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年轻人自己决定学什么的 Udacity,要做一场民主教育的革命

有一种乌托邦式的教育理念:在任何教育情况下,年轻人有权自己决定自己如何学、学什么、在何处学、跟谁学习。而他想要坚持的,就是实现这种乌托邦式的民主教育。

在中国,很少有人用民主教育这个词来形容人人都能有机会受到教育。更多的情况下,我们在强调中国的九年义务教育。

但是,在一场和Udacity (优达学城)CEO  Vish Makhijani的专访中,他多次向我提到了民主教育。他说,加入Udacity的最大原因,就是他对于民主教育的追求。

不过,民主教育(Democratic Education) 到底是什么?

在2005年,在德国柏林举办的世界民主教育会议上的参加者共同商议出如下描述:我们相信,在任何教育情况下,年轻人有权自己决定自己如何学、学什么、在何处学、跟谁学习。在他们的组织(特别是学校),在必要做任何规则和限制条件下,和教育者享有同等的决定权。

Screen Shot 2017-04-16 at 11.00.10 PM

可惜,在目前的教育制度下,这样的民主教育是无法在校园内完成的。Makhijani告诉我说Udacity这样的在线教育反而可能是这种民主教育梦的先行者和第一批实践者: 不但能够让学生自己决定如何学,学什么,更重要的是让尽可能多的人获得学习自己真正想要学习的内容的平等机会。这是Makhijani在内心对于民主教育下的定义,也是他为什么加入Udacity的原因。

“各种性别,各种收入,各种肤色的人,哪怕是在战乱中的人也可以有机会学习,尤其是学习那些被世界其他地方认为是硅谷独有的尖端技术的知识以及更重要的是,就业技能。”他说他从内心对这个目标非常认真。

这也是为什么在Makhijani加入Udacity后,Udacity看起来更像是有了慈善事业的味道。在一场名为相交(Intersect) 的Udacity年度大会上,代表所有那些彼此见不到面的学生们发言的就是一位来自战乱中的叙利亚学生。

“每年,我们的合作伙伴——包括Google和ATT,都会给学生们提供奖学金和免费的课程。未来这样的机会会更多。”他告诉我。

一个没有远大理想的教育者

 

“我没有那么大的野心。” 在回答我关于Udacity将如何重新定义教育的问题时,Makhijani这样说。

“比起那么大而空的问题,我们更关心我们能够让我们的学生实际地学到一门知识,或者说更严格来讲,技能。(下图为Udacity CEO  Vish Makhijani)

Screen Shot 2017-04-17 at 2.20.39 AM

因为这种“就业”的因素,Udacity和其他在线教育不同,把课程设置更加专注在计算机相关的前沿技术行业。

当然,我们也考虑到这种计算机相关的课程更适合在线教学。Makhijani解释说目前课程比较集中在数据科学、人工智能等一些前沿的课程上就是希望为普通人提供一个平等的机会学习平时接触不到的专业内容。更现实点来说,Udacity希望帮它的学员找到目前最高薪的工作。

为了帮助学生找到工作,Udacity目前在美国有超过21家合作的公司,而在中国包括滴滴等等科技公司也是他们的合作伙伴。

“我们和合作伙伴一起为学生开设相对应这家公司所需要技能的课程。除了他们本身的员工可以参加培训提高技能外,有兴趣申请这家公司工作的潜在员工也可以申请Udacity和这些公司合作的课程提前学习这个职位所固定需要的前沿技术,并在结业时参加考核。通过的学生即可获得一条面试的绿色通道。”Udacity的中国区负责人告诉我说这样的模式已经从美国被复制到中国和印度等多个国家。

对Udacity来说,最好的结果就是学生上课之后找到了相应的工作。Makhijani解释说学生在Udacity的结课率并不算特别让人满意,但他某种程度上把这个问题归咎为在线课程和一般大学用严格的入学考试来筛选学生不一样,学生本身的目的本身就不太一样,水平也参差不齐。

但Udacity希望一旦任何一个人有这种想要在高科技公司就业的想法,就要提供给他们一个努力的机会。这也是Makhijani民主教育的一部分。

中国梦

Screen Shot 2017-04-17 at 2.20.16 AM

Udacity除了有一个民主教育梦外,还有一个中国梦。

“现在已经很少有创业公司不在一开始就考虑中国这个大市场了。” Makhijani说Udacity从创立之初就没有考虑放弃中国这块被创业公司公认的全球化宝地。

这是市场和用户基数决定的,他说。

到目前为止,Udacity在中国已经有超过10万在线付费学生,也已经开辟出自己独特的本土化方案。

“微信联络可能就是我们的中国特色之一。”Udacity中国区负责人对PingWest品玩表示目前Udacity的在线老师会为同一个课程的学生开设一个微信群,把老师、学生联络到一起,甚至在群内解决学生提出的问题。此外,优达沙龙一类的线下活动也是在中国市场独有的尝试。

“对于udacity来说,把硅谷的前沿课程带到中国并不简单意味着只是翻译而已。”Makhijani说。课程设置上,Udacity也希望尽量做到本土化——包括和京东、滴滴等科技公司达成合作,设置专门针对企业人才需求的课程,帮助企业抢夺人才。

在这个季度中,Udacity甚至将中国纳入了他们全球无人车设计竞赛中,并在整个过程中与滴滴一起激励学生探索关于无人车的最佳算法,尤其是通过摄像头和 LIDAR 数据检测道路上的障碍物的最好方法。最终获奖的团队不但可能获得高达10万美金的奖金,更重要的是,可以和来自全世界的最好的无人车研发团队一起将自己的研发成果实践在真实的汽车上,进行道路实测。

“我们之前也已经针对无人车技术开放了虚拟训练平台,现在这个比赛希望给对无人车研究有兴趣的人能够把他们的成果实践在真实的情境下。” Makhijani说这对于这些开发者来说将自己的代码在真车上测试是否行得通是非常奢侈的一件事儿。

总之,Makhijani说无论是给那些开发者一个机会实践,还是给在普通教育制度下没有机会学习到自己想要学习的前沿技术知识的人一个学习机会,甚至是给像来自叙利亚的学员一样的弱势群体一个通过学习找到工作的可能性,Udacity在未来都希望坚持下去,为民主化教学做一点小小的贡献。

 

 

更多有趣好玩的内容 尽在品玩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