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大方专栏】主编死没死不知道,“小编”挺该去死一死的

 (本文是贾大方的专栏文章,每周一期,准时相见)

jiadafang

先来一个名词界定:“小编”在本文里包括现在的“主页君/妞”、“微信君”、“微博君”、“小X”、“X哥/姐/妹”等新媒体运营者的自称,且指大多数。

初到网媒工作的我,深刻体会了它与纸媒的不同:互动性强。比如,在网站发完文章立马就能看到别人评论你,傻哔。

这是我之前发的一条段子。既然能跟受众直接互动是网媒的极大优势,负责在各个平台上跟受众打交道的行当也就自然出现了,大家都张罗着让自己的账号从一个“冷冰冰的发布机器”变成一个“有血有肉有性格的人类”以便更好地实现互动。看起来,给自己起一个人类的名字似乎是一种最简单粗暴的方式

这个初衷是好的,毕竟人类好像比机器更智能一些。但虽然现在有了各种各样的小编和花样繁多(?)的自称,它们感受起来都是同一种性格:一个撒娇卖萌的淘宝客服。它们说起话来眼睛眨来眨去,动不动就害羞脸红加眼泪汪汪的表情;喜欢给互动者发飞吻,甚至叫两句“亲”;颜文字什么的也是个卖萌大招,加上几句“爱你们”、“么么哒”就算齐活了。不管性别填的是男是女,大家撒起娇来都是一个模样:不说人话。

小编们说起话来亲切吗?亲切。发来的那些表情甜吗?甜。但就是奇怪,就是不真实,就是有距离感,就是甜得让人觉得假。一个原因就是,小编它跟谁都这么说,就像戴着一个僵硬微笑的面具。

这样就算是有性格了么,我觉得也就是一个被设定了性格的稍微智能一丢丢的客服机器人而已。小编们划清了跟机器之间的界限,但小编彼此之间却没有什么差别,这种很难让人区别出来的性别跟没性别之间能有什么区别。况且,现在的语音助手们正在进行一步步的深度学习,随着人们调戏它们的热情不断高涨,说不定过几年它们就可以抢了现在这帮小编们的饭碗。

这么可爱一定是男孩子吧。

运营者为男性就直接用男性身份做客服的账号还算诚实,可怕的就是那些顶着女性身份的男性运营者们。这么说吧,我有一个偏见,就是:能萌出水儿来的,一般都不是姑娘。当我跟那些甜得发腻的运营者对话时,我的内心其实是拒绝的。不知道其他女孩子怎么想,这种撒娇卖萌政策对我这么一个女孩子来讲是不管用甚至有点反作用的。所以,这种甜腻风的追逐者和执行者们,应该是男孩子吧。

尤其是那些受众主要为男性的新媒体们,最坏了。比如某短视频社区 app,捧了些颜佳胸大的姑娘来做内容生产,目标用户是男性。它对微博运营者的形象设定就是一个经常被震惊到的天然呆平胸萌妹,但至于谁来运营的,我只能说当然不是个妹子。

在游戏里被“老婆”骗装备的宅男们,长点心吧。

最后,如果不自称“小编”,那该称自己什么呢?朋友,难道你现实生活中跟人讲话还要自称“人家”?

 

利益相关:@No-PingWest 微博运营者,一个被误称“叔”的美少女。

预先防御:这是一个个人喜好的问题,“该死”是一个价值判断,而非事实判断;不要告诉我你活得好好的或者你肯定不会死或者你存在的价值,因为这些丝毫不影响我觉得你该死。

题图来自:shutterstock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