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场机器人格斗赛超酷炫,但更酷的是它背后的极客英雄

大疆想挖掘出极客中的 Super Strar,你们却说它在办一场“天价招聘会”和大学生创业训练营。拜托,有点想象力好吗。

我说的是刚刚落幕的 RoboMasters 全国大学生机器人大赛。为了支撑这场历时两个月,耗资 5 千万,超过 160 多所大学 6000 人报名的比赛,大疆内部有一个 30 多人的技术团队,常年全职为 RoboMasters 研发机器人配件,更新场地设计和规则。

8 月 28 日,RoboMasters 决赛选在了可容纳万人的深圳湾体育中心“春茧”体育馆,观赛者众,其中不少是对无人机、机器人毫无概念的年轻母亲和还在享受暑假尾巴的孩子。出人意料,他们很愿意为这场冰冷的机械大战尖叫、欢呼、惋惜。

大疆创始人汪滔大学时就参加过亚太大学生机器人大赛(Robocon),尽管承认从中获益匪浅,但他觉得 Robocon 最大的问题是太不好看了。一开始,RoboMasters 就没想着只成为极客们的狂欢。观赏性是汪滔考虑最多的问题,他甚至已经想好,明年,让机器人打出来的子弹都是闪光的。

汪滔希望这项比赛让工程师、发明家也成为明星,而且是像姚明、刘翔那样的全民偶像。

 

战斗开始。

红军基地,无人机盘旋而起,迅速把停机坪上的 42mm 大子弹输送给英雄战车,2 台步兵战车也走出基地,像两只贪婪的怪兽,张开大嘴把补给站里的 17mm 子弹吃到弹仓。同时,另 1 台步兵车飞速穿过拱门,前进到空旷的荒地上,悄悄打量着对面的蓝军。

战车操作员紧盯屏幕,他的全部视野都来自战车前方摄像头拍摄的实时画面,左、右、后方,全是视野盲区。战术指导同样紧张,他需要同时盯着 5 块屏幕,分别来自 4 台战车和飞在天空的无人机。

操作间就像在进行一场电竞比赛

操作间就像在进行一场电竞比赛

2 分 25 秒,红军突然发现,两台蓝军步兵车已经悄然通过高速公路冲到己方基地,两个每分钟能发射 300 发“子弹”的战争机器一阵扫射,几秒钟就击杀了停靠在红军基地内的备用步兵车。

上前围堵!4 台红军战车一拥而上,包围了已退到中间荒地的蓝军。但同时,另外两台蓝军战车也加满了子弹,从基地赶来。8 台战车混战在一起,17mm 的塑胶子弹在两个反向转动的齿轮挤压下,被瞬间加速到 25m/s,打在金属装甲上噼啪作响。

满地的子弹和意外侧翻的战车

满地的子弹和意外侧翻的战车

战斗在 1 分钟内结束,又一台红军步兵战车战死,另外 2 台重伤回营。红军英雄战车丢掉了理智,尾随撤退的蓝军战车一路追击,一直打到对方基地内。击杀一台战车后,自己也负伤而归。

双方谨慎了许多,战车恨不得把补给站里的子弹全部加到弹仓。蓝军的无人机开始发力,准确地把一个个直径 42mm 的高尔夫球“大子弹”输送给英雄战车。高尔夫球的杀伤力是小子弹的 10 倍,每发 500 血,3 发大子弹就能终结一台步兵战车。

场地正中是资源岛,上面有堆积成山的高尔夫弹,但是,岛的四周被凸起的梅花桩形成的“河流”阻隔。想拿大子弹,英雄战车先要去拿木板,搭桥登岛。机动性超强的强敌环伺,谁都不敢冒这个险。

