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个破解 iPhone 的天才少年,这回准备挑翻 Google 和特斯拉

他叫乔治·霍兹(George Hotz)

这个名字对一些人而言可能有些陌生,但如果你早前折腾过 iPhone 的越狱,多少应该听过 geohot

没错,他就是在 2007 年第一个破解了 iPhone 的天才少年,让 AT&T 的定制机可以运行在任何运营商的网络下。当时乔治·霍兹只有 17 岁,之后发布了大名鼎鼎的 iOS 越狱软件 purplera1n(紫雨)。

2010 年,他又第一个破解了索尼 PlayStation 3,还为此惹上了官司被后者告上法庭。

更大的影响还在后面。

乔治·霍兹的支持者(主要是黑客)因为不满法庭的裁定,对索尼的网络和服务开始了疯狂的报复,直接或间接地引发了 2011 年以及之后的大规模黑客事件。

黑客组织以 Anonymous、LulzSec 为代表,后果则是 sony.com、playstation.com 等网站接连被端,服务器被入侵,数千万用户信息被盗,相关联的品牌诸如任天堂、EA、世嘉、新闻集团等也没能幸免。

George Hotz Tesla Seldriving Elon Musk

黑客事件之后,乔治·霍兹选择了退隐,表示不再发表破解信息,但他仍旧认为“黑客只是一群有着电脑技术的人,而技术是无罪的。

之后他仍旧会参加一些安全大赛,发布小工具,查找漏洞,顺便赚点零花钱,比如:

发布几近万能的 Android root 工具 towelroot,下载量超 5000 万;

参加 Pwnium,现场破解 Chromebook 赢回 15 万美金;

在 Pwn2Own 上查找 Firefox 浏览器漏洞获奖 5 万美金;

以一人之力参加韩国一项四人团队安全比赛,狂揽 3 万美元。

这个过程中乔治·霍兹也开始尝试一些职业化的工作,遍历各大顶尖的科技公司:

在 Google 实习 5 个月,在 SpaceX 待了四个月,然后又在 Facebook 工作 8 个月。

只不过,这些羡煞旁人的工作都没能带给乔治·霍兹多少成就感,他反倒因为看着其中的一些天才被驱使着做一些无意义的琐事而感到倦怠。

于是他继续寻找他中意的事业。直到他盯上了 Google 和特斯拉都在捯饬的自动驾驶技术(Self-driving)。

看过了乔治·霍兹的履历,你可能不会怀疑他的能力。试驾的结果也证明了这一点。

George Hotz Tesla Seldriving Elon Musk 3

George Hotz 改装的讴歌车内部照片,中控台是一个 21.5 英寸的平板电脑,尺寸要大于特斯拉上的那台(17 英寸)

他开着改装的 2016 款讴歌 ILX,载着彭博商业周刊的记者在 280 号州际公路上试驾,在自动驾驶模式下以 105km/h(65 英里/时)的速度切入 S 形弯道,顺利通过。中间的一个小插曲是在第二个弯道快结束时,车子曾突然冲向其右侧的 SUV,但及时迅速地自动矫正了路线。

事后,乔治·霍兹告诉一起试驾的记者,这辆车子第一次自动驾驶成功,其实就在当天早晨。

看到这里,你应该已经明白了。乔治·霍兹要做的并不是完全的无人驾驶,而是想在高速公路场景下实现车道保持、行人探测、碰撞警告等功能,和特斯拉在 10 月份发布的 7.0 系统中着重改进的自动驾驶功能相近。

说得更明确一点,他的直接竞争对手是为特斯拉、宝马、福特、通用等提供驾驶辅助系统的以色列公司——Mobileye

在接受彭博商业周刊的采访时,乔治·霍兹毫不留情地抨击 Mobileye“已经过时了。”他的目标是利用现成的电子元器件,实现不输于 Mobileye 的自动驾驶体验,仅仅使用六颗手机上的摄像头模组即可,每颗成本 13 美元:

两颗位于后视镜,一颗位于车尾,左右两侧各一颗,车顶一颗则是大视角的鱼眼相机。

按照乔治·霍兹的设想,他会利用神经网络,也就是自学习的人工智能算法对相机控制软件进行优化,最终向车企或者是普通消费者售卖相机和软件套装,价格都订好了——1000 美元/套。

我们现在看到的乔治·霍兹在自动驾驶上的成果,其实始自今年 10 月底。当然在此之前的一些准备工作还是必须的,比如调试传感器、处理器等电子装置。一切就绪后,则首先让自动驾驶模块去观察乔治·霍兹自己的驾驶行为:

当你让电脑学习了 100 万把椅子的照片之后,它对椅子的认知在某种程度上就要远超过人类自身。

George Hotz Tesla Seldriving Elon Musk 4

对自动驾驶系统的训练也是如此,这便是我们常讲的人工智能(AI),涉及到图像识别等深度学习算法。

前前后后经过多次的学习训练之后,到第三次试驾的时候,乔治·霍兹的这套系统又成熟了很多,可以自动控制刹车和加速。彭博商业周刊的记者表示:

车子可以平稳地保持在车道的中间,并且在前车减速时,它也会跟着减速。

乔治·霍兹说自己的工作并不仅仅是自动驾驶的一种低成本实现方式,有自己的独创性的发现。不过他在采访中并没有透露更多的细节,仅表示改进了 AI 软件对摄像头数据的解读方式:

传统的自动驾驶系统通常会根据情境来设定驾驶的规则,有的代码用来确定跟随行车的规则,有的代码用来确定马路上突然冲出一只梅花鹿时如何处置,诸如此类。

因越狱 iPhone 和索尼 PlayStation 成名的乔治·霍兹的系统中没有这么多的规则,更多的是学习驾驶者的驾驶行为和不同场景下的处置方式,然后进行模仿和优化。

下面这段话概括了乔治·霍兹对于自动驾驶的理解和实现方式:

这些假定有着致命的缺陷,毕竟现实中有着太多的突发情况和不确定性,预设的规则并不能穷尽所有的可能。最好的方式是让车子学会像人类一样,综合处理各种视觉信号,并基于驾驶经验做出判断,而不是依靠生搬硬套各种规矩。”

这样做一个直接的好处是,乔治·霍兹设计的这套系统总共只有 2000 多行代码。这也延续了他在开发越狱软件时的那种干净利落的 coding 风格。

这位曾经的天才少年接下来还有一个新的计划——成为一名 Uber 司机,给自动驾驶系统积攒更多的训练数据,希望在五个月之内搭建一个世界顶级的自动驾驶系统。

而对于潜在的竞争对手和偶像,乔治·霍兹希望:

Elon Musk 能够最终收购这项技术,不过是以两倍的价格。

在过去的数年间,他给科技圈带来了足够多的惊喜,谁又能说这一次乔治·霍兹到底会成就新的传奇,还是在折腾完之后回头找 Google 讨要一份工作?

 

题图和插图来自:Bloomberg

参考资料:New YorkerBloomberg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