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国,“僵尸粉”和“水军”产业是如何运作的?

自从社交媒体出现之后,我们跟企业、产品、服务之间的关系就被永远的改变了。举个例子,有哪个有手机的人不会在逛商场,下馆子之前先看看大众点评网,或者美团上的推荐和点评呢?去哪家新开的馆子,服务员不会转弯抹角的劝你关注他们的微信或者微博号呢?反过来,我们也越来越相信这些点评和推荐了,甚至生活都被它们所操控——毕竟,有这么多人异口同声,又有这么大的网站做背书,有什么可以怀疑的呢?

然而,有一些事情仍然提醒我们,没有任何事情是完全可靠的。哪怕是看上去很严格的审查,粉丝众多的公号,乃至别出心裁的好评,都有可能是彻头彻尾的谎言。在中国,你或许已经对会说奇怪话的微博僵尸粉,还有淘宝下的好评托见怪不怪。而在另一个互联网大国,美国,这样的灰色产业同样存在。

如果你住在湾区并且闲极无聊,你或许发现旁边有一家名为“Awesome Karaoke Express”(帅气卡拉OK快递)的公司,旨在用卡车为线下用户提供随叫随到的卡拉OK服务。听上去挺炫的,是不是?尤其是它还在Twitter上拥有19000个粉丝,你还可以看到Yelp上面充满热情的用户体验——然而这一切都是假的,是记者为了卧底水军行业策划的一个骗局。

screen-shot-2015-09-10-at-10-42-34-pm

事实上,你如果花上5美元。就可以买到200个Facebook好友,6000个Twitter粉丝,@SMExpertsBiz 的一次转发(它有26000个粉丝)。当然这个是死粉,要一个Google、Amazon、Facebook或者Yelp的真人评论的话,你还得另外付钱。

fiverr-twitter-followers-for-sale

(竟然一种浓浓的似曾相识的既视感)

跟中国不一样的是,硅谷的一切都更加规范。Fiverr.com 是一家专门运作“创意市场和专业服务的”网站,其中就包括了运作这些僵尸粉和水军。Fiverr.com由两个以色列企业家成立,目前已经获得了5000万美元的风投。它通过雇佣互联网的自由职业者,为客户提供多种严格的服务:从加粉丝,雇水军,写符合SEO标准的软文,专辑封面设计等等。

这些僵尸粉和水军的质量如何?为了规避Amazon和Facebook越来越严格的用户审查,这里的水军都是有备而来:有假名、有粉丝、有照片、有住址,或许是为了加强说服力,在许多水军的个人介绍里还可以看到他们自称是“有经验的作家”。

redacted-five-dollars-for-fake-photos

你会说这个在新浪微博里也是稀松平常,但这就不一定了——5美元可以买到两张带真人的照片,这个水军站在一辆普通卡车面前自拍,让它看上去就像一家真的卡拉OK卡车。你只要提出要求和给钱就行了,没有人会问你任何问题。

5美元还能买到货真价实的评论,看上去就像是他们真的体验了这些事情一样。之前的假卡拉OK车下面有这样的评论“能选择的歌这么多,令人难以置信。”,“如果要飙歌,没有比这个更好的了。”如果给点提示,甚至还能编出更多的故事,包含他们的同事、孩子,还有在会议期间放松的场景。一切看起来如此自然。

还有一点优势是,由于语言的因素,这里水军们是国际化的,刚刚评论卡车的人,同样为在亚利桑那州的按摩师,在伦敦的美发沙龙,在北卡罗来纳的豪华汽车,在得克萨斯的房地产经纪人,在佛罗里达的锁匠,以及其他遥远的企业“点了赞”。

记者 Kashmir Hill 通过种种努力采访到了这些水军背后的真人。一个23岁的印度小伙名叫迪内希,是Twitter僵尸粉的卖家,7500个粉丝 5美元。尽管他住在印度小城斋浦尔,却用脚本创造出了至少500万个来自全球各地的Twitter僵尸粉。

有一些水军故事则令人啼笑皆非,有一个住在加州的家庭主妇叫做梅琳达,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为了贴补家用,她已经用Fiverr进行六个月的兼职,通常每周约花了15至20小时,她说。她读完高中,但没有上大学。她并不是一个没有知识的人,出版了两本烹饪书和两本爱情小说。然而她是一个水军,写了100条评论。在记者找到她时,她一开始矢口否认,然后当被告知卡拉OK车并不存在之后,沉默了一阵,然后说,她认为这是真实的,因为它有一个网站。她说,她同情那些需要假好评才能找到第一笔业务的创业者们。

“我不介意帮助了一个新的创业者,或者那些缺乏互联网的好评的公司,即使我没有真的使用过。”她说。 “另外,企业需要积极的评价,因为人们更有可能留下负面评论,而不是积极的。”

这也许也是中国一部分从事类似行业的人的心声。但是这无法成为水军的理由。毛主席曾经指出:“假的就是假的,伪装必须剥去”。Twitter、Facebook都制定了严厉的禁止购买假粉丝的规则,在2013年,纽约州总检察长办公室去甚至启动了一个打击水军的行动,假装是一个在布鲁克林的饱受负面评价之苦的企业,需要“SEO店”来抛光声誉。结果发现许多“抛光声誉”用的是水军(通过刷IP和廉价的外国自由职业者),19家公司收到了2500到100000美元不等的罚款。在美国,为没用过的产品写虚假评论是非法的,第一次可能会被罚5000美元,第二次再被抓到,搞不好就要在号子里蹲半年了。

然而,这一切仍然无法解决水军泛滥的问题,技术研究公司Gartner认为10-15%的网上评论都是假的。真实的数字可能比这个还要高。技术屏蔽有效吗?从这个虚假的,花了不到100美元,却完整的骗过了所有的千亿美元级网站的“卡拉OK快递”来看,恐怕目前还无能为力。

为什么?恐怕最终的结果还是要归结于一点:无论在中国还是美国,人们都有从众心理,还容易对社交网络真实性进行过高估计。许多人更多会听从他人的意见,而不是自己思考和甄别。这导致了网络评论成为了网络企业,甚至线下企业的立身之本,在一个差评或好评都可以可能直接影响销售额,甚至哪怕一个企业对自己的产品有信心,但是由于其他竞争对手也在雇佣水军,他们也必须去做相对的手段。于是一个产业就这样兴盛起来,而我们看到的社交媒体也变得越来越乱。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