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把王菲演唱会带到虚拟现实世界的男人说:没有人会记得第二个登上月球的人

如果把时间拨回到一年前,VR 是当之无愧 CES 上最潮流的技术,三大 VR 厂商(Oculus、HTC、索尼)都相应宣布在 2016 年内发布民用级 VR 头显。

随着时间推移,新鲜感在退却,三大头显销量远不如人们一开始预期的乐观,业界也没有产生现象级的 VR 游戏或影视作品,年初还被看好的“VR 元年”旋即陷入普遍看衰的“ VR 寒冬”之中。在 2017 年 CES 上,虽然主办方设有专门的 Gaming&VR 展区,VR 厂商被零星分散在不同角落,体验的内容与玩法并没有太多惊喜,往日大排长龙的试玩盛况不再。

难道 VR 真要不行?有趣的是,一家特效公司却不务正业,认为 VR 代表未来娱乐的一股方向,近年大举进入 VR 行业 。而且要么不做,一来就冲着业界领先的目标。为此,他们在 2016 年末筹备了史上第一场 4K 画质的 VR 演唱会直播。相信有朋友已经猜到了,说的是王菲“欢乐一场”演唱会,那家公司则是曾为《泰坦尼克号》、《钢铁侠》、《速度与激情》等电影制作视效,并九次夺得奥斯卡小金人的好莱坞特效巨头——数字王国(Digital Domain)。

今年 CES 期间, PingWest 品玩专访了数字王国 CEO 谢安,请他谈谈关于 VR “药丸”的看法以及数字王国坚持做 VR 的原因是什么。

王菲演唱会的意义

暂且不理睬之前的天价门票以及车祸事件,这场“仅此一场”的王菲演唱会无论成功与否,对 VR 行业来说都是一个强烈的利好信号。用谢安的话来讲,“目的已经达到了,我们建立了一套 VR 的商业模式。”

保守估计,如果按每张 VR 直播门票 30 元的售价, 180 万张的预售成绩来算, 光是 VR 预售的收益就达到 5400 万元。此前,还没有哪家公司依靠贩卖 VR 内容能够赚取千万级的收入。据谢安透露,这次演唱会的收益其实已经 cover 成本,赚钱了,但由于签了商业保密协议的缘故,暂时还不能公布具体的数字。

可你看我现在的微笑。笑得非常开心。

谢安说他的想法很简单,起码大家是用一个正面的态度面对市场,起码知道腾讯或者微鲸预估网上直播的数字,已经打破目前 VR 直播的付费记录。

这次王菲演唱会还实现一个创举,在 VR 直播的画面中加入视觉特效。人们除了可以看到现实(Reality)的部分,更能看到虚拟(Virtual)的部分。数字王国采用特效的手法把其中四首歌的境界表达出来,例如上一秒还是沙漠的场景,下一秒就进入飘雪。

去年 PingWest 品玩举办的 HAY!16 大会上,谢安曾表示,数字王国的 DNA 就是 VR ,虚拟(Virtual)即特效(CGI)。过去 23 年的特效制作经验,让其拥有庞大的特效素材库。从太空到大海,再到周围的车子、房子、树,电影里的一切场景都能用特效制作出来。因为 3D 建模它本身就是 360° 的。只要直接把过去的场景拿来用,在虚拟的基础上创造虚拟就可以了。

正是由于这点,2013 年,Oculus 还将第一台 VR 原型机送到数字王国,进行大量的测试,探索影视内容如何与 VR 结合。这是只有数字王国才把控得住的 VR 商业模式: 360° 全景拍摄与 CGI 特效的结合,极大丰富了 VR 的画面想象力。

也不瞒你讲,王菲演唱会之后,非常多家合作方找上门来,相信这个模式很快能复制起来。

xiean 3

VR 药丸?答案是 Yes and NO

在谢安看来,其实 VR 或 AI 在好莱坞是永恒的科幻题材,例如《黑客帝国》构建了一个机器人(AI)叛乱以及全人类都被机器人圈养活在虚拟现实的可怕未来。在此 facebook 收购 Oculus 之前,人们会觉得科幻电影将的东西距离现实很远。而等 Oculus 被收购之后,人们才真正意识过来 VR 这个市场是真实存在的,这些触手可及的 VR 设备,瞬间点燃人们对虚拟现实的憧憬。

不可忽略的现实是,微软、三星、Google、Facebook、索尼等几家巨头纷纷进入 VR 行业,这个市场已经被一个巨大的科技现金流所支撑着。谢安认为,当 VR 行业的根基很稳很扎实的时候就不会倒退,会退出的只是那些投机取巧的公司。

一方面,美国公司发挥着科研领头的作用,另一方面,中国也有足够大的市场去培育成熟的 VR 商业模式。比如爱奇艺、优酷等几家视频网站对 VR 的投入远远大于北美同行(Netflix 或 HBO),他们的流量动辄就数千万、甚至几亿,这种东西在海外是不可想象。这都是 Yes 的部分。

