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届年轻人真会玩:既可“丧”在家,亦可“浪”在外

本文经微信公众号: 博客天下(ID:bktx2012)授权转载

文 : 温丽虹;编辑 :卜昌炯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压力,一代人也有一代人的活法。

对于较早出生的70后、80后来说,他们二十来岁的时候,休闲娱乐可能大多给了武侠小说、迪厅、录像厅、台球室、扑克牌局、街机等。而和互联网、智能手机共同成长起来的新一代年轻人,有不同于以往的排解压力和谋杀时间的方式。

要么借助网络,成为御宅一族,在电脑上刷剧、社交、购物、玩游戏、看网文、云养宠物;要么走到线下,玩桌游、排演话剧、参加合唱团、Cosplay、占星、探险旅游等。

多元的时代给了他们多元的去处和多元的选择。其中,大部分休闲娱乐也暗合时代的逻辑。在当前由高房价、高物化的价值观、高流动性职场、高污染环境以及快节奏工作等元素构成的城市生活中,90后可能是最需要压力出口和情绪出口的一届年轻人。

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狼人杀和密室逃脱会流行,前者追求的是心理上的释放,后者侧重于身体上的释放。

以新近联合国对青年的界定(15-24岁),1993年以前出生的90后已可纳入中年人之列。这看起来是简单的年龄段划分,但换个角度,也可视为不同责任区间的认定——提前进入中年,意味着要提前承受更重的责任和负担。

不管新一届年轻人认不认同联合国的分类,他们的生存和生活压力骤生,是既定事实。

这也导致他们形成了一种独有的丧文化:缺乏目标和希望,喜欢自嘲与自黑,身上笼罩着一种颓废和绝望交织的消极气质。与之相匹配的流行语有:生无可恋、然并卵、废柴、葛优瘫、小确丧、被掏空……

“丧”在不同的人那里有不同的理解,可以是垮掉的一种,也可以是卖萌的一种。一定程度上,它参与了新一届年轻人休闲方式和娱乐心态的塑造:决绝地把工作与生活分开,上班时认真干活,休闲时彻底放松,尽情地享受葛优瘫、小确丧带来的颓废快感。

rua宠物

1

“rua”意即抚摸,最早是电竞圈的一个口头禅,后被猫奴们征用,以形容人和猫之间产生的那种让人放松、心情开朗的亲密互动。

据《2016年中国宠物行业白皮书》统计,80后和90后是宠物消费的主要群体,占比六成半。这一数字不包括那些通过观看宠物图片、视频获得养宠满足感的云养宠者。

在90后眼中,宠物的身份除了可以是儿子、女儿,还是一起成长的朋友,一个需要照顾的室友。它们见证了自己不为人知的焦虑、难过,不言一语,只静静陪伴。

猫还被这些年轻人戏谑为一种可上瘾物质,借用吸食毒品的概念,凭空臆造出一种活动“吸猫”。曾有网友专门发布视频,现场演示“真正的瘾君子是如何吸猫的”,让不少不明就里的网友信以为真。

桌游

2

在国内,很长一段时间人们对桌游的概念停留在棋牌、麻将这些传统项目上。其实,这是一种狭义的理解。

桌游又称不插电游戏,起源于德国中产阶层,内容涉及战争、贸易、文化、艺术、城市建设、历史等,大多使用纸质道具和精美的模型辅助。

它曾因网游的兴起而出现衰退迹象,近年又借助网络重焕青春。时下流行的桌游有三国杀、狼人杀等,可以线上玩,也可以线下玩;可以在私下的聚会里玩,也可以在专门的桌游吧玩。