直到 3 分 50 秒,第二波战斗才再次打响。此时,蓝军的步兵机器人正开始尝试击打“大神符”:资源岛旁,红蓝两军各有一个九宫格屏幕,每个格子随机出现图片,其中只有一个不同,画面每 1.5 秒变化一次。变化之前,战车要准确击中不同的图片,连续击中 5 次则触发“大神符”。接下来 1 分钟,己方所有战车的伤害将是原来的 3 倍,也就是说,只要打中,一发高尔夫子弹就能终结对方一台步兵战车。

击打大神符的战车

击打大神符的战车

红军当然不愿浪费这样的机会。他们倾巢而出,打断了蓝军的计划,但也把自己暴露在了炮火中。一通扫射,蓝方英雄战车用高尔夫球弹终结了最后两台红军步兵车。

红军的英雄战车成了“孤单英雄”。4 台蓝色战车的包围中,它反而越战越勇,可以让战车前行、横移、斜行、旋转的麦克纳姆轮被发挥到了极致,一道红光左冲右突,一台,两台,三台!它击杀了三台蓝军步兵车!

观众的热情到了顶点。残血的红军英雄车接下来又是一个匪夷所思的举动:它甩开蓝方英雄,直接冲到了对方基地,子弹倾泻而出,击打在毫无反击之力的基地战车上。

这次它没能像英雄电影里的主角一样笑到最后。追赶而来的蓝军英雄车没有手软,几发高尔夫球弹,孤胆英雄死在了战场上。

直播平台上的弹幕汹涌而来,“这是我看的最精彩的一场比赛!”

 

见到红军英雄战车操作手张烁时,他正坐在一个运货的四轮手推车上。

张烁来自山东科技大学,研二,专业是自动化。颇爱运动的他右脚拇指和足弓间的关节磨损严重,18 号就来到深圳从踢馆赛打起,高强度的比赛让他的右脚再也无法支撑,1/4 决赛前一天,张烁发现自己站不起来了。

队友把他抬到了操作间。虽然最终惜败于深圳大学,但他心情不错。去年比赛,山东科技大学虽然进入了决赛圈的 32 强,但最终没能小组出现。今年,他们不仅完成了小组出现的目标,还淘汰哈尔滨工程大学,历史性闯入 8 强。

言谈中,张烁最大的遗憾,是明年就不能再参加比赛了。

英雄战车操作手张烁

英雄战车操作手张烁

每一场精彩的比赛背后,除了神勇的操作手们,还有大疆 RoboMasters 团队,他们是一支 30 多人的技术团队,常年专职为比赛提供支持。

今年的比赛,每局 7 分钟,双方以摧毁对方基地为目标,如果比赛结束,没有任何一方基地被毁,则计算剩余血量,多着为胜。双方各有 1 台英雄机器人,血量为 5000;4 台步兵机器人,血量为1500;1 台无人机,可以轰炸敌方基地,也可以为己方英雄战车补充高尔夫球弹。另外,双方还各有 1 台全自动基地机器人,10000 点血量,但只能在基地区域内活动。

每一支报名参赛的队伍都会获得这个团队研发的装甲、图传、弹丸测速和主控模块,它们一起构成了比赛的裁判系统。装甲板上有压力传感器,可以检测到机器人被子弹击中的情况,并扣除相当血量;主控模块控制机器战车动力电源,并用 LED 灯柱长短显示血量,血量为零时,自动切断动力电源。

战车后的 LED 灯柱即为“血条”

战车后的 LED 灯柱即为“血条”

测速模块是今年的首创,用于检测子弹的射频和射速,当子弹发射频率超过 5 发/秒,或速度超过 25m/s ,则算超限。一旦超限,战车会被根据百分比扣除相应的血量,“超速 10% 就扣 10% 的血,其实很快就死了。”

张烁告诉我,这个改进应该是考虑到了去年比赛的情况。当时,浙江纺织服装技术学院的机器人战车装备了 3 根炮管,射频射速都非常高,经常出现的状况是,双方刚一碰面,浙纺的机器人就秒杀对方。

RoboMasters 赛程很长,从 2016 年 1 月起,报名参赛的 200 多支队伍需要分 4 次提交进度报告,总装图纸、设计方案、样机的照片和视频,报告要一次比一次详细。

