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赌局:买菜、伪装、报警和跑路

每一场对杀的比赛背后,都生衍出一连串的骗局。“赌博”与“游戏”,本就是同一词根。

(采写 吴绛枫  编辑 卧虫)

今年四月,一次性输了四万后,秦乾坤在戒赌吧发帖求助,“因为博彩,我欠下了偿还不起的债务,该怎么办?”。他21岁,在一所重点大学读大三,每个月五千生活费,至少拿出一半赌博。

秦乾坤自称赌狗,痴迷电竞,相比打游戏,他更喜欢赌游戏,DotA 2和CS: GO的比赛都可以下注一搏。这类博彩通常被柔化以“电竞菠菜”、“电竞竞猜”之名。玩“菠菜”四年,他在MAX+、VPGAME、大力,这三家中国境内提供电竞博彩服务的平台上,拥有六个账户,下注超过5000局,亏损七万多。

2015年年中,秦乾坤被债务折磨得最凶。那时,他的表姐和女友都加持着债主身份的光环——欠表姐三千,女友一万,还向十几个朋友林林总总借了一万四。

为了不让别人知道自己在赌博,他习惯了撒谎:表姐问他借那么多钱干嘛,他谎称想买一个iPad;他跟女友说好哥们着急用钱;跟好哥们说和女友出去旅游开销大。他知道表姐起了疑心,其他人不清楚。

电竞竞猜并不直接交易金钱,赌注是DotA 2和CS: GO里的装备与饰品——这也成为了玩家拒绝承认其博彩性质的“理论基础”。

这些装备和饰品都有相对稳定的市价,根据功能、属性、等级,尤其是发售量的差异,价格从几毛钱至上千块不等,通过专门的装备交易网站,这些物件可以在玩家之间自由买卖。比如DotA2里,十几块的小件很平常,贵重的如一柄破碎大剑,可能价值2500元。这些被竞猜玩家称作是“菜”。

一场竞猜,玩家赢了可以把“菜”卖掉套现,输光了想再玩就得用钱“收菜”。

esportsgambling1

(得益于游戏节奏和普及率,DotA 2与CS: GO是世界范围内电竞博彩的主要项目)

秦乾坤的蚂蚁花呗有9500元信用额度。现金不够时,他就用花呗在淘宝上找贩售装备的商家“买菜”下注。额度透支了,他会找到还有“菜”的朋友,请人代下。不写收据,不付利息,全凭一句“等我有钱了再还你”,作为信誉担保。

而信誉,可能是赌徒之间最不值钱的东西。秦乾坤身边有一群“赌狗朋友”,输到瘫痪时,彼此借钱,相互欺骗,心照不宣。

以母亲生病为由,一位自称建筑设计师的“玩伴”借走秦乾坤四千块钱,然后拉黑了秦的QQ和微信,更换了手机号码,辞掉工作,后来消失在人海了。他俩此前只是一起玩DotA游戏的队友,在同一个游戏交流群里聊得还算投机,互加好友,认识一年多,未曾谋面。

秦乾坤记得,消失之前的设计师素来为人低调,只有偶尔赢钱的时候,会膨胀得像个受惊的河豚,和其他赌徒一样,口无遮拦地在群里吹牛,声称自己摸到了稳赚不赔的门路,以后就靠这个赚钱,要走向人生巅峰了。

“你知道他找你要钱是去赌,你也知道他可能会跑路,但你还是会借给他。”秦乾坤说,赌徒之间或许有种同病相怜的“义气”。

输了近两万的一个赌友,四处找人借钱无果,秦乾坤给了他八百。这赌友正上高二,拿到钱后,立刻跑去下注高赔率的比赛。走运的是,他连赢了好几把,赚回血本后还了秦乾坤一千八。

秦乾坤用“黑暗”、“糜烂”形容电竞竞猜圈。在主动行骗与被人欺骗数次后,他说自己现在很难去相信一个人。但提起这件事,他又觉得玩电竞菠菜的赌徒没那么无情,“人家翻盘了,还是记得你的好。”

