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隆·马斯克:亿万富翁段子手,因为他从不掩饰真实的自己

这是今天的不是段子的段子,因为主角是伊隆·马斯克。Paypal、特斯拉、SpaceX,这些伟大的公司都因他而生,在如此大跨度的领域都获得成功当然需要天才的洞察力、技术、商业才能,但更重要的是有不达目的誓不罢休,以及不理会旁人目光和非议的性格。

马斯克就是这样一个人,和第一任妻子结婚8年后,两人感情出现了危机,妻子饱受巨大的心理压力之苦,所以约了心理医生,希望可以挽救他们的婚姻,但一个月后,马斯克突然发出了最后通牒“要么今天就解决婚姻问题,要么明天离婚。”

马斯克是个“混蛋”,也是个人意志的帝王,即使作为企业家,他也不吝表达自己的个人情感,所以,就产生了很多不是段子的段子:

1. 和第一任妻子离婚后,马斯克很快认识了当时22岁的英国女演员Talulah Riley,并迅速打得火热。认识第二天,经过略去八百字的情节发展后,两人在僻静处,马斯克突然说了句:“I want to show you my rocket.”

闻听此句,这位来自英国保守家庭的22岁女生Riley愣住了,面色绯红,把头埋进胸口。伊隆倒是大方地掏出手机,给她看了一段SpaceX火箭的视频。

falcon9

来自马斯克个人传记,知乎用户吴彬整理

2. 2010年,“龙”飞船第一次完成任务成功着陆后,SpaceX公司打开了其搭载的一个标写着“高度机密”的盒子,里面原来是一大块奶酪。

马斯克说,这是在向美国知名喜剧演员蒙提·派森致敬。

3. 2012年,SpaceX获得4.4亿美元用于继续研制和测试第二代载人“龙”飞船。这一次,马斯克的竞争对手只剩下大集团波音公司和内华达山脉公司。马斯克毫无疑问觉得自己胜券在握,他说:“内华达山脉只不过是一个占位符。波音?呵呵”。

4. 一次采访中,《中国企业家》杂志记者转述比亚迪总裁王传福的名言,“家庭消费一旦启动,比亚迪分分钟能造出特斯拉”,马斯克听完表现出一副疑惑的模样,“他说他分分钟可以造出特斯拉?好吧,我不认为比亚迪是我们的竞争对手。”

5. 去年9月,马斯克飞赴柏林,和当地政府洽谈未来电动出行可能的合作,并接受了《德国商报》的现场访问。

商报:苹果刚从特斯拉挖走了几枚重要的工程师,你会担心这样的新对手吗?

马斯克:重要的工程师?他们招的都是我们不要的货。我们总说苹果是“坟场”,你在特斯拉混不下去了,才会去苹果(死一死)。

商报:你怎么看苹果造车,当回事吗?

马斯克:你看了Apple Watch吗?哈哈哈……

6. 克里斯·安德森曾对马斯克进行过一次访问,谈到特斯拉在引擎、电子设备和发射操作技术上的创新,安德森奇怪,为什么马斯克不把这些创新申请专利。

马斯克:“No,我们不申请。既然我们的首要竞争对手是国家政府, 那专利的执行性就不可靠了。”

不过,对于这样一个超级自信的科技狂人,马斯克也有5件让他害怕的东西,有一些甚至让人觉得匪夷所思。

1. 人工智能

尽管非常看好无人驾驶并把它应用在了特斯拉上,马斯克对更高级的人工智能却始终非常警惕。他的理由是,“(机器)一旦进入了递归型自我提升……加上它的功能里面有反人性的元素存在,就会造成非常严重的后果。如果(功能)是消除垃圾邮件,它会发现消除垃圾邮件最好的办法是消灭人类……”

2. 失败

2013年一次峰会上,爱尔兰总理总结马斯克发射火箭四次才成功的事说,要支持年轻人追求他们的梦想,鼓励他们创业,因为硅谷精神就是不惧困难。

“我当然害怕失败啊,”马斯克立刻站出来打了总理的脸,“(第四次发射时)我太紧张了,以至于它的成功没有让我感到兴奋——只是压力没了,仅此而已。”

3. 拉里·佩奇

这位Google联合创始人,现Alphabet公司CEO其实算是马斯克的朋友,Google还曾向SpaceX投资10亿美元。不过,马斯克说起朋友也毫无保留,“我真的很担心,他可能在无意中制造出邪恶的东西。”

佩奇倒是很欣赏马斯克,他在一次TED访谈里说,“我宁愿把数十亿财产捐给伊隆·马斯克这样的资本家,也不会捐给慈善机构。”佩奇说,很多人觉得大公司是邪恶的,但正是它们在改变世界。

page

有网友很赞同佩奇的话,“我觉得佩奇说得对,给普通人一艘飞船,他肯定卖了买鱼;如果给资本家,他就会开飞船去一个满是鱼的星球。”

4. 假期

来自马斯克个人传记,源于他一段濒死的经历,2000年他从巴西和老家南非回来,感染了疟疾。“那就是我从度假中得到的教训:假期会让你死掉。”

所以,可能这是他成为工作狂的原因之一。

5. 飞行汽车

马斯克的主要担心是:飞行汽车会从……天……上……掉……下……来……砸……死……人……

不过我想如果做飞行汽车的人有马斯克1/100的执行力,这才会是一个问题。

可能只有这样天才和极端人格混合的人,才能超越时间给人类进步的限制,就在今天,SpaceX的猎鹰火箭又一次成功在海上无人船上着陆。我的同事朱旭冬说,“以后只有发射不成功才会成为新闻了。”你看,遇到马斯克这样的人,我的同事也在不经意间成了段子手。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