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印象笔记新CEO:我们的状态非常良好,表现无懈可击

自从今年 7 月底更换了 CEO 以来,印象笔记(Evernote)一直不声不响,即便是在 9、10 月中美媒体与科技界评论者将其描述为第一只走入迷途的“独角兽”时,也全然没有回应。

这些媒体报道和评论文章,在某种程度上让 Evernote 的用户也感觉到莫名其妙。一位来自创意行业的用户在接受 PingWest品玩匿名采访时称,并不觉得 Evernote 存在什么所谓的问题,在这些报道出炉之前,自己刚刚从免费用户升级成了 98 元人民币一年的标准用户。

Evernote 极少让它的用户失望。它的功能一直单纯而且稳定,从基于云端的笔记本软件出发,这个产品现在已经横跨 PC、Mac、Web 以及 iOS、Android 等移动端,帮助用户记录下以文本、图像、声音、文档等任何形式存在的信息(information),和其他用户之间分享这些信息,并为付费用户提供随写随“搜”的高级功能,从而帮助用户随时记住、提取和分享这些信息——事实上,印象笔记 Logo 中的那只象,就是记忆力的象征。

evernote-logo-new

今年 7 月之前,PingWest品玩曾与即将卸任的的菲尔·列宾(Phil Libin)进行采访。距离再上一次 2014 年 10 月我们见到他时,这位身兼多职的硅谷连续创业者已经瘦了 50 磅的体重。

“Phil 更热衷于打造伟大的产品,将公司的人员、市场和业务运营规模化并非他的激情所在,他对于这一点开诚布公,”在 7 月 Phil 的访谈一周之后就接替他 CEO 工作的聂坤瑞(Chris O’Neill)对 PingWest品玩记者说道,“这些正好是我的强项。”

oneill-libin

左:Chris O’Neill;右:Phil Libin / Courtesy Evernote

Chris 的工作能力与经验,和 Phil 当时告诉我们对于新 CEO 人选的要求吻合度很高。 他曾在 Google 工作长达十年时间,度过了 Google 从较早到全盛的时光,负责过 Google 的5个和销售、运营和团队管理有关的重要位置,并最终加入了现在已经拆分成为 Alphabet 子公司的 Google x 尖端科研实验室担任要职。尽管搜索他的名字会发现结果大多与 Google Glass 相关,但 Chris 实际上更希望用商业管理方面的能力与经验说话。他对记者表示,自己对打造世界级(world class)的团队充满了激情,时刻准备着将优秀的品牌代入到下一个全新的阶段。

的确,在创立 7 年,产品形态与核心用户群体已经比较稳定之后,Evernote 也该进入下一个阶段了——不然团队和投资人没急之前,恐怕媒体和评论家们先要急死了。

当然,在开动全力让 Evernote 起飞之前,继任者需要向外界证明自己接下的盘是一块好盘。此前在接受采访时 Phil 曾经表达过希望 Evernote 成为一家百年公司的想法,在这个漫长而又伟大的过程中,取得让投资人满意的成绩并最终上市,是没有可能逃过的考验。

他非常明确地向 PingWest品玩指出,在所有管理层关注的评价标准上,以及无论在中国大陆还是全球来看,“Evernote 的用户增长与商业增长表现都无懈可击(in perfect shape)。”

具体来说,自从根据市场变化新增设及调整了几档付费订阅服务的价格之后,Evernote 付费订阅用户的数量较去年已经翻了四倍之多。在谷懿(Amy Gu)的带领下,印象笔记在中国的用户与市场培育也成效卓越,进入中国后第一年用户量就已突破 400 万;到今年 8 月,Evernote 在中国的用户量已经突破了 1500 万,达到了全球用户量的十分之一水平。Chris 还对记者透露,今年第三季度中国大陆的新增付费用户数较去年同期有了近 40% 的提升——就一款来自美国的产品在用户付费观念并不普遍的中国大陆市场来说,这个成绩怎么都不算差。

“人们(媒体)怎样写,不是我们能控制的事情,我也不会为那些(有关于独角兽)的说法担心。精力放在我们能控制的事情上,打造最好的产品并交付给我们的用户,让他们工作所需的工具变得更好(suck less),帮助他们取得成功——这才是我们最在意的。”Chris 如此解释。

