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滴快的在硅谷谈创新:我们做叫车App的时候还不知道有Uber这个东西

对于下面这段话,我不知道该信还是不该信。

今天滴滴快的副总裁杨柳在Uber的地盘——旧金山湾区,参加科技研讨会时,对PingWest品玩记者表示:我们其实没有抄袭Uber。她说,“我们创始人开始做叫车应用的时候,并不知道这世界上已经有了Uber这个东西。”这话很有趣,因为她并没有明确表示这位创始人属于曾经的滴滴还是快的。

在她的口中,滴滴快的有着一个几乎和Uber一模一样的创业灵感故事,只是地点搬到了天安门大街上。

“那时候,我们的创始人在天安门准备离开,却发现打不到车。但是其实,他相信一定有很多车都在附近,只是出租司机无法准确地知道有个人在这里需要用车。于是,他就想到要创立这样一个叫车应用来调和出租车的供需不平衡。”

很漂亮的故事,只是是不是听起来有点熟悉?

今年六月,在Uber的五岁生日趴上, 创始人Travis Kalanick 是这样解释他的创业灵感的:

“当我和Garrett Camp (另一位 Uber 创始人)从埃菲尔铁塔走出来的时候四处都叫不到车。Camp问我:‘如果要是滑动一下手机就可以叫来一辆专车,岂不是很爽?’ ”

不过,生日会当晚这个故事就遭黑了:外媒的记者表示Uber的创业故事也是一次发布会一个样儿,而埃菲尔铁塔这个是最浪漫的一个版本。

这么类似的创业故事到底是真是假我个人很难去判定,但是如果单从市场占有率来说,我不得不承认滴滴快的在中国做的比优步更成功一些。

根据今年早些时候的报道,易观智库发布了一份报告,5 月份中国专车服务活跃用户覆盖率排名第一的滴滴快的占了 86.2%,Uber 则只有 16.8%。而根据另一份由 CNIT(中国 IT 研究中心) 发布的报告,截止到 2015 年 6 月,滴滴专车(含一号专车)占据中国专车服务订单量市场份额的 80.2%。而第二名优步的服务订单量仅占市场份额的 11.5%。

在杨柳看来,滴滴快的在中国本土能够取得这样的占有率,很可能得益于它的本土化技术创新,而这种创新的主要体现就是不同于Uber的派单模式,滴滴快的选择了让出租司机抢单的模式,这样显然给了出租司机更大的自由度,更符合中国人民的思维习惯。

而为了防止出租司机拒绝接受较为不好的订单,他们还打造出了滴米系统,来统计司机的信用积分。当滴滴快的司机完成一次不理想订单的的时候,他们会得到相应积分。这累计的积分将会提高下次他们抢到好订单的几率。

其实,滴滴快的成长到现在的样子,当初那个“天安门”的故事其实已经没有那么重要了。但是谁有机会再见到滴滴快的的创始人,还是替我告诉他一声:天安门在长安街上,而在长安街叫不到出租车,并不是因为出租司机无法准确地知道有个人在这里需要用车,而是因为那里不准出租司机停车,更不允许出租车空驶。

wulian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