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菲演唱会的幻象与真相

天后王菲终于破功了。

尽管经过马拉松式的周密筹备,天后的话题体质还是无可避免地再次显效。在12月30日“幻乐一场”演唱会过去一天之后,票务争议、车祸现场、假唱风波乃至前夫窦唯等种种细碎成为人们的跨年谈资,大有成为好友割席断袍新话题之势。

从演唱会筹办到正式开场,PingWest品玩跟踪并采访了若干行业人士,在此以倒序时间线,列出相关细节供各位参考——幻象背后,真相是什么?

车祸现场?是的。

时隔六年,再次开嗓的王菲真正做到了让人“开口跪”,从第一首《尘埃》就开始就持续折磨听众。尽管现场粉丝欢呼不绝于耳,但在屏幕前看直播的乐评人和普通观众早已纷纷掩耳。

微博认证为“腾讯高级市场品牌经理”的“张四爷”不客气地吐槽道:感觉@耳帝 的年度十大车祸现场发早了,今晚王菲Top5妥妥的,尤其是匆匆哪年,集合了走音,抢拍,破音为一体…

zhangsiye-20170101

音乐人龚琳娜也发微博遗憾地表示:昨晚看了这个,我很难过。音色丢了,气息没了,音准走了……唱歌好不好与过去的成绩无关,与今天的感冒无关,与是不是坚持不懈的专注和努力有关。

gonglinna-20170101

死忠菲迷并不服气:那些说王菲车祸现场的是没听过五月天的演唱会吗?谁不知道王菲的现场前半小时需要渐入佳境。菲迷们还认为,演唱会和视频直播的效果判若云泥,不应以视频直播的效果来判断王菲唱功的高下得失。

douban01

遗憾的是,非但是前半小时,演唱会全场完全成为走调、降调和破音的大集合——但问题是,演唱会明明由知名音乐制作人张亚东(编曲和音乐总监),金牌音响师金少刚(现场混音)坐镇,何以使视频与现场口碑倒挂?谁的耳朵有问题?这需要从两方面来看。

由于人们对王菲现场表现的争执集中在“转播是否失真”的话题上,那么转播的技术优劣就首当其冲。

王菲在演唱会中的源信号,需要由一路分为三路:调音师金少刚是一路(PA),负责现场音效表现;monitor(监听)是一路,负责艺人、乐手听取音乐总监指令;现场视频直播是一路,负责网络视频直播音效表现。三路信号功用不同,各自音响效果互不干扰。

在现场,金少刚需要考虑人数、气温、空间等实际状况,将输入路信号调成立体声并放送给现场观众;而在monitor一路,乐手和音乐人的耳机则需要根据编曲与监制来做相应调整。现场的即时性信号传输,决定了调音师只能解决听众“层次感”的问题,歌手一旦跑调,即便是金牌调音师也难以再挽回。音乐直播app“野马现场”创始人李宏杰向PingWest品玩表示:“国内顶级演唱会都由金少刚来调音,(这个环节)肯定不会导致车祸现场。”

至于视频转播的通行做法是:对人声进行增益——为了避免乐器与人声混成一片,网络视频转播通常会将人声信号放大。国内视频网站从2014年开始涉足演唱会/音乐会直播,三年以来进步很快,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出现哪次演唱会出现直播音质失真到跑调和破音的地步。此次网络独播方腾讯视频Live Music的竞争对手、也是国内最早涉足演唱会/音乐会直播的公司乐视音乐的态度可能更具说服力。乐视音乐CEO尹亮认为:

“直播本身没有太大问题,只是从直播技术和审美来说可以更好。至于艺人表演得怎么样,这不是直播技术、平台能决定的。”

换言之,视频转播也不会导致车祸现场。

“跑调就是跑调,和金少刚的调音、腾讯视频的直播没有任何关系。”一位音响师认为,“跑调和调音是两码事,无论现场还是互联网,既没有能力消除跑调,也没有能力凭空将没有瑕疵的声音调残。”

因此从技术角度来看,现场调音师弱化了人声缺点,而视频直播则还原了人声缺点,这也是人们对现场和视频音效感受反差巨大的根本原因。

一名乐评人对PingWest品玩表示,“破几个音很正常,但每一首都有问题,那就值得反思了。”即便是金少刚的妙手,也难挽救王菲几乎每首歌都有“车祸”的惨状。必须承认,“没有哪场演唱会能做到完美无缺,否则就是假唱。”