身为一名熟悉市场运营与商务销售的职业经理人,Chris 能够控制的东西正是 Evernote 现阶段和下一阶段规模化发展所需的东西。他对 PingWest品玩表示,自己努力的一个方向是保持并增强现有用户的粘性,通过付费订阅服务带来营收;另一个方向则是继续扩大用户群,在工作用户之外争取到更“休闲”(casual)的用户。显然,这是一种混合型的互联网服务商业模式,在任何一个方向上做出的努力,都有可能导致另一个方向上的进展受阻。

然而 Chris 并不会因此感到头疼。他发现对于使用印象笔记的用户来说,严格的工作效率与休闲的生活效率之间的边界并非隔绝彼此,而是更像半透( semipermeable)膜一样:一个典型的 Evernote 用户不会在起床之后对自己说“好的我要进入工作状态了”,然后开始使用软件。Evernote 并非仅为工作设计,它最大的功能在于提供一个创建、编辑、提取,并在毫秒间搜索信息的界面,从而帮助用户记住这些信息——无论它们来自工作或日常生活。“Evernote 的核心就在于此,用户使用它的方式,能够让我们将这个混合的商业模式运作地很好。”

除了重塑印象笔记的核心之外,重塑核心团队也是 Chris 上任之后一项重要的工作。三个半月期间,他招募了新的全球市场负责人和产品设计的核心负责人。 他还透露,新的 China General Manager 将在下周上任,此时距离谷懿去职已经过去了两个月多。“按照收入,中国大陆是 Evernote 美国本土之后第二大的市场。中国政府和私有资本都在很多与科技创新相关的领域加大了投资;科技教育的进步带来了新一代的脑力劳动者(knowledge workers)。我们也在本地采用符合市场的定价策略,并和大量优秀合作伙伴进行合作,使得中国成为收入增长最快的市场……总体来说情况对我们非常有利,我们期待有更多进步。”

以下是 PingWest品玩和聂坤瑞(Chris O’Neill)长约 1 小时访谈的实录。为了准确达意,方便阅读,我们对问答文字进行了精缩和小幅度调整。

 


PW:你已经上任了3个半月了,感觉怎么样?都做了哪些事情?

Chris:我感觉很棒。这是我上任之后第一次在出差考察市场,拜见合作伙伴,并和全球各地的团队见面。

过去这段时间,我花了很多时间思考并和我们的用户交流,试图理解什么才是 Evernote 的核心?为什么我们的品牌受欢迎?是什么让人们对 Evernote 产生了用户忠诚和使用它的激情?

我还在几个关键职位招到了合适的人选。我们招到了新的全球市场营销负责人,以及产品设计负责人。在中国,我们也招到了新的 China General Manager,我想 TA 很快就会跟公众见面。

我的任务,简单一句话,就是重塑(refocus)Evernote 的核心,在现有的基础上继续让团队变得更强大,让印象笔记走向未来。

 

PW:谈谈你招人的主要标准是什么?

Chris:我本人曾在 Google 工作 10 年时间,对于 Google 怎样思考全球市场、怎样打造产品,以及对于创新的追求有着深入的理解。在某种程度上,Evernote 和 Google 十分相似。不论我们现在已经招募还是未来即将招募的人,我都希望和一群拥有全球视野的“顶级人才”(world class)一同工作。无论他们过去来自什么领域,都是一样的标准。

 

PW:什么是 Evernote 的核心?你打算怎样重塑它?

Chris: Evernote 可以让用户按照自己习惯的方式来收集整理和记住信息。有些人会用标签(tag),有些人则使用不同的笔记本;当用户在 Evernote 中存储知识,还可以使用我们世界一流的搜索功能,在他们需要的时候,毫秒间即可调取这些知识。

的确在很多人看来,Evernote 就是一个云笔记应用,但其实不仅如此。帮助用户记住(capture)、创造(create)和编辑(edit)内容,无论这些内容以什么样的形式存在,并且让内容在用户使用的所有设备之间随时同步。通过这样一个产品,用户记住了这些内容中承载的知识,这才是 Evernote 的核心。

