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在虚拟现实世界里玩自拍,我在现场是跪着看完的

我亲眼见证了虚拟现实世界里的第一张自拍的诞生。

122

在旧金山的Fort Mason中心、Facebook F8开发者大会上,我感觉我的世界观被一次又一次重塑……在这群技术狂眼里,真的是没有什么不能颠覆的。

哦,最近他们想要彻底改变的是“社交”。Facebook要连接全世界的人,但与其用互联网把人们的现实生活同步到一起,倒不如干脆抛弃现实生活、把大家都弄到虚拟空间里来。别以为这只发生在小说或者电影里,Facebook今天就在台上实时了秀了一把他们称为“社交虚拟现实”(Social VR)的技术。

我感觉全场观众都是跪着看完这段演示的。

带上Oculus虚拟现实头套后,人们就可以抛弃“肉身”和现实世界,在虚拟的空间里互动。比如下图里,两个蓝色头像就代表两个真实的用户,他们在一起“正常”地交流,比如调戏玩偶、打打闹闹、冲着彼此的脸放放烟花(误):

1

这个小朋友和卡通兔子玩起了积木游戏。一人一兔不仅可以互动,而且卡通兔子还会又笑又怒:

2

不过,最让人惊叹的,还是远在地球两端的Facebook CTO  麦克·夏洛菲尔(Mike Schroepfer )和Oculus的成员米克尔·布斯(Michael Booth)的“自拍之旅”。

夏洛菲尔站在舞台上,当着两千多名观众的面戴上了Oculus Rift头套,一下子“穿越”到了一个灰色的三维空间里,遇到了同样在这个空间里的布斯,两个人都挺“卡通”的。

2

布斯用一个水晶球把夏洛菲尔 “嗖”地一下被传输到了另外一个次元:他们来到了车站里、来到了Facebook实验室里的Aquila无人机前、来到了大街上……

3

逛了一圈的他们来到了伦敦大本钟附近。让全场观众哄堂大笑的是,夏洛菲尔双手一比,一根虚拟自拍杆就出现在他手中。

而布斯在空中画了一根Facebook蓝领带,把它取下来戴在了夏洛菲尔脖子上。

se-2  selfie

两人又比剪刀手、又竖大拇指地前后不停地自拍了好几张,最后选出一张,扔进了一个虚拟的发光信箱里。

一秒后,人类历史上第一张虚拟现实自拍照,就出现在了夏洛菲尔的Facebook主页上。

fb

整个过程实在是太酷了!就连小扎也忍不住留言说,这是他看过的最好的虚拟现实技术展示;而包括我在内的现场几千名观众几乎全程跪着看完了夏洛菲尔在舞台上戴着Oculus头套、在虚拟空间里都做着那些“不可能”的事:瞬移、手指一比就出现就一个自拍杆,画出一条可以移动的领带……

这种原本还很遥远的黑科技,真实发生在眼前的时候,是那么的不可思议。

这项技术背后,是一个非常牛的团队。

Oculus 成员、卡耐基·梅隆大学的助理教授亚泽尔·谢卡(Yaser Sheikh)就介绍了他们在这项技术上投注的努力。他说,VR真实场景的门槛是很高的,而且像这样涉及到互动、有存在感的社交,那就更难,但是一旦做到,就可以产生无限可能。

在他看来,这样技术的分为三个部分:

捕捉 Capture
深度可信的展示 Display
预测人们会在社交场合做的事情 Prediction

要让人们在虚拟空间里也能舒服地互动,首先,就要捕捉人们表情和动作的所有细节,像这样:

File_000

但不光是嘴,眼睛、眉毛、甚至手部和身体的细节都要捕捉到。而且因为毛发会影响捕捉的效果,所以谢卡那时还剃了个光头……

呈现的时候,同样需要新的算法,把所有效果都实时、充满细节地展现出来。

jwp_4671

(谢卡本人)

social-vr-4-800x436

(谢卡的虚拟头像)

他认为,“预测”是最难的一步,也是最关键的一步。要有反馈机制,才可以让虚拟形象像普通人一样做出及时性回应。谢卡举例说,比如两个向对方走近的人,下一个动作可能就是握手,但是算法要先预测到这个行为,才能非常及时、零延迟地反映出人们这个动作。

为此,他们做了非常多的实验,还在卡耐基梅隆大学搭建了一个实验室,在里面有好几百个摄像头,捕捉人们在正常社交状态下的一举一动;而不是像拍电影那样通过在人的身上戴满动作捕捉器来实现。

他们甚至找来人来这个实验室里玩“卧底游戏”,观察人们的一举一动分别表示出什么信息:

8

虽然拍电影时常用的动作捕捉效果很好,可是那样的设备太昂贵了,不是普通人可以负担得起的,而谢卡希望可以利用尽量低成本的技术和优化的算法,来实现一样的效果。

在谢卡看来,“社交虚拟现实”才刚刚开始,但是到了一定程度,科技就会消失,虚拟现实的体验会和现实生活一样、甚至更加完善,“人们会和在现实生活里一样,在虚拟世界里互动。”

好吧,等到那天到来的时候,我觉得这个世界应该会变成这个样子:

markVR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