 iOS 新版还将会允许你提及朋友。同时,公司还将会把精力集中在”掩盖复杂性“上,以确保简单、平滑的用户体验。早期版本的 Vine 提供了长达十秒的视频录制,但是录制出来的结果却让人觉得怪异。“问题在于视频的长度。人们很难从进度条估算他们还能录制多久。“Hofmann 说,”所以我们现在把录制视频的长度限制从 6 秒钟提高到 6.5 秒。“换句话说,就算进度条走完了,这个应用仍然能继续录 0.5 秒钟。

如果你去看看自己的照片库,你会发现每一个视频的时间长度是 7 秒钟而不是 6 秒。Hofmann 说:”这是另一个我们必须把复杂问题做简单的例子,因为我没办法弄清楚我还剩多少时间可以录。“

订阅更多文章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