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将离任之际,Evernote的CEO和我们聊了聊

Evernote(印象笔记)在美国太平洋时间7月20日宣布了新 CEO 人选 Chris O’Neill,他将于7月27日正式上任,现任 CEO Phil Libin 将任执行董事长。这是一个相对突然的决定,Evernote 上个月才对外宣布正在寻找新的CEO,才一个月就确定了人选。

但同时这又不是一个很突然的决定。上周PingWest品玩在 Evernote 总部采访了 Phil Libin。相比去年10月在 Evernote Conference 上见到他,Phil 瘦了很多。“50磅。”他告诉我。

在近一个小时的采访中,我们谈到了很多关于 Evernote 下任 CEO 人选的问题——当时我们并不知道 Chris 会是下任CEO,Phil 也还无法提前透露这一消息——他表示自己两年前就已经开始酝酿 Evernote 的新 CEO 计划。

在这次采访中,Phil 谈到了自己对新一任CEO的要求、自己作为CEO的体会和得失、公司的上市计划、Evernote 中国的表现,同时也谈到到了自己对竞争对手产品的看法,还有自己不当CEO之后的一些计划。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也是他对自己担任 Evernote CEO 这些年来的经验总结。

Screen Shot 2015-07-20 at 15.57.38

当被问到他希望下一任CEO人选是什么样的人的时候,他表示,最重要的是他要有管理经验并且能带领一家公司更好的规模化。

“我热爱做产品,但是对于公司管理这只是我的职责,并不是我的激情所在。我希望找到有管理经验、能帮助公司扩大规模的人来担任 CEO。当我们还是小公司的时候很难吸引到世界级的CEO,现在我们可以了。” Phil 告诉PingWest品玩。

Chris 有近10年在 Google 的高级管理经验,在加入 Evernote 之前负责 Google [x] 全球业务运营。按照 Phil 的描述,Chris 的确是完美的人选。

下面是这次采访的实录,为了便于阅读,我们略微对文字和顺序进行的调整:

PW:您觉得什么样的CEO是一流的CEO?
Phil:我觉得这取决于公司所处的阶段。在公司刚刚起步的时候,你需要能通过“扭曲现实(bend reality)”来打造产品的人。我觉得在 Evernote 早期我是一名很好的 CEO,非常专注于产品,也能打造一个很好的团队。
但随着公司越来越大,公司面临的问题也会变得不一样。现在我们需要一个能帮助公司扩大规模的CEO,能帮我们从一个400人的公司,扩张到一个4000人的公司。
无论从公司人数还是合作伙伴数量来说,我们现在明显是在不同的阶段了。公司在不同阶段就必须要有不同的CEO。

PW:你们现在有潜在CEO人选了吗?
Phil:是的,我们已经有了很多人选,也在积极和他们沟通。当我们确定人选的时候就会对外宣布。宣布新CEO并没有完美的时间。
我们还是一家中型的公司,有特定的CEO人选类型。对我们来说,很幸运的是我们过去很成功,所以能够更多按照自己公司的需求来选择最好的CEO。

PW:你对新CEO的技能有什么要求?
Phil:我觉得最重要的是能带领一家公司更好的规模化。Evernote 是我管理过的最大的公司。实际上,在 Evernote 的所有人,最多也只有管理几百人的经验,没有管理上千人的经验。我们希望新 CEO 能够管理上千人,并且热爱这个职位。
同时,很重要的一点是他要是我很好的合作伙伴,这样我就能专注在产品和技术上。而他需要能很好的理解产品、认同公司愿景,这样他就能负责公司的日常运营等工作。

PW:您从什么时候开始考虑新CEO的事?
Phil:大概两年前,那时候我们大概150-200人。一旦公司超过200人,其实进入了另外一个阶段,也会面临新的挑战。
这个挑战,从很大程度上说和我有关:比如我最喜欢做什么、我最擅长做什么。我觉得我擅长的是做产品、用户体验设计、激励小团队。当然在其他一些事情上我做的也不错,比如做预算、管理较大的团队、设定公司人力资源规范等——但那并不是我的激情所在,而这家公司,应该有一位真正热爱做这些事情的人来做这些事。所以当公司有能力吸引到一位这样的人的时候,我就开始寻找新CEO了。
差不多一年前我和董事会提了这件事,几个月前开始认真寻找人选。
卸任CEO之后,我会担任公司的执行董事长,会更多关注产品和设计,这些我真正热爱做的事情。

