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奇异博士》剧情这么烂,可还是有那么多人冲进电影院?

相信我,《奇异博士》是一部单凭特效就值回票价的电影。

如果非要用一句话来解释:这部电影的特效就像是你在嗑了迷幻药之后,搭上一辆用彩虹做成的过山车穿过一个万花筒隧道,同时坐在背后的斯坦利·库布里克向你吹泡泡,然后旁边的克里斯托弗·诺兰也拿着一根荧光棒拼力向你挥舞。

它力图用特效向观众传达一个信息:这个物质世界并不是唯一的现实。不信请看下图。

doctor-strange-04b

从灵魂出窍到空间扭曲。

Doctor-Strange-Mads-Mikkelsen

从一个宇宙穿梭到另一个宇宙。

doctor-strange-inside-3

如万花筒般的多重空间切换,所呈现出的独特质感,教人傻傻分不清楚何谓现实与超现实。

doctor-strange-ancient-one

你能想到的各种惊人特效,这部片子都基本做到了……前面我也讲到,这跟嗑了迷幻药的感觉没区别。因为上述的特效创意,某程度上是借鉴瘾君子们(特别是服用 LSD 等容易成瘾的精神类毒品)在药效发作时看到的幻觉。

这种幻觉又被称为“感觉倒错”(又称“联觉”、“通感”,Synesthesia),人们仿佛会“听到色彩”或者“看到声音”。极端情况下会发生人格解体(ego dissolution),也就是失去自我的感觉,认为自己和世界融为了一体,全知全能,无处不在。

佐证这一事实的是片中的小彩蛋:奇异博士在与反派决战的途中,撞上一辆公交车,漫威的灵魂人物、“客串王”斯坦·李当时正坐在车中看书。

stan lee in dr strange

他手上拿着的书便是阿道斯·赫胥黎的《The Doors of Perception》(知觉之窗)。那是赫胥黎 1954 年写的论文,记录了赫胥黎服用麦司卡林后的体验,而这种带有致幻成分的毒品也因为该书的推荐而在 60 年代广为流行。

DoorsofPerception

在书中,赫胥黎提出了一种全新的心理学理论:该理论认为人的神经系统并不是知觉的来源,它只不过是一扇起过滤作用的门,挡住了真正庞大的知觉世界。某些致幻剂能把这扇门打开,让人们看到一个全新的更加广阔的真实世界。所以在影片最后,剧组还特意打出一行字幕:special thanks to The doors of perception by Aldous Huxley.

当然,神一样的特效背后肯定也有一家神一样的特效公司,那便是工业光魔(Industrial Light and Magic,ILM)。

这是乔治·卢卡斯 1975 年为了制作首部《星球大战》的视觉特效而成立的公司,迄今为止,工业光魔共获得 15 座奥斯卡最佳视觉效果奖,代表着当今世界电影特效最顶尖的制作水准。

ILM

2012 年,迪士尼以 40.5 亿美元收购卢卡斯影业,继漫威之后,卢卡斯旗下的工业光魔也成为迪士尼电影魔法工厂的重要一员。

但即便是片中最酷炫的空间变形,如下图反派发动法术,是带有规则的几何图形变换,具有可重复的规律可循,通过现场绿幕+后期数字合成即可完成。

tumblr_o5k1dyKWDr1rdrzuxo1_500

又如这样能看出部分材质细节的空间扭曲镜头。位于画面前景和中景位置的两三栋建筑与主角是现场实拍,而远处发生扇形倾斜的建筑,则是电脑生成的三维模型。对特效师而言,实现这种魔幻的倾斜效果(注意右上角的变形同样是带有几何图形的规律),要比模拟符合现实效果的坍塌简单得多。

distortion in dr strange

因此《奇异博士》在 ILM 强大的特效支持下,没有太多的技术创举,而是想方设法地让魔法效果看起来更真实,更像人们嗑药后产生的幻觉快感。它画面特效的狂炸酷炫更多是来自于主创们的独特构思与想象力。

本片导演斯科特·德瑞克森此前是以拍摄恐怖、惊悚题材而著称,如《驱魔》、《险恶》,他本身是奇异博士的忠实粉丝,电影中主角喜欢的那些 70 年代音乐都是由导演亲自挑选。

Marvel's DOCTOR STRANGE Director Scott Derrickson on set. Photo Credit: Jay Maidment ©2016 Marvel. All Rights Reserved.

尽管《奇异博士》没有直接的恐怖元素,但导演表示,他有把拍恐怖片时的想象力灌注这部电影里面。他还大胆借鉴了一些经典作品的场景,并将特效镜头的运用与调度发挥至极致。

例如《盗梦空间》为了展现主角所处梦境的光怪陆离,出现整个城市被翻折过来的一幕。

inception-o

而到了《奇异博士》这里,一重折叠不够过瘾,干脆来个三重四重甚至 N 重的折叠吧。

new-york-city-doctor-strange

奇异博士在异次元中穿梭的这段应该是向库布里克的《2001太空漫游》致敬。

doctor-strange-inside

不妨对比一下原版穿越星门的镜头,感受一下,这可是 1968 年拍摄的镜头,当时还没有 CG 一说。由道格拉斯·川堡采用纯机械+光学原理的“缝隙扫描成像”拍摄而成。

2001 space odyssey 2

但不知为何,在戏院看到这一幕时,我联想到的是这个(大雾)。

Ultraman Nexus Rise

饰演古一大师的蒂尔达·斯文顿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其实整部电影的特效画面都很难以呈现。因为某种程度来讲,那些都是“信仰之跃”。

所谓“信仰之跃”,是指在游戏《刺客信条》角色从高处俯身跳下、中途前翻 270°、背朝下落入草垛中的动作。这隐喻人们必须放空一切、坚定信念才可能出现奇迹。

Leap of Faith

主创们必须相信这个宇宙的一切惊奇都能转化为电影画面,所有特效场面都必须依靠想像力。“所以我们必须相信那些场面会符合我们脑袋中的想像,我们扮演的角色将对这些场面作出反应。”

最后成片的效果令所有人都大为惊叹,豆瓣与 IMDB 的评分均为 8 分,除去稍显俗套、拖后腿的剧情,这几乎满分了。上映不满一周,内地票房突破 4 亿元,北美首周末票房达 8500 万美元,《奇异博士》收获票房口碑的双丰收,漫威&迪士尼大法再一次证明其威力。

Doctor-Strange-cape

当人们面对科学无法解释的那些现象时,有时就必须寄托于秘术、超自然的概念,而奇异博士斯蒂芬·斯特兰奇就知这种概念的化身。他是神经外科医生,却失去他在物质世界的一切,灵巧、技术高超并且为他带无尽功与名的双手,后来他发现在神秘的领域拥有更多的力量 ,也相应承担起更多的责任,于是漫威最强大的至尊法师就此诞生。

作为漫威宇宙的重要组成部分,奇异博士在影片末尾利用阿戈摩托之眼发动时间回流法术(昂,这不算剧透,漫威的剧情没有什么好剧透的),同时还暗含了阿戈摩托之眼就是其中一颗无限宝石(时间宝石)的设定。这是引发漫威下一个阶段电影宇宙的重要道具。

Doctor-Strange-Avengers-Infinity-War-Civil-War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