梭哈

最初,秦乾坤把电竞竞猜当作消遣,只下十几块钱一局的小注和自己喜欢的战队。

高三寒假,他在家里看游戏主播解说DotA2的比赛。主播一边分析局势,一边怂恿观众点击页面上的推广链接。链接指向一个“竞猜”网站,秦乾坤点开后,第一次知道了电竞博彩。

注册竞猜账户,关联游戏账号,根据主播给出的建议,从DotA2里挑出一堆自己不常用的饰品,加起来不过八十多块。用这堆东西,秦乾坤投下人生的第一注,赢了二十多块钱。

网站上二十四小时都有“菠菜”比赛在进行着。无论知名的、不知名的队伍,只要是进行中的比赛,都能开盘口,猜测哪支队伍先杀死第一个对手、哪支队伍先干掉十个对手、谁最终获得胜利……仅一场DotA2的对战就有至少三类竞猜方式。

下过注后,秦乾坤经常熬夜看比赛。赛事中的每一枪、每一个大招、每杀死一个对手都让他感到惊心动魄。他觉得这比自己打比赛刺激多了。

刚玩“菠菜”,他运气特别好,用价值三百块的“菠菜”本金一点点玩赔率低的比赛,半个月下来,竟滚雪球似的赢了五千多。

本钱多了,秦乾坤开始尝试下几百元、上千块的大注,还会压一些冷门的实力未知的战队。这时需要分析各支队伍的强弱,他有很多不懂的,就在网上结识懂行的赌友。

esportsgambling6

(可在账户间交易的游戏装备和饰品,即为“菜”——电竞博彩的筹码)

四年来,秦乾坤常用的QQ号加了四十多个主题是“电竞竞猜”的QQ群。QQ群多半由游戏主播、经验老道的菠菜玩家、以及竞猜平台官方的运营人员创建。为避免腾讯封杀,群名一般叫做“花卉园艺交流”、“读书交流”、“为中国电竞喝彩”之类。

群里24小时都有活跃的玩家发言,赢了吹牛、输了骂人、更多时候是闲扯或聊比赛。玩家加入QQ群的目的明确——找到同好,获得有效的竞猜建议、买卖菠菜。

他在其中一个群里结识了带自己入门的师傅。

秦乾坤的师傅一边自己玩着四、五千一局的竞猜,一边劝告秦不要“梭哈”。梭哈是搏命下大注的意思,多数情况发生在玩家自认为不可能会输的比赛,以及输到只剩一点点家底的时候。

今年四月输掉那四万块,就是秦乾坤梭哈一把的收获。那场DotA2比赛,一方是小组赛全胜的队伍,另一方的小组战绩则是全负,实力悬殊巨大。在一家竞猜平台上,有超过两千人参与了这次比赛的博彩项目,总投注额近600万,强队的支持率是63%。

秦乾坤赌上了全部家当,压强队稳赢,结果弱队爆冷。胜负揭晓后,同秦乾坤一般输到家底全无的人比比皆是。秦所在的各类竞猜群更是一片哀嚎。

角色扮演

除了玩家,竞猜群里还有另外三类角色存在:推单师、商人、职业骗子——就像是那些左右游戏剧情的重要NPC,与这三类人打交道的方式,决定着每一个玩家的最终命运。

“推单师”多半也身兼群主或管理员,看准一系列比赛后,会写出下注建议发布在群内。

“商人”做的是饰品和装备买卖。大户玩家和收益较多的玩家“菜”的库存富足,会找到商人出售套现,商人再以低于游戏官方的售价,贩卖给对饰品有大量需求的玩家。

“职业骗子”,则会随时以上面两类人的身份行骗。

秦乾坤遇见过十多次假扮商人的骗子。还是新人玩家时,他中招五次,交了六百多“学费”。

每个群都有几个真正的固定商人。骗子通常会将自己QQ的昵称、头像改得和这些商人如出一辙。如果你在群里喊一句“收菜”,就能引来骗子的好友申请。

私聊时,他们先和你聊竞猜套近乎,接着为了增强可信度,主动把自己的饰品库存截图发来,问你要多少。你给出一个数额,骗子便让你先交钱。着急收菜又不加留心的秦乾坤,把钱打过去后几个小时都没收到对方发来的饰品,发消息询问才发现自己早已被拉黑。