PW:担任 Evernote CEO 那么多年,你学到了什么?
Phil:我学到了很多,有些做的不错,有些做的不怎么样。有一点我学到的是,当你是CEO的时候,你每件事都要做——通过做每件事,我弄清了自己最喜欢做什么、最擅长做什么。
当 Evernote 还很小的时候,我在产品方面的参与度很高,我会参与到产品设计,有时候好几天都只做一件事,非常专注。当 Evernote 越来越大之后,我就有100件事要做,我参与到公司的很多项目,但是参与度很低,可能每件事我都只能花10分钟。有的人非常喜欢做这样的公司,他们喜欢参与到尽可能多的项目,但我不是。我希望专注一件事,但钻的很深。
过去几个月,我大概50%的时候在做产品,一年前我大概只有5%的时间在做产品。我希望新CEO到任后,我可以有90%的时间在做产品。

PW:在你担任公司CEO的时间里,你有什么后悔的事情或者犯过哪些错误?
Phil:我不喜欢后悔,因为后悔也没有用。但我的确犯过很多错误,大部分的错误都是招错人或者开除员工不够快,最严重的错误大部分都是和人相关的,这对我来说也是最难做的一件事。这是一项很重要的技能,有的人就做的特别好。
另外一点是,我们直到最近,才真正弄明白什么是一个真正好的产品。我们过去会做一些产品和功能,是我们觉得有必要做的,或者是我们觉得重要的,但可能并不是我们真正喜欢的。每次我们做这样的功能,都不太成功。现在如果一个功能我们不是真的喜欢,就算这个功能很重要,我们也不会发布,直到把它做到很好。我们早期在分享和协作方面都犯了这个错误。现在我们在分享和协作方面的很多功能都做的很不错了。但我们错过了2、3年的时间。
整体上来说,从产品设计方面来说,我最后悔的事情没有更早的去做协作功能。早期 Evernote 是一个关于用户记录自己相关事情的工具,但我们应该更早的进入到记录我们的相关事情的工具。我们差不多一年前才认真开始做这件事,而实际上我们应该3年前就开始做了。

PW:那您怎么看 Slack?
Phil:Slack 是很好的产品,增长也非常迅速。但我认为那是桌面时代的产品,在移动时代和可穿戴时代并不适用。
过去你在本地写文档、保存在服务器里、在邮件里进行讨论。Slack 只是新时代的类似产品:你在 Word 里写文档、保存到 Dropbox 里、在 Slack 里讨论。这比原来更好,但还是三件分开的东西。如果在桌面操作系统里,感觉还是很方便,但是在移动设备上并不是很好。Slack 做的最好的就是为过去人们工作的模式提供了新的方法。但我们认为这三件事应该是一个整体。
我们已经有了一个很好的工作平台,我们需要做的是进入到协作领域,进入到聊天领域;而 Slack 是把协作很好,但他们没有真正的工作平台。我们未来可能会殊途同归。但我认为,从有工作平台到建立协作平台,应该更简单更自然。

PW:您刚刚提到可穿戴,Evernote 在 Apple Watch 上做的怎么样?
Phil:整体上,我觉得 Apple Watch 很棒。这是第一款主流的智能手表。但是从应用角度,现在还很烂,功能太少,用处不大。现在还是提醒为主。我们在 Apple Watch 上也有很多用户,这些人都是重度 Evernote 用户。但现在我们能提供的也不够多。等 Apple Watch OS 2.0 操作系统出来以后应该会好很多。我觉得一年或者一年半之后,手机上的应用会更有用也更好。

