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sker陷入“两难”抉择,到底该卖给谁?

HQ

狡猾的创始人,以及无能的管理层,这是我总结的Fisker这家公司从新能源之星沦落到破产边缘的主要原因。在2013年11月份Fisker向法院递交破产申请后,我以为这家公司的命运已经“尘埃落定”,但却没料到万向集团在半路又“杀了回来”。现在的情况是,管理层想要把Fisker卖给李泽楷,而债权人委员会则希望把公司卖给万向集团。

无论是哪种结果,Fisker都会落入中国人手中。想必对于这一结果,Henry Fisker与Bernhard Koehler在2007年成立这个品牌时,是做梦也没有想到的。即便获得了美国能源部5.29亿美元贷款,以及14亿美元公开与私募的融资,Fisker还是终究难逃“烧钱机器”的命运。其实,在2013年3月份Henry Fisker辞去CEO一职起,Fisker就已经成了一块烫手的芋头:各大汽车制造商,没有一家主动提出收购要约。

而这段时间内,那些竞标Fisker的“财主”,除了德国的资产管理公司Fritz Nols外,就是来自中国的万向集团以及李泽楷。其中,万向集团的投资合伙人是通用集团前高层Bob Lutz成立的VL Automotive。而欲收购Fisker的,则是万向集团的美国公司。作为中国最大的汽车零部件供应商,万向对Fisker的垂涎,实际上从其在2012年收购A123 Systems时就能窥测出来。

A123 Systems曾是美国最大的磷酸铁锂电池供应商,收购这家公司对于已经在电动汽车领域“混迹”十多年的万向来说具有极为重要的战略意义。而在破产前,Fisker是A123 Systems的主要客户。甚至可以说,Fisker的业绩下滑,很大程度上也促使了A123 Systems的破产脚步。

可Fisker为什么要拒绝万向呢?按照管理层的说法,是因为Fisker之所以走向破产,是因为万向收购了A123 Systems后,就停止向其供应电池。也就说,Fisker的管理层把公司破产的原因推到了万向身上。可是,我们从维基百科查阅即可知道,万向集团是在2012年12月份正式完成对A123 Systems的收购的。而Fisker早在2012年7月份就已经停产旗下唯一车型Fisker Karma。

所以这种推卸责任的说法显然是站不住脚的。那么对比万向集团与李泽楷,谁更适合拿下Fisker呢?先来看看这两方各自给出的计划。

首先,李泽楷旗下的Hybrid Tech已经支付了2500万美元,购买了Fisker所欠美国能源部的贷款;同时,Hybrid Tech还将购买Fisker的剩余资产,并提供800万美元的“占有债务人”资金支持。在此基础上,Hybrid Tech承诺让Fisker复产。

再来看看万向提出的条件,也是出价约2500万美元。同时复产Fisker Karma车型,并推出Fisker下一代车型Atlantic的掀背版车型。先期将继续在芬兰Valmet工厂组装,但在未来某个时间点将把生产线转移至密歇根州的VL Automotive。也就是万向集团的合作伙伴,同时也是基于Fisker Karma车型改进的Destino车型的制造商。

从愿意支付的价码上,万向与Hybrid Tech不存在较大的差异。债权人委员会真正考虑到的,是哪家能快速、稳定地让Fisker复产。从目前的情况看,万向的机会要大一些。理由非常地显而易见:万向是中国最大的汽车零部件供应商,拥有几十年的汽车制造业经验、拥有A123 Systems这样的电池技术供应商;同时还与VL Automotive建立了合作关系,并且未来Fisker的生产线有望从芬兰搬回美国。而相比之下,李泽楷并没有涉足过汽车行业。

还有一点原因是,李泽楷本身是Fisker公司的投资人。这一身份能让他获得管理层的支持,但却很难获得债权人委员会的信任。债权人委员会都有哪些人?比如被拖欠薪水的设计师,或者Fisker之前的供应商等。这些人最期望的是,尽快复产恢复盈利。而不是让一个只做过电信和地产行业的投资人来接管一家汽车公司。

Fisker已经同意卖给李泽楷,并向法院反对万向的介入;而债权人则更希望尽心公开拍卖,由万向接手。根据万向向法院提交的文件,收购Fisker后,不仅会复产Karma车型,未来还规划了皮卡、厢货车甚至SUV车型。万向预计,若收购完成,在18个月内可以在美国售出1000台Karma或Destino车型,一年中可以在欧洲售出500台。

1月10日,法院将就万向与李泽楷的收购计划召开听证会,到时结果即知分晓。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