No 的部分则是受限于目前的科技水平, VR 设备的使用体验仍有诸多不尽人意的地方。如能够提供优质画面的高端头显成本高、佩戴不便利、用久容易产生疲惫或眩晕感。而低端头显只能满足最基本的显示需求。就拿王菲演唱会为例,绝大多数人观看 VR 直播都采用智能手机+ VR 盒子的组合,这是近几年最普及的 VR 体验方案。但问题就在于,用户的智能手机规格不一、性能不一、屏幕尺寸也不一,对 VR 画质的处理显示也大相径庭。

数字王国为这次室内 VR 直播场景量身制定的 VR 摄像机 Kronos ,尽管支持最高 10K 分辨率的画面录制,但由于带宽、转码传输、视频平台、手机显示等技术限制,最后传到用户 VR 盒子的画面可能还不到 2K 分辨率。

让一个全新科技在元年阶段就达到最高水平是不现实的。就跟当年大哥大刚出来,你要让他普及是不现实的。

谢安曾表示,数字王国的 VR 内容拍摄是奔着电影级水平来制作的,如果最终呈现的画质很渣,问题肯定是在别处——视频平台与手机终端。且不说不是所有手机都支持 4K 画质,即便有 4K 信源和 4K 头显,大部分人的带宽也达不到 4K 直播的要求。根据全球最大的 CDN 服务商 Akamai 公司的统计,2015 年中国平均网速只有3.7Mbps,而 4K 流媒体直播需要达到 15.6Mbps。

问题是我们花了很多心思,拍出 10K 的电影级别画面,我们觉得“哇,这简直是 piece of art”。然后放到 4K 画质不到的手机上看,你只能说“好吧谢谢”。

数字王国的底气

比起那些只有半条腿就急不可耐往前狂奔的 VR 创业公司,业务纯熟的数字王国则有更多充足的预算与发展步伐。

谢安接任数字王国 CEO 后,在巩固电影特效业务的同时,还积极扩展新的业务领域,包括虚拟人、VR 以及 360° 拍摄、IP 授权开发。例如与 Immersive Media Ventures 合作开发专用于 VR 拍摄的 360° 摄影机; 将 VR 技术应用到电影《奇幻森林》的拍摄,利用虚拟人技术制作邓丽君演唱会,录制最后一期《康熙来了》的 VR 版本等等。

进入 2016 年,数字王国与 VR 相关的动作更是频繁:1 月宣布与乐视合作,将推出全景体育赛事直播;5 月份推出与优酷、易星传媒(黄晓明为创始人)合作的 VR 剧情短片《黑童话》;6 月 22 日,宣布与华纳音乐组成联盟,联合录制歌手李荣浩 360° 全景演唱会与 MV;7 月发布 8K 画质 360° 摄像机 Zeus :

c13b9b05b6f9161faae2135e636ea1ae

去年 11 月,数字王国用 VR 直播台湾金马奖的红毯现场

谢安向 PingWest 品玩透露,从 2016 年开始,数字王国 90% 的收入是来自视觉特效制作(如电影、电视、广告等),剩下的 10% 来自 VR。一方面,好莱坞近年流行的续集潮为数字王国带来稳定且可观的特效收入,如今年即将上映的《速度与激情 8》、《蜘蛛侠:返校日》,都找到曾负责前作的数字王国处理特效。

当有了稳定收益,我们就有精力去开拓全新市场。

未来数字王国 VR 业务的比重肯定会上升,这得益于数字王国近两年在海外 VR 商业模式的探索积累。

很早便与 Oculus 进行 VR 内容探索的数字王国陆续制作全球第一部 VR 微电影《Evolution of Verse》,第一个 VR 广告片《Nike:The Neymar Jr. Effect》,以及第一个 VR MV——泰勒·斯威夫特的《Blank Space》。去年的奥运会以及诺贝尔奖颁奖礼,数字王国也承接了相关 360° 的 VR 直播业务。用谢安的话,这一套 VR Service business 已经在北美运营两年,得到诸多像 Nike 这样的大品牌认可。

2016 年 1 月 22 日,数字王国收购谢霆锋于 2003 年创办的特效公司 PO 朝霆 85% 的股份,谢霆锋以此也获得数字王国 0.81% 的股份并出任数字王国大中华区总裁。这次合作让数字王国获得进入华语核心娱乐圈的门券,为挖掘独家、适合转制 VR 的内容埋下伏笔。 据数字王国方面透露,与王菲接触时已经是 8 月底,彼时大家已经谈好各自票务、赞助、广告的收入分成,王菲也拿到她应拿的份额。正是在谢霆锋的撮合下,数字王国最后才能与王菲成功搭线。

可以想象,如果数字王国再拿下李宇春、TFboys、鹿晗等人演唱会的 VR 直播权,其社会话题度与商业价值绝不亚于这场王菲演唱会。事实上,数字王国已经帮李宇春拍过一部 VR 版本的MV,未来再度合作也并非不无可能。

「数字王国 李宇春」的圖片搜尋結果

在今年 CES 上, 数字王国还宣布与 HTC VR、高通合作推出首部  VR 动画剧集《美猴王》,年后会在国内正式发布。谢安预估,2018 年中国市场的业务能够跟北美打平,甚至是超过北美,现在的业务比例大概是 2:8。在采访的最后,谢安说:

我相信,当先行者就一定会开花结果。没有人会记得第二个登上月球的人。

更多有趣好玩的内容 尽在品玩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