PW:现在可以谈谈公司的 IPO 计划吗?
Phil:那也是我们百年公司计划的一部分。要做一家百年公司,上市是必须的,这样更容易赢得人们的信任。上市并不是我们的目标,但是重要的一步。我们会上市,但可能还需要两年左右的时间。我们最近调整了公司架构,任命了新的COO,在寻找新的CEO,这些也都是在为上市做准备。

PW:什么时候是上市的好时机?现在存在科技泡沫吗?
Phil:我们肯定不会很快就完成上市,现在去想时机也还太早。可能一年半以后我们会去选择上市时机,选择最好的上市窗口。现在不需要担心。
我觉得很多关于泡沫的分析都很有用。但我认为,从整体行业来看,10年后肯定是现在的很多很多倍,比如这个行业里公司的市值总和10年后肯定比现在高很多。如果你从这个角度投资,那是没有任何问题的。但是要说6个月后的情况,我真是完全不知道那时会怎样。可能市场会下滑,但很难预测。我也不想去预测,我们习惯用长远的眼光预测。我也做天使投资,但我也是长期看好一家公司才去投资。

PW:作为一家硅谷公司,你们有来自日本和中国的投资人,他们对 Evernote 国际化有什么作用?
Phil:我们是一款全球性的产品。我们有75%的用户来自美国之外,我们的投资人也来自全球。我们希望做一家像苹果一样的公司,做出来的产品全球所有人都会喜欢。
Evernote 中国现在做的非常不错。我们前不久刚刚搬进了大一点的办公室,在同一幢楼的不同一层。从用户量和付费用户量这两个数据上来说,中国已经是 Evernote 的第二大市场;从整体收入上看,中国也马上要赶上日本成为第二大市场了。中国是 Evernote 除美国之外最重要的市场。

PW:你怎么看待用户量和收入?
Phil:我们一直认为用户是一切,用户量是最重要的。我们希望有高质量的用户。Evernote 是一款相对高端的产品,因为我们的目标用户都是职业用户。我们希望吸引所有的职业人士,或者是即将踏入职场的学生等人。我们很高兴人们愿意为我们的产品付费。
我们很骄傲的一点是,在全球所有地区,我们付费用户和免费用户的比例是差不多的。之前在中国用户付费比例较低,最近我们调整了价格,付费比例提升了一倍,已经和美国市场差不多了,具体比例我记不太清了。当然,单纯从每个用户的付费金额上来说,中国、东南亚地区要低于美国、瑞士等地。但这没关系,因为这些市场太大了,而且随着那些地区的经济发展,付费金额也会随之提升。
很多人说中国用户不愿意付费,但实际并非如此。我们在任何国家都听到了同样的话。土耳其人说他们不愿意付费,美国人也说自己不愿意付费。但如果支付方式足够简单,产品足够好,任何地方的人们都是愿意付费的。我再拿苹果打比方好了,任何市场的人都愿意买 iPhone。中国人不愿意付费吗?但是他们买了那么多的 iPhone。

PW:Evernote 的用户增长是不是很难再有大的突破了?世界上职业人士也就10亿左右,而你们已经有1亿用户了。
Phil:是的,世界上现在职业人士有10亿,我们用户超过1亿。但即便如此,我们还有90%的市场空白。而且,世界上职业人士的数量在未来几年也会有爆发性增长,十年后可能会超过20亿。在亚洲、拉丁美洲,都在出现越来越多的职业人士。比如在中国,滴滴快的的司机也在成为职业人士,甚至是企业家,他们也会对自己有职业规划。可能今天是司机,明年就会有5辆车听他安排,甚至帮亲戚开餐厅。这些人都是我们的潜在用户。我们还有很大的增长空间。
当然,我们也可以从这些人里挣更多的钱。但只要我们自然的成为这些人的首选应用,挣钱并不是问题。