这类骗子申请了多个QQ号,一个潜伏在菠菜群里,假装成玩家,暗中观察模仿商人,等物色好对象,再用未入群的QQ号加人行骗。

“菠菜”生意链上,骗子的普遍存在催生出了一种辅助商人的角色,叫做“中间人”。中间人可以是QQ群主、群管理员、公认的高信誉度玩家。为了安全,买卖双方可以选择不直接交易,而是把钱和菜给到中间人后进行交换。

秦乾坤有次要卖“菜”。骗子一人分饰二角,先以普通玩家身份跟他说要收“菜”,接着又伪装中间人给这次交易做担保。等秦把“菜”交给假中间人后,骗子的两个号都把他拉黑了。

总而言之是骗术拙劣,却又防不胜防。奔波在“收菜”、“下注”、“卖菜”的轮回中,没人在意骗与被骗这样的鸡毛蒜皮,而“信誉”本身也就成为了可以被交易的稀罕之物。

esportsgambling3

(争分夺秒地下注,时间就是金钱,愚蠢屑小的骗局一开始也无人在意)

吴志毅是位真正的饰品商人,和秦乾坤差不多年纪。去年暑假,他向家里借了两万块本金起家,现在这桩生意每个月都能给他带来上万元收益。

起步阶段,为扩大客源,他活跃在十多个菠菜群里,结识玩家,兜售饰品,然后再将他们拉入自己创建的QQ群。

一个上千块的饰品,吴志毅也只赚十几块。他自诩的经商之道是诚信为本,薄利多销,不讨价还价。为防止被骗,他的交易原则是,必须对方先给钱或交菜,否则免谈。

那些加了好友但很久才回复的人,一般都不是诚心想交易的;一上来就要求看饰品库存截图的,也许正伪装成商人在欺骗其他玩家。吴志毅曾经看到,有骗子公然使用自己商人朋友的库存截图,在一个群里谎称有大量菠菜出售。

如果某个QQ号在网上存在被举报的记录,他会截图公示在自己的QQ群里提醒大家小心。他还制作了一个黑名单共享,里面记录有群成员向他举报,和他自己发现的骗子信息。他会把名单共享到多个竞猜群里。这也是他提高威望和信誉,招揽潜在客户的方法。

上头

凭着自己在菠菜圈的信誉度,吴志毅已经无需像初创时那样,挨个往竞猜群复制交易广告;也不用请求大户玩家,让他们把竞猜平台上的帐号昵称改成吴自己的群号,以扩大知名度。

吴的QQ群人数接近八百,这是他一年积攒的稳定客源。群成员跟吴交易“菠菜”,也主动把有此需求的朋友介绍给他。

创建菠菜交易群时,吴志毅也曾希望多交朋友。现在,他却很少通过“菠菜”玩家的好友申请。因为最难防备的,就是那些和自己成了所谓“朋友”的玩家。

和吴有过单笔近两万元的饰品交易记录、身负十几万债务、已经跑路两个月的玩家朋友,曾在凌晨七点打电话给吴志毅。

通话半小时,前二十分钟,对方一直在说自己的近况,比如身处国外度假,住在一家贵而知名的酒店等;接着话锋一转,装作不经意地提到自己看中了一场比赛,不断强调吴是好哥们,进而问吴,“可不可以帮我下注?”

