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与Google休战言和时,中国互联网巨头们还在玩“垄断”

hugging-shutterstock

上周硅谷发生了一件看起来不大、但却对未来影响深远的事情——Facebook和Google在广告平台方面开始合作了。

Google在2007年以31亿美元的高价收购竞价广告系统DoubleClick,上周它在官方博客上宣布旗下实时购买工具Bid Manager将为Facebook实时广告交易系统Facebook Exchange服务。Facebook和Google也都向媒体确认了这个消息。这项合作一旦开始,这个由Google掌管的、为广告主购买广告位的工具即将把触角伸向它从未能企及的平台——Facebook。

对广告主来说这绝对是一则利好消息。过去广告主如果和Google合作就无法获得Facebook的广告位,想要从Facebook十亿用户手里赚钱就要单独再和Facebook合作。现在不用了。

看起来这也是对Google有利无害的合作。我们知道Facebook和Google从来都是竞争激烈、互不相让。对Google而言,最羡慕Facebook用户停留在Facebook上的时间和个人行为数据:一方面Google的网页搜索无法搜到用户在Facebook里的数据,这对作为一个搜索引擎的Google而言始终是短板,这块缺失也不会那么快就补上;另一方面,两个公司都靠广告盈利,展示广告是Google的两大主要广告业务(关键字广告和展示广告)之一,由十亿用户围起来的Facebook城堡里有无数有价值的广告位,但是过去对Google来说是搜不到的。

Google也一直在尝试打开Facebook的大门。2012年Google收购Wildfire,这个专门为广告主管理社交网络平台的软件其实已经可以被看成Google要把触角伸入Facebook的标志了。但这毕竟不是官方合作,意义和此次不在同一级别。

现在Google终于可以理直气壮的说,它是广告主投放网络广告最好的选择了。

Facebook也不吃亏,除了可以把Google的广告客户吸引到Facebook平台上来,广告主多了也自然会把竞价抬高,从收入到资源都算利好。而且硅谷也有传闻Facebook Exchange的下一个合作巨头可能是亚马逊,显然对Facebook来说,城墙虽然高筑,合作的大门也是可以打开的。试想,如果没有这场合作,Facebook要花更多的精力做Facebook Exchange,说不定还要花大价钱买一家和DoubleClick体量相当的公司;Google从用户时间流到广告位都无法进入Facebook,广告主也还要写两份合同。

当然我们也知道,商业世界里并没有绝对的皆大欢喜的好事。但Google和Facebook此次握手的象征意义恐怕比商业上的利益更大。它告诉我们,企业之间即使存在激烈的正面竞争,也能够在利益权衡下各取所需。

与之相反,在太平洋对面的中国市场似乎从来都是少有合作,总在对抗——我们很难能听到国内两个巨头公司之间宣布正真意义上的“战略合作”和产品层面的互补,我们见得最多的,恐怕是“敌人的敌人就是我的朋友”层面的统一公关战线。也许在今年4月,阿里巴巴因为流量短缺而重启与百度搜索的合作,都能算得上是最正面的例子了。

其原因在于,硅谷企业在衡量公司策略时的首要标准是“如何获取更高的利益”?即使存在正面冲突,也不排斥联合将蛋糕做大的机会,最后谁是赢家,产品和用户说得算。而在中国的互联网,巨头们竞争的核心思想是“垄断资源”而非“比拼产品”,跑马圈地、占渠道、抢开发者……无论蛋糕有多大,我能多占一份的,绝不让你有机会吃饱。

如果你做了一个看起来还不错的产品,我就做另一个来“打败”你;如果你的某个功能可能会对我有威胁,我就立刻指责你……这并不仅仅是中国互联网领域的常态,Google、Facebook等不少硅谷公司也会这么做。但这次Google和Facebook的合作或许让我们看到一些明亮之处——在双方基本利益得到保证并可以优化的前提下,握手言欢比恶语相向更让人觉得有意义。

注:图片来自网络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