演唱会后,PingWest品玩采访了一位到现场听演唱会的菲迷“是否在意乐评人的批评”,她答道:“呵~她不因为谁看好就变得更好,也不因为谁不看好,就真的不好了。”

douban02

“一天不练,自己知道;一周不练,行家知道;一月不练,观众知道。”难逃艺人技艺客观规律的王菲,技巧还在,灵气也在,但六年过去,疏于训练的表现很明显。演唱会现场观众不愿承认“车祸”,归根到底还是心态问题。

虚荣心态很容易冲昏头脑,而能花钱买票听现场的都是铁粉,他们对王菲都有主观的“共鸣情结”。高额票价同时意味着要有高额的智商与情商与之对价,花大价钱买来的票听的歌怎么会不好?——甚至好不好听都不重要,到现场去听偶像表演的那种爆棚的仪式感才是重点。

“你必须沉浸在对王菲的记忆和情感中,才能不顾一切地(包括歌唱的品质)享受这场演唱会。这本来就不是听歌,而是消费情感和信仰充值。对于有些歌迷,王菲站在那里就够了。”张昭轶认为,“但对不粉不黑的路人来说,唱歌好不好听是基础。

有没有假唱?你太认真了。

音乐人梁欢(@梁欢)发微博表示,王菲在《白痴》这首歌中出现了假唱现象。但他很快修正了结论:王菲演唱会“存在大面积‘预录’,并在唱《白痴》这首歌的过程中出现了“半开麦”的行为,“半开麦”只适用于唱跳型表演,而王菲明显不是,所以不算真唱。

质疑梁欢结论的邓柯(@DK在北京)提出反驳意见,表示音乐总监固然存在预录行为,但预录并非恶意。且王菲前半场表现本就不好,没必要为了后半场就做“半开麦”。“很难想象她会在演唱出现大量明显瑕疵的情况下,单独挑出一首歌来「半开麦」,这完全找不到合理动机”。

尽管邓柯强调了预录≠半开麦≠假唱,但概念归概念,事实感受又是另外一回事儿——毕竟“预录”和假唱也是一步之遥。王菲是否假唱不仅取决于是否“半开麦”,也取决于“预录”的比例有多高,预录过多等同于作弊。通常情况下,音乐人的演唱会预录比例在20%-50%,而且需要和演唱者提前商量好。“幻乐一场”中“预录”比例有多高,决定着王菲假唱是否成立。

问题是,中国有多少认真的专业人士愿意定量分析?

到底谁赚了?演出方稳赚,主办方拼命补窟窿,视频平台呵呵。

“天后”的IP还是很值钱的,“幻乐一场”演唱会被诸多不同的利益集团分割,线下主办方为在上海办活动畅通无阻的白玉兰文化和谢霆锋所在公司“数字王国”,线上新媒体直播权则为腾讯视频Live Music。

因为定价过高,演唱会票务一度出现崩盘迹象,在媒体报道之后,相关媒体公司特地“辟谣”,表示门票正常销售,不存在黄牛、天价和崩盘问题。但事实是,30号晚上当天,现场前排C区不少位置一度大面积空缺。

开场前半小时,上座人稀稀拉拉

开场前半小时,上座人稀稀拉拉

 

xianchang-1230

媒体拍摄的即将开场前的图,C区大面积空座

这种上座率,哪个利益分割方还能赚钱?

先看主办方。

一个是舞美成本。五月天“Just Rock It”演唱会舞美成本为1亿元新台币左右,票价为355元起;周杰伦的“地表最强”演唱会舞美成本在3亿新台币左右,票价为500元起;而根据演出市场人士向PingWest品玩表示,金牌制作人梁翘柏通常市价是数十万元/场,而此次为王菲做音乐总监的张亚东价格在800万/场(亦有相关方表示否认,称没有那么多),从王菲“幻乐一场”的舞美设计来看,“就算是加上王菲和其他嘉宾明星的化妆费,乐手劳务费,总费用也不会超过2000万元”。

一个是专业支出。音乐行业人士估计,由于此次王菲演出价格本身就很高,而王菲与经纪人陈家瑛的分成共计也在2000万元以上,至于200万元左右的场地费,顶多算一个零头。

林林总总算下来,这场演唱会的成本约4000万元,那么如何盈利?