除了释放压力,桌游还兼具社交功能。甚至有人专门制作了以狼人杀为主题的网络真人秀节目,比如2016年下半年由马东和侯佩岑主持的网综《饭局的诱惑》。

探店

3

这是一个新名词,最近开始在小红书、大众点评等消费评价社区里出现,意为到某家餐厅吃饭,带着测评的目的。原本这是美食编辑的工作,现在成了年轻人的休闲活动项目之一。

成为优质小众餐厅首批挖掘者,看着自己喜欢的餐厅慢慢声名鹊起,就算只做5分钟的时尚消费意见领袖,对他们来说,也是值得津津乐道的人生成就。

现在,探店活动的目的地不拘泥于餐厅,测评各类实体店铺都能类归其中。

健身

4

现在的年轻人无论胖瘦,都可能是健身爱好者,他们的诉求除了减肥,还有塑形——希望练出马甲线、人鱼线等身体线条。

超级猩猩、小熊快跑、Keep、咕咚等健身类线上服务项目的诞生,为他们的健身场所、方式以及相关知识的获取等,提供了更多的可能性。

相较于上一代人,90后更乐意为健身买单,不管在家还是在专业健身场所。有不少人还会为自己聘请私人教练,并视情况更换。2016年一份针对中国健身行业的调查统计显示,每个去健身房的90后,平均半年内更换过3个健身教练。

手游

5

随着智能手机和移动互联网的发展,手游早已越过了俄罗斯方块和贪吃蛇时代,取而代之的是画面精致、趣味十足、种类繁多、完全可以和PC端游戏媲美的高阶游戏。

特别是由iPhone开创的触屏操作模式,不仅革新了用户控制手机的体验,也使手游摆脱了物理键盘的局限,玩起来更加得心应手。于是,办公室、地铁、餐厅、路上……无处不见“低头族”。

传统的PC游戏时代,玩家多为男性,手游则吸引了越来越多的女性用户。当前正热门的《阴阳师》,据说女性玩家的比例已超过男性玩家。

一些热词和流行语,最早也诞生于游戏群体,比如“皮皮虾,我们走”、“假猪套”等。《阴阳师》的玩家如今又贡献了个新词——欧气,替代了原来的“锦鲤”,成为“运气”的别称。

看网综、网剧、网大

6

相对于电影、电视等传统娱乐形态,网综、网剧、网大(网络大电影)是近几年才兴起的事物,也是新一届年轻人独有的休闲方式。

2016年被认为是网络综艺爆发的一年,据媒体数据,各网络平台自制综艺前20名的总播放量接近150亿次。

娱乐节目大规模从电视转向网络的同时,越来越多电视主持人也开始试水网综。何炅、撒贝宁加盟的《明星大侦探》,马东、蔡康永等开创的《奇葩说》,张绍刚参与的《吐槽大会》……这些都是2016年以来收获了高人气的网络节目。

网剧、网大最近几年也迎来井喷式的发展,虽然精品不多,但量大啊,想利用这个消磨时间,哪怕挨个快进也不愁没有新片源。

看网络直播

7

网络直播有别于电视直播,内容更丰富,形式更灵活,是移动互联网时代的产物。谁都可以做主播,在摄像头下进食、打游戏、喊麦、讲段子、购物等都是常见项目。

在某些人看来,没有什么是不可以直播的——曾有两名男子直播将共享单车扔进河里,结果可想而知,他们被抓了。

而不管什么直播,似乎都有人看,哪怕视频里的人正在睡觉。他们通过点赞、送礼物、打赏等,养活了一个庞大的产业。

人们普遍把2016年称为“中国网络直播元年”。这一年,各种网络直播平台和APP如雨后春笋般冒出,陪伴大量年轻人度过了他们的休闲时光。一些高人气主播也借势成为网红,从逼仄的直播间走向开阔的名利场。

参加艺术社团

8

对这一代年轻人来说,艺术梦想可以是本职之外的事业或业余的休闲,不一定非得熬到退休才能投身其中。

中国很多城市都有自发组建的业余话剧班、表演班、合唱团,参与者大部分是二三十岁的白领,利用下班或周末时间进行排练、演出。

2016年因《张士超你把我家钥匙放哪里了》《春节自救指南》等歌曲而走红的上海彩虹合唱团,其成员基本都是另有专职工作的年轻人,有人甚至住在外地,每周赶到上海参加排练。

9

很抱歉,根据相关法律法规,本站暂时关闭评论,欢迎移步至品玩App发表您的评论
更多有趣好玩的内容 尽在品玩微信公众号
brand

PingWest品玩移动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