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滴快的纽约发布会侧记:我被滴滴叫去演了一场做给uber看的戏

滴滴快的昨天不远万里跑到纽约。与其说是搞了一场发布会,不如说是到Uber家门口给它下了一封战书。只是,在这场滴滴快的和Uber在美国最大竞争对手Lyft联手上演的戏码里,作为记者,我也说不清自己到底是临演,还是观众。

美东时间周三下午,大概有几十位中外媒体记者汇聚在了纽约市中心。他们有些甚至是坐了十几个小时的飞机,专程从中国赶来。

发布会前,大家猜测着滴滴快的来纽约的意图。尽管最近有消息称滴滴快的投资Lyft,但这样一则已经被媒体报道过的“旧闻”,似乎不太值得单独把人叫到纽约开一场发布会。

但是,我们还是太单纯。滴滴真的就是把这条“旧闻”重新发布了一遍给我们,哦不,是给Uber看。

在大会上,滴滴快的公布了对Lyft的投资金额——1亿美金,然后宣布和Lyft在中美两国将开展叫车应用无缝对接的服务。也就是说,未来,中国游客可以在美国,用滴滴快的的应用,一键呼叫来一个Lyft司机。

在滴滴快的和Uber在中国的激烈竞争里,除了大享补贴之乐的中国司机和乘客外,Lyft似乎突然间成了这场发生在太平洋那端的打车大战最大受益者。

除了滴滴快的注入1亿美金,它身后最大的支持者腾讯和阿里巴巴,也在这轮对Lyft进行了投资。虽然从资金角度和估值角度,Lyft仍然差Uber一大截:同样在今年上半年,Uber估值大约510亿美金,Lyft估值仅有25亿美金;Uber总融资额接近100亿美元,而Lyft总融资额不到10亿美元。所以很难想象Lyft会靠着这笔1亿美元融资在美国本土市场翻身,但是滴滴快的的这个“回马枪”,确实也能让Uber在对外扩张之余,不得不同时考虑到自家后院的安全。

而对滴滴快的而言,Lyft也的确算是不错的合作伙伴选择。

Lyft在美国市场,尤其是在司机之间有着很高的声誉。相对于一直给人留下“野蛮扩张”印象的Uber,Lyft主打“温情、信任、社区”的风格,赢得了很多兼职司机的好感。Lyft一直以关心司机著称,他们会建立司机社区,甚至组织活动让他们在线下聚集在一起,而且与Uber不同的是,它允许它的司机们赚取小费,这对司机而言当然是最大的鼓励。

另外,我也听说过不少来自乘客对于Lyft的喜爱,而其中之一就是滴滴快的的总裁柳青。她在发布会上表示Lyft的司机比Uber的司机来得更有情怀一点,有喜好美食的高级厨师,也有有个性的专栏女作家。她喜欢听他们有声有色地分享自己的故事。这倒真的是很多坐过Lyft的乘客共同的感受。

但是这场大战中,Lyft仍然远远地落到了Uber的后头,就是因为Uber在注册司机人数上有着压倒性优势,而这得益于它的狼性—–对竞争对手近乎不道德的抢夺和对车主疯狂的补贴。Uber甚至一度推出直接打击Lyft的策略:在美国,只要Lyft司机愿意成为Uber司机,可以直接拿到500美元现金补贴。

而这样狼性的扩张结果使得Uber司机越来越多,叫车速度越来越快,把Lyft甩在了后头。

同样的故事也一度在中国上演。据Uber CEO卡拉尼克的说法,在中国发展的第二年,Uber的份额已经从1%上升至35%左右,大规模补贴,抢占司机资源以及乘客数量成为了重要的手段。

那现在呢?

在回答PingWest记者提问的时候,柳青表示并不排除把这种红包补贴司机和乘客的方式带到美国,帮Lyft拉拢更多的本土司机和来自中国的游客生意。她表示,通过中美跨境叫车服务的无缝衔接,Lyft将受益于中国每年750万赴美旅行者带来的实实在在的经济效益。

这样的无缝对接对于滴滴快的而言,除了带来一些外国游客在中国的出行生意,事实上也是它全球化战略的一部分。相比像Uber一样直接进入各个国家烧钱打江山,滴滴快的选取的是更保守的以合作为基础的国际化战略,柳青也表示,这样可以避免国际化上经常出现的水土不服问题。

所以,虽然短期内,我并不期待这样的结盟会使Lyft会成为一家可以和Uber平等对话的公司,但这些这一轮来自腾讯、阿里巴巴和滴滴快的的投资的确能够赋予它更多的潜力来成为一枚在大本营让Uber分心的炮弹。而通过合作,Lyft和滴滴快的可以轻松地将业务拓展到对方的市场,讲述一个更好的“国际化”故事。

另外,有趣的是,这个合作背后,充满了一个松散的“全球反Uber战线联盟”的影子。

几大打车应用背后的投资人纷繁错杂:滴滴快的、东南亚打车应用GrabTaxi、印度打车应用Ola Cabs都由软银支持;滴滴快的和GrabTaxi还有同样的投资人中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GrabTaxi、滴滴快的和Lyft背后则有Coatue Management;更不同说滴滴快的和Lyft背后的腾讯阿里巴巴了。

现在,滴滴快的自己又成为了Grabtaxi和Lyft的投资人,进一步绑成利益同盟——还真应了那句话了:亚洲的打车软件集合起来,我们一起打倒Uber。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