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ernote CEO:我们想要做硬件——但会另辟蹊径

Phil-Libin

Evernote的CEO Phil Libin曾说:“我们要做一家100年的公司”。现在看来,这家100年的公司所做的产品,或许不仅局限于软件。Evernote要涉足硬件的设计或研发,我并不感到意外,甚至认为这是迟早要发生的事。

本周二在东京的新经济峰会上,Phil Libin在接受IDG新闻采访时表示,Evernote即将协同合作伙伴发布同名品牌的硬件产品,并逐步实现自主研发硬件设备的目标。

“最终,在未来的几年内——三年、四年或五年——我想我们就会准备好自己做一些事情”。

我们可以猜测一下,如果Evernote做硬件,那么将会做什么样的硬件呢?手机?平板?穿戴式计算设备?如果做什么,Evernote目前已经存在于上述三个领域。首先Evernote是智能机和平板设备上最受欢迎的笔记和知识管理应用,其次在Google Glass的首批原生应用中也有Evernote的名额。

而Phil Libin表示,他们将致力于打造“新颖并且神奇的”设备,而不是进入既存的硬件市场。Evernote目前已经跟许多制造商合作,将其笔记管理和存档平台集成到了他们的硬件设备中,其中包括扫描仪、照相机甚至血压测试仪。

除了笔记管理,Evernote还推出了Evernote Food、Evernote Hello、Evernote Peek等细分功能的产品,并收购了Skitch以拓展在可视化笔记本方面的作为。此外还有Penultimate来填补手写笔记本方面的空白,与Paper一类的明星应用较量。

总之Evernote的努力都集中在一点,就是彻底“接管”人们的记录行为。无论在工作、学习还是生活中,无论是在互联网、科研、教育或是医疗领域,我们用以实现以上工作的中间工具,无非是语言和数据。而Evernote的目的,与其说是帮助人们做笔记、管理知识,倒不如说是记录一切赖以互动交流的中间工具——文字、数字,以及图像、声音。

Google Glass在西南偏南大会上展出的首批几个原生应用中,就包括Evernote。这倒也不足为奇,Google Glass是个便携设备,完全靠声音控制,非常轻便,因此适合“记录”一些东西。如果说图像和音频可以由Google Glass自身来采集,那么较为高层次的文字和数字的录入和管理就要依靠专门的App来完成。

试想一下,当我们看到一份文件,用Google Glass拍摄下来,然后借助Evernote的服务器将其分析出来,直接转换为可编辑的数字版。

Phil Libin在采访中还透露,Evernote将在5月前后引入双因素认证(TFA)安全机制。此举只要是针对上个月Evernote账户遭遇黑客袭击一案作出的反应。3月初,Evernote向近5000万用户发出重置密码通知,称其近期遭遇了黑客攻击,导致大量用户名、电子邮件地址和加密密码泄露。

值得一提的是,Phil Libin说他们并不担心来自其他竞争对手的挑战,如Google Keep、微软的OneNote等;并且在不久的将来,Evernote会针对企业用户专门推出一个综合性的付费版本——Evernote Business。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