7 月,RoboMasters 组委会根据报告提交状况最终选出了 93 支队伍,分成东、西、南、北四个赛区,分区赛分别在厦门大学、西安交通大学、华中科技大学和中国石油大学举行。成绩最好的 22 支队伍直接进入决赛。

另外,还有 10 支成绩较好的队伍进入 8 月的踢馆赛。今年,RoboMasters 还邀请到了 4 支海外队伍,分别来自香港科技大学、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西雅图华盛顿大学以及由深圳科学高中、深圳中学和加州大学欧文分校组成联队。14 支队伍一起再决出 10 个总决赛名额。

张烁是在 5 月底被招募到队中的。他的职责只有一个,操作英雄战车。张烁也参加了去年的机器人大赛,当时除了作为步兵操作手,他也要参与到机器人的设计、组装中。但在今年,不少队伍和山东科技大学一样,让操作手成了专职。

心态好、不能紧张,临场应变能力强。这是张烁总结的操作手最需要的素质,他也是个游戏爱好者,“大学基本上把该玩的游戏都玩了”,本科时,他的《英雄联盟》就打到了钻石级。虽然麦克纳姆轮能让战车前进、后退,甚至是横向移动和旋转,但是,和电子竞技不同,想让机器人按照自己的意愿,“想跑多快就跑多快,想转多大角度就转多大角度”,还是需要操作手反复磨练,“你要像亲儿子一样对待它。”

从 5 月份被招募进队,张烁和队友们每天都要训练 2 个小时。而今年的大赛的冠军电子科技大学透露,他们每天的训练时间更是达到了 3 个小时。

加上张烁在内的几位操作手,整支队伍还有 30 多人,大多来自电气、自动化、机械和计算机专业,分别负责机器人战车的电控、机械结构和编程工作。 RoboMasters 还特意规定每支队伍要有队长、项目管理和宣传经理。“实际是按小的创业公司来运营的。”大疆公关总监王帆总结到。

RoboMasters 赛事负责人高建荣透露,30 多人的团队里,还有一位专职的场地设计师,每年他都会确定一个主题,然后慢慢完善规则和场地。

从蓝方基地看整个场地

从蓝方基地看整个场地

今年的主题是“机械进化,英雄崛起”:新增的英雄机器人作用被强化,相比步兵机器人的 1500 血量,它的血量有 5000 点;资源岛也是特意为英雄设置,面对几排几厘米到十几厘米高的“梅花桩”,英雄战车可以添加机械臂,抓木板搭桥上岛,也可以使用履带;电子科技大学就是凭借能迅速登岛的英雄机器人,一路以碾压之势获得了冠军。

RoboMasters 还试图让比赛引入更多自动化技术,基地机器人可以反击来进攻的敌方战车,但是,它不能人工操作,只能通过图像识别系统自动识别、反击;场地中间的大神符,每 1.5 秒刷新一次图片,人工瞄准几乎不可能实现,所以,它同样需要图像识别。

冠军队,电子科技大学的操作手在赛后采访中高度赞扬了做图像识别的两位成员,“他们把大神符的功能做得特别稳定,我们只需要按下键盘上的 X,再按住鼠标左键就行了”,最后决赛的第二局,他们曾三次激活大神符,创造了单局比赛记录。

“这个比赛,30% 看操作手的技术,还有 70% 看机器人的技术。”香港科技大学战队的一位同学说。

 

RoboMasters 机器人大赛今年是第二届,但在 2015 年前,它的前身已经以夏令营的形式存在了两年。

作为一家无人机公司,大疆对机器人大赛的执着很大程度上来自创始人汪滔。2005 年,还在香港科技大学读书的他作为队长,参加了 Robocon 亚太大学生机器人大赛,并获得了香港第一名和亚太第三名的成绩。

