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gWest旧金山论坛:享受创造,不会编程也可以做出好产品

在传统观念里,硅谷“工程师至上”的文化似乎意味着每个想创业的人都要去学学写代码才有资格创业。不过时过境迁,如同整个硅谷创业中心已经从旧金山南湾圣何塞地区逐渐向北边的旧金山推移,设计师、产品运营等职位越来越紧俏,已经有不少新型开发工具是专门针对那些不会写代码的创业者。其实只要你学会使用这些工具,即便不会写代码,也一样可以做出好的产品。

PingWest前不久在旧金山举办了名为“Dev2Dev”的讨论活动,我们分别邀请了来自Webflow、Apptimize、Adstage和Ripple Labs硅谷创业公司的创始人,分享了他们对新的轻量型工具在当下为开发者服务机会的看法,以及在创业过程中的趣事。

enjoycoding

(左起:Webflow联合创始人Bryant Chou  Apptimize联合创始人Nancy Hua  Adstage联合创始人Sahil Jain  Ripple Labs联合创始人Chris Larsen)

被投资人看好

首先你可能会问,这种轻量型开发工具是否能受到投资人的青睐?也就是说,这类创业公司本身能不能活下去?这个答案不仅是肯定的,巧合的是,我们发现这几位嘉宾的投资人还多少有些重合,这些硅谷大人物的名字可能会让你相信,为没有工程师背景的创业者提供服务的开发工具如今在硅谷是多么受欢迎。

Webflow是一个让设计师不用学习排版语言也可以设计响应式网页的创业公司。除了从知名孵化器Y Combinator毕业,Webflow获得了来自Foundersclub、Khosla Ventures等知名投资机构的投资。在PingWest的活动中,Webflow的创始人之一Bryant Chou分享了他当时去见硅谷大名鼎鼎的德丰杰投资公司创始人Tim Draper时的故事,“去之前我很紧张,我知道他讲话很有震慑力。”Bryant说的没错,Tim Draper确实讲话声音洪亮。不过在Bryant故意用夸张的口气讲话时,Tim Draper始终冷静的看着他,“他好奇的问我,你干嘛要这样说话?我当时觉得尴尬极了。”不过尽管闹了笑话,Tim Draper仍然看好这个产品,成为了Webflow背后的投资人。在硅谷这个讲究人脉的地方,获得知名投资人的支持,对创业公司来说绝对是收益颇多的事情。

为移动软件做A/B测试的Apptimze也是从YC毕业的公司。创始人Nancy Hua说在Demo Day之后几乎没怎么费力气就有不少投资人联系她,在最近一次种子轮融资中,他们的投资人名单里有硅谷最有影响力的投资公司:Andreessen Horowitz和Google Ventures.

这两个公司正好也是创造了虚拟货币网络Ripple的Ripple Labs的投资人,Ripple Labs的创始人Chris Larsen算是互联网金融领域的老兵,他的资历本身会增加公司的说服力。相比之下,在2013年Launch Festival中发布产品的Adstage就更戏剧性一些,Adstage做的是一个简化的广告分析工具,让任何人都可以在Adstage平台里学习优秀的广告案例,并在LinkedIn、Facebook、Google+和Bing广告平台中发布自己的广告。除了获得500 Startups的投资,Adstage创始人 Sahil Jain说,他推崇Yammer的思路,把企业级产品做的像为普通消费者设计的那么简单,因此他一直希望能与Yammer创始人、PayPal Mafia成员之一 David Sacks交流。没想到当他在Launch Festival的台上演示产品时,坐在台下的David Sacks就已经看好了这个产品,随后更是成为了Adstage的投资人。

抓住那些机会

时机对创业公司来说至关重要。也就是我们熟悉的那句话“站在风口,猪也能飞起来。”如果把针对开发者的服务放在十几年前,恐怕我们看到的就是另一番景象了。Webflow的创建故事也是如此。Bryant告诉我们,其实另外两个创始人在十年前就有做类似的产品的想法了,只不过一直都没有实现。想象一下,十年前的设计师用什么工具在设计网页?因为基础条件不具备,创业也就无从谈起。

Apptimize被看作下一个Optimizely,更准确的说,是移动端的Optimizely. 这两个同样从YC毕业的公司一个关注网页,一个关注移动。Optimizely算是早期从YC毕业的做的较为成功的公司,而为什么在去年就出现了针对移动软件的Apptimize,我们都知道是因为移动的热潮催生了它。“最开始是我和另一个创始人Jeremy想帮我们自己的产品做A/B测试,找不到好的工具,于是我们自己来做。”Nancy Hua说。

Adstage也正好是借了Google+、Facebook、LinkedIn和Bing的平台优势。它的想法是让过去没做过在线广告的人先来输入自己的想法,然后分别学习这个几个平台的成功案例,再把它应用到自己的产品中去。现在它更进一步,还发布了自己的广告平台——它整合了发布一个在线广告过程中每个步骤会用到的工具,也就是说,过去你只是用它来针对四个平台发布在线广告,现在,就算你没有任何经验,也可以用Adstage的平台从零开始,完成制作在线广告的全部过程。

Ripple Labs也同样如此。如果没有Bitcoin,可能还没有这么多人意识到虚拟货币的影响力。Ripple作为同样接受Bitcoin作为虚拟货币的虚拟货币网络,现在也开始拓展自己的“生态系统”——过去由Ripple Labs负责运营的虚拟货币网络现在推出了开发者门户,希望为开发者提供更多的资源,同时为了吸引开发者,Ripple Labs还推出了CrossCoin加速器,还把办公室就设立在Ripple Labs位于旧金山SOMA区2街的办公室楼上,方便开发者与Ripple Labs沟通。

所以你看,虽然扎克伯格说这是个人人都要学编程的时代,但是如果你想点什么,找到好工具了,不会编程也不算什么缺陷。所以这不仅是个人人都要学编程的时代,更是鼓励每个人都动手创造的时代。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