PW:Evernote 从创业公司到现在的规模,你是怎样建立并保持公司文化的?
Phil:我觉得我们公司的文化并不是一成不变的。
我过去很担心公司的文化会变,并且想尽力维持公司文化不变。但后来我觉得这样是不对的。当你尽心去维护、保护一件东西的时候,那件东西就会变得很脆弱,很容易被打破。
更好的做法是,公司文化是会变的,但是应该发生在公司创始人和管理团队的掌控之下。为了避免公司文化无序随意的变化,我们应该有意的去改变它,让它更适应公司的发展。我们的目标是,让公司的文化越来越好。
举例来说,过去我们有一件事情一直做的不是很好,就是财务预测。当你是一家创业公司的时候,财务预测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执行力。但对一家上市公司,财务预测是最重要的东西。Evernote 的文化里曾经没有这一点,过去一年我们一直在努力建立这种文化。
另外一点是职业规划。当你是一家20人的公司的时候,员工都不会太在意职业规划,大家都是尽自己可能的做最多的事情。但当你是一家400人公司的时候,员工培训、导师制度等等就变得越来越重要。这也是 Evernote 一开始没有,后来慢慢发展起来的文化。
我们不应该维持公司的文化,公司的文化应该是随着公司发展一步步改进的。

PW:那么你是怎样一步步改进公司文化,而不是让它无序发展的?
Phil:最重要的一点是,不要考虑现在公司文化有什么好的地方,而是应该考虑现在公司文化里缺什么。然后引进不同的人来讨论这些问题,最终解决这些问题。很多公司都想保持创业公司的氛围,那其实是很难的,而且很容易被打破。
我认同亚马逊CEO杰夫·贝索斯关于小团队的看法,比如团队不应该超过两个比萨的规模(即点两个比萨就够团队一顿饭),但有时候我们不得不开一些涉及更多员工的会议。另外我也认同贝索斯关于会议的要求,就是把会议内容写下来,而不是放PPT。我们公司也是这样做的。
另外,关于免费午餐,我想做到和苹果公司一样。苹果公司不提供免费午餐,但公司提供补贴,午餐质量很高,而员工只要付很少的钱。不过我们公司规模还不到自己建餐厅,所以现在我们还是从外面买来午餐,免费提供给员工。

PW:你觉得从 Evernote 诞生到现在,经历了怎样的变化?
Phil:我们过去的故事是这样的:一开始我们是一个简单的笔记应用,然后我们变得越来越强大,变得更智能、更易于协作,最后到现在成为了人们的工作空间。同时,我认为世界也在发生变化,世界正在变得越来越碎片化。
Evernote 八年前刚成立的时候,人们写文档可能会花两个礼拜,写20页,然后发给某个人,他再花一两天读,评论。现在人们不这样了,写几段可能就会发给对方。
所以,可能五年前我会说,Evernote 只适用于5%的职场人士,但现在适用于50%的职场人士,未来5年我们可能会适用于80%的职场人士,会成为这些人必要的工作工具。

PW:可能谈谈你未来的计划吗?
Phil:我们在全球各地都有很好的团队。我们的中国团队也很棒,现在大概有30人。我每次在北京办公室工作的时候,都能够感受到他们的能量。所以,我接下来很想做的一件事情就是去我们全球不同的办公室工作,因为我们有新CEO了,我可以更自由一些。过去我只能在北京办公室工作三天,但未来我想在北京办公室待一个月,在东京办公室做一个月,在圣保罗办公室做一个,真正感受这些不同。
从个人计划来说,我希望能重拾编程。过去我是一个程序员,但很久没做了。我想自学一下 Swift 语言,这看起来很有意思,但过去我也没时间。其实我并没有太多属于自己的时间。我也喜欢做饭,但做的不多。以前我喜欢做法国餐,后来喜欢做日餐,现在算是这两种混合吧。

PW:最后评价一下你自己吧,优缺点之类的?
Phil:这很难。我觉得我做的最好的事情是,我从别人那里听来好的想法,我可以一直记住,然后我可以把多个不同的想法融合到一起。这是我擅长的。我自己并没有发明很多东西,但我可以很好的“编辑”想法。所以当我有很好的团队的时候,我可以和他们在一起,听他们说各种想法。有时候我听到了三个想法,一直在脑海里,但好像缺了什么。可能我在北京的时候突然想到了一些事情,就把这些想法和我们的产品结合起来。
要说到我不擅长的事情,那可以列一个很长的清单了。。。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