在汪滔为数不多的几次接受媒体采访中,这段经历被反复提及,他说,参加比赛,除了技术,团队组织协调能力也得到了极大提升,更重要的是懂得了如何在强烈的欲望下把一件事情做成。

大疆无人机其实就来源于汪滔的本科毕业设计,作为本科生,他就“不自量力”地选择了直升机悬停技术,而且真的靠着热情和钻研获得了突破,最后把这项技术商业化,建立了无人机帝国。

汪滔很希望能有年轻工程师复制这样的过程。在 RoboMasters 的官网上,有一篇文章介绍了他把机器人比赛观赏性放在首位的原因:各种机器人比赛培养出了一大批优秀的学生,但是学生们比完后就再也不从事机器人方面的工作了。更特别的是,有观众的机器人大赛,可以让工程师觉得自己也是明星。

去年比赛,RoboMasters 说想寻找未来的乔布斯,今年,在接受雷锋网采访时,汪滔直言,还希望能在工程师中塑造出姚明、刘翔这样的全民偶像。

汪滔(手捧冠军奖金牌的女孩右手边的男子)参加了冠军颁奖仪式,他热衷于这样的场合

汪滔(手捧冠军奖金牌的女孩右手边的男子)参加了冠军颁奖仪式,他热衷于这样的场合

可喜的是,RoboMasters 已经有了这样的迹象。今年的决赛,虽然春茧体育馆上座率并非爆满,但在网络直播平台上,观看比赛的人数超过了 200 万。

张宏圣是国内顶级的电子竞技解说,他更被人熟悉的名字是 BBC。RoboMasters 邀请了张宏圣在内的一众电竞解说,为总决赛助力。有新加波南洋理工大学战队的同学在比赛现场看到他,惊喜地在微博求“面基”。

在他看来,和 Dota 这样英雄众多、玩法复杂的游戏相比,RoboMasters 的规则已经足够简单。观赏性强加上观赛门槛低,张宏圣很看好机器人大赛能成为像电竞一样的“全民运动”。

RoboMasters 团队也有这样的心思,高建荣说他们想把比赛 IP 化,现在,他们已经和一家日本动漫工作室达成合作,计划推出一部以 RoboMasters 为主题的动画片,计划 2017 年上映。

当然,这样的过程也不是一帆风顺。今年,大疆为 RoboMasters 大赛的投入在 5 千万元左右,而它依然是个“赔本”的生意,这其中还包括政府资助的 1 千万,以及一些商业合作。

同时,虽然观赏性有了,但普通人想要参与进来,还是有很高的门槛。山东科技大学的带队老师高正中告诉我,他们的 6 台战车,每台造价都在 4 万元左右,如果没有学校的大力支持,学生根本是有心无力。

表情包战车

表情包战车,“紧张什么?我又不打你”

而在高建荣看来,把 RoboMasters 推向更大范围的观众,IP 化、娱乐化的最大障碍,是没有已知的成功模式。和场地、规则、战车裁判系统一样,他们要自己探索。

张宏圣见证了电竞从被妖魔化到成为一项全民运动和“大生意”的全过程,他觉得机器人大赛也可以从中汲取经验,比如将比赛分成专业组和业余组,大疆这样的厂家可以提供模块化、标准化的低成本配件,供业余组选手挑选装配。

在深圳湾春茧体育场看比赛的时候,我前面坐了两个十一、二岁的小男孩。从开场大屏幕介绍规则开始,他俩的嘴就没合拢过。

“英雄机器人,它是战场的核心力量……”

“哇!”

“双方战队还可拥有四台步兵机器人,配备 17mm 弹药发射装置,多台步兵可实现灵活的战术协同……”

“哇!”

我真的有被这俩熊孩子脸上纯粹的欣喜、惊讶和渴望感动到。有点遗憾,决赛颁奖仪式上,我没再看到他们。我在想,如果看到了战胜强敌、拿下冠军,在漫天的金色彩带中接受掌声的哥哥们,他们会不会也在心里种下一个极客明星梦。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