Evernote 的核心使得我们在过去获得了成功。接下来我们要做的不是打磨和修补,而是重新观察 Evernote 在过去和未来成功的基础,并围绕它进行创新。我们会思考,现在 Evernote 产品中哪些功能是好的?人们的工作流程链条中有哪些地方是断链的?我们的使命就是让人们的工作工具和工作流程不那么烂(suck less)。

 

PW:重新在 Evernote 的核心上加码,会否意味着其他支线产品的地位会降低?比如 Evernote food、Skitch 或其他硬件产品。

Chris:我明白你的意思。我们对于保持 Evernote 的核心竞争力非常关注,这意味着我们在面对一些会分散精力的东西时,要冷静分析判断,甚至最终和它们说再见。你可能可以看到,我们在 Evernote Food 上已经降低了投入。对于其他支线产品未来的状态,我在此不做保证,但可以明确的是,我们对于公司和产品的未来非常严肃。

 

PW:几个月前,很多人都说印象笔记正在面临很严重的问题,有人说印象笔记会是第一家死掉的“独角兽。为什么你接受了这份工作?你怎么看待独角兽这个词?

Chris:我对于“独角兽”这个词没有特别强烈的好或者坏的感受。

大部分人衡量(创业公司)成功与否的标准通常是估值。如果你这样认为,那么你的标准可能选错了。在大部分人的衡量标准上,我们的确是独角兽公司,无可反驳。人们(媒体)怎样写,不是我们能控制的事情,我也不会为那些(有关于独角兽)的说法担心。精力放在我们能控制的事情上,打造最好的产品并交付给我们的用户,让他们工作所需的工具变得更好(suck less),帮助他们取得成功——这才是我们最在意的。

在所有我们关注的评价标准上,Evernote 的用户增长与商业增长表现都无懈可击(in perfect shape)。我们的付费订阅用户的数量较去年已经翻了四番;今年第三季度中国大陆的新增付费用户数较去年同期有了近 40% 的提升。我们会继续加强对于实现盈利的关注。

我的一位朋友曾经说过一个笑话:祝贺别人又完成了一轮融资,就好像祝贺他背着房贷又买了一幢房一样……我觉得在硅谷,技术创新、投资这些事情都是有生命周期的,而情况是,现在的确不是一个容易获得投资的时间,特别是对于晚期(later stages)的创业公司。硅谷精神的核心从始至终都是成为与别的公司不一样的公司,你看惠普、Google、苹果、英特尔和 Facebook 都是这样。盲目关注估值不是正确的事情。

在 Google 工作的 10 年期间,我担任过 5 个不同的岗位,曾经在我的家乡加拿大负责运营,还有机会在 Google x 工作了一段时间。在一家伟大的公司工作,还能得到充满激情的忠诚用户的支持,这样的机会的确不多,Google 和 Evernote 都是这样的公司。因此,我感到很幸运能够在 Evernote 工作。

在 Google 时我们说,要么做到第一,要么做到最好。现在在 Evernote 我们也有同样的目标。

Phil 更热衷于打造伟大的产品,将公司的人员、市场和业务运营规模化并非他的激情所在。而这些正好是我的强项,我对于团队建设、市场的扩张充满激情。

 

PW:Evernote 在中国的用户增长非常棒,谈谈你们在接下来中国的打算?

Chris:按照收入,中国大陆是 Evernote 美国本土之后第二大的市场。中国政府和私有资本都在很多与科技创新相关的领域加大了投资……我们也在本地采用符合市场的定价策略,并和大量优秀合作伙伴进行合作,使得中国成为收入增长最快的市场。

中国科教的进步带来了新一代的脑力劳动者(knowledge workers)。这里每年的毕业生数量是美国的三倍,计算机和软件工程相关学生则达到美国的十倍。我们的人才和我们的用户都是希望提高工作和生活效率的脑力劳动者,总体来说情况非常有利,我们期待有更多进步。

在人力资源方面,我们招到了新的中国总经理,很快入职。我们还认识到,在中国和合作伙伴的关系,给我们的成功带来了很大帮助。当我们想要在中国继续增长时,合作伙伴尤为重要。我们招募了一个专门负责战略合作协议的总监在中国本地,TA 将向中国总经理回报。我们非常幸运能够找到这些背景优异能力卓越的人选。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