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什么让我们“站在科技和人文的十字路口”?

“站在科技和人文的十字路口”这句话因为罗永浩的使用而被广泛引用,其大意就是科技和人文在这个十字路口交汇,或者指某件科技产品同时有很强烈的人文关怀。

那么是什么让科技和人文在某个十字路口交汇呢?罗永浩并没有明说,但很明显应该是设计。当然,并不是只有罗永浩一个人这么认为。本周的 GigaOM Roadmap 2014 大会的主题是“隐性设计”,很多嘉宾都提到了设计是如何让一件产品更具有人文关怀的。

有意思的是,第一位嘉宾打出的第一张图片就是一柄锤子。不用他并不是要说锤子手机,而是强调,设计并不只是外表。

2014-11-18 09.07.22

提到设计,很多人都会联想到画图或者是Logo等等和艺术相关的东西,但谷歌的设计师 Jon Wiley 表示,对科技行业来说,设计不仅仅是让界面更好看,最重要的是要通过设计来解决问题。也就是说,设计会体现在产品的各个方面。

知名投资机构KPCB的设计合伙人 John Maeda 也表示,设计的核心是让人们的操作更加顺畅,提高人们使用产品的效率。

但“效率”往往会让科技和人文走向不同的道路。当下很多科技产品的核心都是提高效率,比如各种GTD工具、比如搜索。过度强调效率就容易让科技产品变得“冷冰冰”。GigaOM 的创始人 Om Malik 就对一款智能门锁提出了自己的担心。

August 是今年10月刚刚推出的一款智能门锁,在和手机配对后,房主携带手机接近大门时,大门就会自动打开,并且在房主进入房间后大门还会自动关闭。这是一款完全可以代替传统门锁和钥匙的产品。

Om 是 August 的早期使用者,但他提出的质疑是,家庭是人们感觉到最安全最放松的一个地方,而用钥匙开门锁门这种物理动作,有强烈的暗示效应,让人有“回家”的感觉。当这一切都被自动门锁代替后,虽然多了方便,但是少了很多心理上的感觉。也可以说,智能门锁让人和家的联系变弱了。

帮助 August 设计产品的 FuseProject 创始人 Yves Behar 表示很少收到这样的用户反馈,但同时他也承认用钥匙开门回家有一定的象征意义,而这在智能门锁上很难复制,但未来或许可以通过改进智能门锁的设计来解决这个问题,增加人们“操作”的感觉。

另一个科技和人文产生冲突的例子是无人驾驶汽车。现在人们对无人驾驶的关注大多是在技术实现上,但其实在无人驾驶时代,司机从驾驶员到乘客这个角色的转化也非常重要。诺基亚旗下的地图服务公司 Here 就特别重视这一点。

Here 设计主管 Peter Skillman 表示,对很多人来说,私家车不仅仅是一个交通工具,这同样也是自己的非常喜爱的一件东西(所以才会有“爱车”这样一个称呼)。很多人还给自己的爱车起了名字,也有人会把车当成宠物一样对待。

GIGAOM ROADMAP 2014图为 Here 设计主管 Peter Skillman(图片来自 GigaOM)

在这种情况下,开车有时候就好像是遛狗,是一种增进人们和汽车之间感情的行为,无关效率。而无人驾驶,会让人们感觉这种技术切断了人和车之间的感情,也让车主失去了对汽车的掌控。这种失去控制会让人们很难适应无人驾驶汽车。所以在设计无人驾驶系统的时候,也需要给“司机”一种自己在掌控汽车行驶的感觉。

Peter 认为,无人驾驶在提升技术的同时,也需要增进人们对无人驾驶汽车的信任。他用Here的导航举例说,在给司机导航的时候,一方面要告诉司机线路,但同时也需要告诉司机为什么要选择这条线路。而在无人驾驶状态下,汽车也需要告知乘客为什么会突然变道、减速或者加速,这样才能让乘客更加安心。

很多时候科技意味着理性的技术,设计则有更多感性的人文情怀。可以说,设计是化解科技产品给人“冷冰冰”的印象的最好手段。而一款设计出色的科技产品,在解决问题的同时,也必然能够引发人们内心的共鸣。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