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Facebook和Twitter已经不能算是最创新的公司了?

xiu4

Facebook和Twitter曾经都是硅谷力量的代表,这两家分别创立于2004年和2006年的社交媒体去年都走到了一个新的节点上,Facebook上市,Twitter的估值则逼近110亿美元。曾经活力无限的创业公司逐步成长为巨头,是否也代表着它们会逐渐偏离早先的创新轨道?就在前两天,美国著名的媒体“快公司”(Fast Company)又发布了“2012年度最创新公司”的榜单,两家巨头都与此无缘。仔细想想,却不无道理。进入2013年,一系列事件说明也许Facebook和Twitter作为创业奇迹的故事已经结束了,而他们作为互联网巨头的漫长岁月刚刚开始。

Zuck的个人品格在他成名以来就一直受到了一些质疑。前有好莱坞电影“社交网络”爆出他的创意是偷来的、后有不少Facebook的内部资料表明他控制欲极强,不过那毕竟都属于有些八卦的成分。只要Facebook本身是一家高歌猛进的创新企业,人们不但不会过于在意,还会把他这种追求成功不择手段的强硬性格和乔布斯联系起来。不过就在去年。Facebook确凿无疑的做了一件不光彩的事,它用短短12天复制了一款和Snapchat一模一样的软件,试图迅速干掉创业公司级别的对手。不过这种赤裸裸的抄袭行为非但没有让人们继续赞美Facebook一向倡导的“黑客精神”,反倒招致了多方指责。

PingWest之前在“黑客精神”与远见和伟大无关:从Facebook抄袭Snapchat想到的”一文中已经已经评论过,这充分体现了Facebook所谓的黑客文化其实代表着只注重当下,不注重未来的短视。黑客只能把眼前的想法用最快的速度变为现实,却对未来可能震撼人们的发明和想象力缺乏兴趣也无能为力。

Facebook的第一个投资人Peter Thiel也撤出了自己的绝大多数股份,我在硅谷的时候和Thiel Foundation的人接触颇多。听他们讲到的观点都认为,Facebook现在已经是过去时了,Peter想把自己的眼光投入更远的领域。去追求“会飞的车,而不仅仅是140个字符。”(We wanted flying cars, instead we got 140 characters)无独有偶,Facebook的共同创始人们也大都离职创业,问起原因是他们大都说道:“已经没什么有意思的东西了,你想想,四五年以后,无非是界面更好一些,广告更多一些,还能有些什么?”自然,一家这样面貌的“成熟”的巨头便已经不能算是最创新的公司了。

现在看来,Zuck还真有点“长大了你就成了腾讯”的意思。即使他已经对此公开道歉,也很难挽回Facebook抄袭Snapchat的事件的影响。以Facebook今日在江湖中的地位,干出如此不光彩之事,实在是可悲可叹。可想而知,盯着如此巨大的道德压力登场的Poke下场也不会好到哪里去。上线后很快登上了App Store免费应用的榜首,但随即跳水:现在Snapchat在免费应用中仍能排到前5,而Poke则早已跌出100名。与此同时,Snapchat倒是借此良机好好地火了了一把。据相关数据显示,仅在Twitter,Snapchat被提到的次数就从不到三万次猛涨至15万多次。特别是被Facebook这样功成名就的巨头一抄,作为一个受害者的形象出现,脸上更是很有面子。

Facebook的这些动作说明了什么呢?抄袭Snapchat不是一个孤立事件,事实上去年一整年,它都在处于一个逐渐明显的守势中,一贯的锐气与自信似乎与失去了,看起来有一点被众多小公司层出不穷的创新乱了军心,这很显然是一个创新能力逐渐减弱的信号。除了这次抄袭闹剧之外,Facebook去年最主要的新闻也不是来自自己推出的新产品,而是用10亿美元收购Instagram(5亿现金、5亿股票),而股价跳水之后的实际价格为7亿美元。此外,早就传言说Facebook将推出的外部网站广告交易平台,不过依然没什么信息。

Twitter的2012年也没有什么产品上的重大突破。它在去年最重大的更新之一就是有了自己的视频滤镜功能。这个举动立刻就被认为是在同Facebook和Instagram对抗。Peter Thiel曾经评论说,科技公司的竞争往往不是因为他们不同,而是因为相似。然后在这个过程中,竞争的双方越来越像彼此,到最后人们会很疑惑这到底是为了什么,是不是应该做更有价值的事情。有可能这些公司们自己也忘了。现在看来,Twitter倒真是在变得越来越像Instagram —— 如果它认为这样对自己的远景更有利的话。

除此之外,现在Twitter的步调倒是像极了一些传统的IT巨头 – 它在2012年总共完成了10笔收购。也许这种策略的转移也和Twitter内部关键的一项人事调整有关:就在2012年,6年前Twitter的发明者Jack Dorsey已经逐渐淡出了自己的角色,转而去在Square从事新的冒险,并且后者正在实现新的全球霸业,而Dick Costilo更像是一个优秀的经理人,而非探索者。不知道这个转移有没有些许的带走Twitter的创新灵魂。如果它曾经存在,那么它现在也许更多的存在于美国7000家星巴克的电子支付系统里。

现在看来,两家公司也都似乎不得不屈从于市场以及短期利益的地步。对于Twitter来说,它必须提升赚钱的能力来证明自己110亿美元的估值是合理的,所以它选择了要让自己的网页上、平板上、还有手机上的用户体验尽可能一致,这就也在相当程度上伤害了用户。Twitter的移动应用原来还是很精致的,现在改得跟桌面端越来越像了——无非是为了让人们多看几个广告。Facebook或许就更无奈,毕竟人家现在成了上市公司,华尔街,而不是用户,才是它的衣食父母。在整个2012年的大部分时间里,人们都是看着它的股价一路狂跌,直到腰斩之后才勉强停住。在这种压力下,Facebook必须想尽各种办法来提升自己的盈利能力。而修改Instagram的隐私条款,然后又仓促收场宣布反悔这一幕就突出了这种尴尬。曾经有硅谷的朋友评论道“Instagram(和它背后的Facebook)在这个事件中的表现就像一只贪心但是又胆小的猫,一直在觊觎着用户上传的内容,可是跨出一步之后却又赶紧吓得跑了回去。”

既然我们不再关心Facebook和Twitter的创新,那硅谷的明天在哪里?之前在一个讨论会上提到过这个问题,看起来大家似乎一致同意一个观点,那就是“下一个大事件,不会来自那些每天在科技大会上演讲出风头的名人们,甚至不会来自任何你耳熟能详的名字。制造这个大事件的人现在还是个一名不文的小子,正待在自己家的地下室里玩命编程,或者搞什么其他的要改变世界的发明。”这是所有硅谷传奇们全都共同拥有的昨天,也是这个地方为什么活力不绝的原因所在吧。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