吴志毅果断拒绝,“这些都是套路”。

一位认识近两个月,期间交易四五次,每次买入千元饰品的客户,几乎天天找吴聊天。客户本身也是一个两千多人竞猜群的管理员。这让吴志毅对他放下了戒备。最后一笔大额交易,对方让吴先交出饰品,吴同意了。对方没付钱,跑了。

“不要和赌徒成为朋友”,吴志毅常常提醒自己,尤其是那类会“上头”的。

在DotA游戏里,“上头”是指玩家在战斗中击杀了一定数量的敌人后,已经不能继续作战,原本可以全身而退,却一时冲动,失去理智地强行杀敌,结果被敌人杀死。

esportsgambling7

(和传统竞技类博彩一些样,每一局比赛都有多样的玩法)

李子涛是吴志毅的大客户,也是容易“上头”的那类人。他的博彩之路从赌球开始。第一次下注是去年夏天的欧洲杯半决赛。他和朋友去酒吧看球。酒吧里,有人开了小型盘口猜输赢,看球的食客花钱买啤酒当赌注。

朋友说:“你看球不买点球,跟咸鱼有什么区别”。

李子涛玩了几把,“觉得好没劲啊。”

“想玩大的,网上有直接用现金的那种,你要试试?”

“真金白银的赌博,我可不敢”。李子涛是八零后,生意人,自觉性格刚猛,好胜心强,“输烦了,我可能会卖房、卖地,把所有家当都丢进去。我拒绝。”

朋友知道他玩DotA,又说,“有些网站可以用游戏里的装备下注”。他之所以接受,原本想着“这东西你有钱也不一定能玩”,“输光了,得把钱换成菜,有一个缓冲和冷静的过程。”

大概是高估了那个“缓冲和冷静的过程”,只玩了两周,李子涛下注的起步价就抬升到400块。又过了两周,这个数字变成1000。没有经验,李子涛原有的装备很快就输光了。输光了,他也不怎么心疼,“因为没有输掉直观的钱。”

去年夏天,李子涛的孩子刚出生。他在月子中心照顾妻儿,心里还惦记着“菠菜”。开车去超市买日用品的路上,他会趁等红绿灯的间隙,打开博彩软件下上一局。

“理性”

有个黄花梨手串,李子涛一直带着,是用来转运的。

为了换风水,他在一家竞猜平台注册了两个号,一个接连失利时,他就使用另一个。他甚至认为账号昵称取得越丧越好。因为叫“赌神”,他会疯狂地输钱,改成“翻车大师”之类的就会开始赢。

竞猜平台里有一周玩家排名,赢钱的叫富贵榜,输钱的是天台榜。有一个月,李子涛在三天内输掉了二十万。他两个号同时出现在天台榜上,一个高居榜首,输十五万;另一个排行第七,输四万多。

近期CS: GO有国际性大赛,他在公司加班到深夜时也会下注。他的桌子上有两台电脑,一台打开办公软件看资料,一台放着实时的赛事转播。连押四个晚上,他赢了五万多,重回富贵榜第一。

李子涛一年的竞猜流水高达千万,收益十多万。他自称是“十赌九输”里,赢钱的那个“一”。

入门阶段,他也上过当,赌友欠下李子涛一万多块钱跑路后,李甚至雇佣私家侦探找人,无果。尽管借钱时,他留了心眼,向对方要了身份证信息和家庭住址。

最让李子涛恼火的,是加入了一个骗子推单师的QQ群,群里推销会员制度——每周缴纳200元会费,加入另一个VIP群,获得10场比赛的下注建议。他买了两周,原本以为能稳赢,结果第一周10场比赛只中了一场。

“就我自己随便蒙,也不止赢这么点吧”。

esportsgambling2

(是怡情还是伤身?恐怕也无关大小,而在于一种普遍性的“游戏能力”)

这位骗子推单师推的是反单。反单是骗子故意给出错误的下注建议,让群内玩家都把钱投在可能会输的队伍上。这样提高了比赛中另一支队伍的赔率。骗子站在玩家的对立面,下注这支高赔率的队伍,获得更多收益。

李子涛现在也是一名推单师,有自己的推单群。

实际上,他有个团队,运营着四个QQ群。一群和三群都是普通的菠菜玩家群,供人闲聊;二群是推单群,处于禁言状态,只有群管理可以发布比赛的下注建议;四群是电竞游戏群,与菠菜无关。每个QQ群两千人,进群需要收费。

