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说B2C和O2O,用第三种方式入侵家政行业

04

就像打车一样,家政市场突然火起来了。

此前我曾介绍过嘟嘟打车创始人的新项目e家洁,他们通过建立自己的家政队伍,让用户通过APP/微信等互联网平台,基于地理位置等信息预约合适的家政人员;而在上海,一个叫做云家政的项目也正快速发展,它通过搭建家政行业的数据系统,将客户需求与系统内的家政员信息进行配对,让符合需求的家政员来“抢单”。

一个直接从消费者市场入手做平台,一个则从家政公司入手做数据系统,虽然最终完成的都是需求对接的活,但是两者的切入点和发展路径大不相同。而现在,同样在上海的一只团队享悦,则打算要用第三种方式进入这个市场:以为连锁型家政公司提供免费CRM系统为切入点,做开放式的服务提供方。

享悦的创始人吴峰已经不是第一次在家政领域进行创业。此前他曾做过呼闪,一个本地生活服务平台,随后又转向家政。两次创业经历都失败后,吴峰理智了很多,他不再一上来就做平台,而是瞄准了这个行业的既有资源——家政公司。

吴峰把家政公司分为三类:第一是小区门口的夫妻店和“野路子店”,就靠老客户,这群人对什么软件、App是不感冒的;第二是正规的单店,通常在破破烂烂的写字楼里有个小单间,靠发小名片和在58赶集上做推广来带客户,这是云家政的客户;第三则是大规模连锁店,都是几百上十家的门店,而且是政府扶持的对象,这才是享悦的目标。

在吴峰的计划里,享悦将分三步走:首先打通连锁家政公司,向他们提供具有自主管理权的免费CRM,积累门店+家政员大数据;再通过打造兼具考评工具+在线交易的APP,对数据二次加工,形成类大众点评的数据库;数据足够大时,享悦将考虑通过API接口向第三方地方门户,比如杭州19楼,分发数据,进行分成。

享悦的第一步——CRM管理系统,将在8月中旬上线,包括门店管理、人员管理、客户维护、应用工具、托管等多项功能。吴峰强调,由于是面对连锁市场,享悦的CRM和云家政的数据平台有很大的不同,它强调总店的权限和管理,而非单店的运营。总店对于下面门店管理的权限很大,可以实时看到门店的数据。

“一开始就上推广平台的话,一旦效果不明显,家政公司就会退出合作。但如果我先说帮你管好你的店和阿姨,提高你的效率,再到时机成熟的时候来做平台,那就是水到渠成的事了。”吴峰这么解释他选择从CRM系统切入的原因。“我们这个思路和家政公司聊过,他们确实很感兴趣。”

“云家政的我走过,e家洁的路我也走过,都行不通的。”吴峰直言不讳,“对于一个平台,你连阿姨电话都没有,你能干什么?对于一个平台,你有电话,但是出了事你无法担责,你又能干什么?”

在吴峰看来,类似淘宝+点评的云家政,最大的问题在于平台上的数据都不是自己的,没有阿姨的电话就意味着没有核心数据,而且对于连锁家政公司来说,如果用云家政,总店就相当于被架空了,所以上海很多大型家政公司一个阿姨都没有入驻。

“云家政想打造淘宝点评模式,很危险。就像原来的找阿姨网,开放家政系统,把阿姨展示出来,但它最后倒闭了。当然云家政更复杂,它是一个系统,不过找阿姨网等于是提前实现了它的模式,所以这个是走不通的。”

而对于e家洁,吴峰说,它在小区发展雇主、在城中村发展阿姨,这种地推的方式不仅很辛苦、成本高,还直接和家政公司形成了竞争关系,对于没有资源和背景的小团队来说,会很吃力。而且最关键的问题是,由于中国的诚信机制太差、雇主素质不等,一旦出现纠纷,它无法担责任。一旦被投诉到家协妇联等机构,遭到封杀就是早晚的事。

“你不要高看了服务业的素质,想打造诚信平台,那几乎是难于登天。我们原来做家教平台的时候,就算是所谓的高素质大学生,他们也会上传假资料,而且接了活不到三天,就会突然爽约说不做了要去考研。所以e家洁创新是好的,但是不符合中国国情。”他说。

所以吴峰说,和原来一上来就做平台的想法比,他现在的策略变了。“在颠覆这个行业之前,你要先把这个行业服务好。e家洁颠覆太彻底了,o2o在家政行业还是个伪命题,大部分还是B2C或者B2B,如果企业都没服务好,你怎么颠覆?”

虽然看起来困难重重,但是吴峰坚持认为,这个行业有刚需,“光上海就有4000家家政公司,全国有60万家”,只是,目前谁都没找到抓住刚需的办法。

“实物类电商是早上八九点的太阳,服务类电商就是早上五六点的太阳——早上五六点,还没有光呢,但是,太阳肯定会升起来的。”他说。

 

订阅更多文章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