一个是票务收入。在满座、全款售出的前提下,这场演唱会的收入应该在4000万元。而我们从可靠消息得知,入场听此次演唱会的人数(含赠票、安保等)在9000人左右,上座率也不过70%左右——最最重要的是,演唱会赠票非常多,包括艺人亲友团、安保(对普通一场的安保票要200张以上,有做线下演出的音乐机构负责人对PingWest品玩表示,他们某次音乐会巡演票有20%都给了公安消防部门)及合作伙伴团体赠票等。大麦网的票不过800-900张,整个互联网渠道的票全部计算在内也不过2000张左右。

想通过商业渠道买票来弥补赠票亏损的最好办法,是通过黄牛加价。

但30日当天晚上开场前,门口黄牛票价格也没有松口迹象,1800、5800和7800的票基本按票面价的2倍来出售。“判断主办方或票务代理商有没有监守自盗自做黄牛的最好办法,就是看开场后票价是否坚挺。”一位熟知票务市场的人士告诉PingWest品玩,“从王菲演唱会的场外情况来看,门票还在主办方或者一级代理手里。黄牛只是打工,完全没有议价权。”

以成本4000万计算,主办方需要赚到1亿元以上才能保证各方利益的有序分配,因此白玉兰文化注定无法通过票务获得盈利,因为票务就是一个粉丝、票务方、主办方、黄牛甚至有关部门参与的狂欢黑洞——当然,事实是:世界上根本不存在哪家演唱会主办方通过票务盈利。

但还有伊利金典、Tiffany、Pernelle之类的赞助商保底啊,按照这些赞助商的量级,他们合计赞助金额在2000万左右。剩下的窟窿谁来补?

腾讯。

主办权之争:谁在争?谁在抬价?

王菲演唱会的新媒体独播权,也是一场精彩的商业大戏。

在2016年中,阿里音乐就传出消息,宋柯和高晓松为了提升新产品“阿里星球”的人气,准备与王菲方面洽谈新媒体独家直播权,传说报价为2亿元,后砍到1.2亿元。但据接近阿里音乐的有关人士对PingWest品玩表示,彼时阿里音乐责任人的财权已被阿里HR收回,根本无法拿出1.2亿元筹码。

接近谈判的人士也表示,阿里的介入,其实起到了“哄抬物价”的作用——我做不了,你们也别想独吞。以至于在双方谈判无果,乐视音乐和腾讯视频介入时,报价依然坚挺在1亿元左右。

但乐视音乐和腾讯视频都没有拿出1亿元的底气,而腾讯视频率先作出了让步:出价8000万左右,但放弃20%的演出票务分销权,顺利拿下独播权。

视频网站回本的方式很简单,贴片广告以及林肯汽车的赞助广告。如果观众能有心充个会员,观看1080P高清现场,那就更有故事可讲了——毕竟这年头,会员数量是一个比盈利更性感的故事。

哪个艺人能经得起平淡流年?

就在王菲开嗓前10天,其前夫窦唯的工作室在12月19日低调发布了两张合作专辑:《间听监》(窦唯+译乐队)和《时音鉴》(窦唯+不一样乐队),两张专辑在淘宝官方店共卖了1000张左右。低调平凡的窦唯的日常生活,经常被好事媒体偷拍和上传网站来感慨世事无常,两人离婚后天壤之别。

但事实是,在分手之后,窦唯保持了实验音乐创作工作,也保持着每年都出唱片的习惯。多年来,人声成为窦唯音乐中的配角,甚至消失不见,甚至被奉为“窦仙儿”,而王菲在音乐上用功却并不多,六年了,抽烟喝酒的生活早就毁了一副能在录音室“一遍过”的天生好嗓子。

2004年5月8日,台湾第15届金曲奖颁奖典礼上,王菲从庾澄庆和莫文蔚手中接过了“年度最佳女歌手奖”的奖杯,她说:

  “我会唱歌,这个我知道。”

更多有趣好玩的内容 尽在品玩微信公众号
brand

PingWest品玩移动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