团队根据竞猜项目,分为DotA2、CS:GO、体育三个部门。每个部门有六个推单师。他们都是经验老道的玩家,入选需要通过考核。方式是竞猜20局比赛,压中12场即可。

18位推单师有个QQ小群,被戏称做“办公室”。他们将给出的下注建议叫“作业”,传到二群是“发作业给学生抄”。

作业24小时都能发布,没有数量限制。每场比赛,推单师经过简单讨论,统一意见后才能发布。李子涛规定,推单师推荐的比赛,自己必须跟注,并截图发布在推单群内,以防止反单出现。他对外宣传的原则,就是坚决不推反单。

目前,群里推单师均是无偿服务,算做志愿者。但在李看来,成为这一角色是对玩家竞猜能力的肯定,是种荣誉。大户玩家在推单师的建议下赢得比赛后,也会分给他们一些“菜”作为奖励。

在这个圈子,做买卖和行骗类似,第一步都是建立信任关系。去年年底,李子涛招募了一支技术团队,开始研发自己的竞猜平台。产品形态与国内主流的MAX+、VPGAME、大力类似。他运营推单群的最终目的,是取得玩家的信任,在自己的平台推出时,将这群玩家转化成用户。

一年时间,李子涛从菠菜玩家,变成电竞博彩的创业者。他说自己的商业理想是“引导玩家们科学合理地玩竞猜”。

可谁都明白,一旦上头,所有理性都会抛在脑后。

爱过

外号叫查尔斯的玩家,曾是李子涛与吴志毅共同的朋友。

吴志毅曾在凌晨一点收到查尔斯的QQ消息。查尔斯说,自己正在澳门赌博,欠下了还不起的高利贷,被债主困在一家酒店里,希望吴能帮忙报警。吴看到后,立马回复,“我想想办法。”

他先是拨了澳门的报警电话,是查尔斯告诉他的,可是内地号码打不通;接着,又下载注册了网络电话继续打,还是不行;吴志毅又打110,回复称澳门的事情管不了;发QQ告知查尔斯报警的情况,再没收到回复。

一周过去,吴志毅听朋友说,查尔斯的父母去到澳门帮他把钱还了。有人说数额只有七八十万,也有人说超过一千万。当时查尔斯给好几个菠菜圈的朋友发了消息,只有吴答应了帮他。

就在去澳门前两天,查尔斯把之前拖欠吴志毅的一万多元还上了。那时,他们认识一年,查尔斯27岁,是个富二代,玩电竞博彩已经输了四十多万。

吴志毅记得,刚入圈时查尔斯很单纯,在同一个主播群里,就被伪装成商人的骗子连续骗了三次。他玩竞猜很少赢,常年盘踞在天台榜上。仅有的胜利,让吴志毅印象深刻。那次,查尔斯用一千元赢了差不多价值十万的“菜”。他卖给吴一半,剩下的想拿去继续赢,结果输光了。

查尔斯和李子涛有共同的VIP群。这是一家竞猜平台创建的,只有不到五十人,都是大户玩家。从澳门回来后,查尔斯继续着电竞博彩,他找到李子涛借钱。李说没钱,游戏里还有价值三千块钱的“菜”,分了他一半。

几天后,看到VIP群里群情激奋的讨论,李子涛才相信,查尔斯这次真的跑路了。

查尔斯给其中一个群友写了长篇幅的消息,信中他说,“我不想再骗人了,骗人的滋味太难受了……我现在想重新找回生活,钱我不会不还,我慢慢赚”。

这时大家发现,原来整个群的人,从大户玩家到竞猜平台的工作人员,都是查尔斯的债主。查尔斯骗了所有人。说完这件故事,李子涛一句“卧槽,这样的人也能行骗,我都被骗懵了”,脱口而出。

这之后,再有电竞博彩的“赌友”找他借钱、借“菜”,他只有一句话:

“不帮,不借,爱过。”

(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很抱歉,根据相关法律法规,本站暂时关闭评论,欢迎移步至品玩App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