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名近30年之后,“大仙儿”窦唯出了首张数字音乐专辑

在成名近30年之后的“窦仙儿”,竟也赶了一次潮流,与“译乐队”共同推出了第一张数字音乐专辑。

 从羽泉的U盘,到窦唯的数字专辑

本月19日,窦唯一口气推出了包含3CD的双专辑《间听监》和《时音鉴》,均由窦唯工作室出品,前者来自窦唯+“译乐队”,后者来自窦唯+“不一样乐队”。

在发行方式上,窦唯也在做出一些改变。2013年,羽泉将他们的U盘新专辑送给了李宇春,2016年,李宇春和周杰伦已开风气之先,令数字音乐专辑已成为中国音乐人发新专辑的主要形式。如今,一向低调的窦唯也加入到这一潮流中来。

23日,也就是在《间听监》和《时音鉴》正式开卖后4天,窦唯+译乐队的专辑《间听监》终于在百度音乐人和百度音乐同时上线,尽管另一张专辑《时音鉴》并未有此待遇,但对伴随了70后、80后乃至90后一代成长的音乐人来说,这算是一次不错的尝试。

从黑豹主唱到“窦仙儿”

窦唯是中国摇滚乐史的见证者之一。

1988年,窦唯加入黑豹乐队成为主唱,同时成为这个乐队几乎全部作品的主创,但他忽然在1991年离开并成立了一个“做梦乐队”,但很快离开,并于1993年签约魔岩唱片。

魔岩三杰。左起:张楚,何勇,窦唯。

1994年春,“中国火音乐制作”推出了包含窦唯《黑梦》、何勇《垃圾场》和张楚《孤独的人是可耻》的套装专辑,三人时称“魔岩三杰”,但窦唯始终对魔岩唱片有成见,认为这家台湾地区的唱片公司来大陆就是一场阴谋。他也因此被不少乐评人指为“怀疑论者”。

虽然后来“魔岩三杰”时有露面,但早已不复当年之勇——何勇饱受精神疾病困扰,一度因纵火而被拘,张楚演出状态很差,一度隐匿,只有离舞台和大众媒体越来越远的窦唯,虽然越来越不爱说话,却没有停止创作和演绎。

窦唯还会画画,而且画风清奇。

窦唯还会画画,而且画风清奇。

1998年,以汪峰为核心的“鲍家街43号”乐队解散,在此前后,鼓手单小帆和来自“面孔”乐队的吉他手邓讴歌组建了“译乐队”,并于次年开始与窦唯开始合作推出专辑《幻听》,双方的合作也经历了分分合合。窦唯在2000年之后的作品中逐渐弱化人声,而译乐队在2002年暂时与窦唯结束合作之后,也确立了电子乐的风格。

2015年,何勇在接受《新京报》采访时感慨道:

“张楚死了,我疯了,窦唯成仙了。”

窦仙儿新专辑能在互联网找到多少知音?

由于此次实体唱片刚开始销售,销量不多,不少乐评只好回顾历史,评论专辑反而有些雾里看花之感。《间听监》以数字化形式上线可以弥补一些遗憾,PingWest品玩也在第一时间进行了试听。

老男人的音乐,总令人回味悠长又感慨莫名,李宗盛、谭咏麟、张学友,莫不如是。但窦唯不然——观者热衷于咀嚼他那被媒体追逐的日常生活,间或回味他那句“清浊自甚,神灵明鉴”的自我剖白,至于他那些令人叫绝的音乐作品,反而不甚在意。

这也不怪大众虚无和肤浅——1988年以来,窦唯几乎每年都有新专辑发布,但从2000年开始,他的作品就以实验性纯音乐为主,人声已成陪衬。在各大互联网音乐平台,窦唯那些人气最高的作品,绝大多数都是以人声为主的老歌。在这个用歌词感动人的时代,窦唯将熟悉元素陌生化的创作意识,时时渗着实验和先锋意识的新作,和只希望“被理解”而非“被推销”的心态,令他显得冷感十足。

这种冷感在他的新专辑发布过程中得以延续。

窦唯与译乐队曾有数次合作,但双方分手之后,各自风格不断变化,因而新专辑《间听监》也杂糅了双方的特色,故人重逢,花样翻新。它以革命谍战老片的配音为背景音,主角则是吉他、鼓点的混音。对白脚本既有完整的逻辑,也不乏戏剧化冲突,虽然完全与电子乐节奏无关,但又能与之很好地配合,像推进一部电视剧的情节。七首颇具戏剧化的冷感音乐,每一段都堪称优秀完整的现代谍战片配乐。

你很难说清到底是对白服务音乐,还是音乐服从对白,或者说,两种元素已“物我难分”。


但到PingWest品玩试听为止,在“百度音乐人”网站上,全辑播放量最高的曲子是2000多次的《用间》,最好听的那首《太平间》,播放量最少。至于他公布的实体唱片官方店中,两套唱片销量均不到200张——对音乐圈人士来说,即便新作获评甚高,这个销量也不意外。因为窦唯在新专辑的售卖链接前,只挂上了不起眼的四个字:“广而告之”,此外 再无任何营销,据说出于尊敬他本人意愿,连合作方太合音乐官方都没有任何通稿。他仍在身体力行欣赏自己音乐的正确方式:“希望听歌的人自己理解,而非主观引导。”

高冷的窦仙儿,能用数字专辑找到更多知音吗?

更多有趣好玩的内容 尽在品玩微信公众号
brand

PingWest品玩移动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