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行漫记 – 我所见的硅谷外乡人

又是一个周二的傍晚,我和朋友来到这间位于加州红木城(Redwood City,甲骨文总部所在地)的,藏在密林中的大宅 – Blackbox Mansion。Blackbox是到目前为止链接硅谷与世界各地的创业者的项目中做的非常成功的一个。两位主人一位是在法国长大的伊朗人,另一位则是在波兰颇有影响力的作家。今天的活动由荷兰孵化器Rock Start举办,他们将9家来自阿姆斯特丹的公司带到美国,虽然此次只是来探风,但许多公司都做好了重返加州的打算。

这个傍晚是那些让我最能领略到硅谷魅力的情景之一。到后院的烧架上拿起一串肉,一瓶啤酒,在那个典型的“加州阳光”的游泳池旁踱着步,一路聊过去,你就能发现这些各式各样的人们,来自天涯海角,却都被某种仿佛冥冥之中的力量拉向这里:

Hernandez,出生于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在阿根廷创业,由于当地没有风险投资体系,公司全靠有机增长,发展缓慢,参加来自荷兰的孵化器项目Rock start Accelerator,在阿姆斯特丹发展了半年多,紧接着来硅谷勘探情况,准备下一步从这里开始;

Karim,出生在阿富汗的一个政治家庭,祖父是国防部高官,父亲是外交官,少年时因为塔利班当权,时局动荡,举家迁移到德国,在德国长大,在澳大利亚受教育,并因为自己的创业项目而到美国发展;

Jürgen,在慕尼黑长大,由于自己大学时结识了一位乌拉圭女友而搬到蒙德维的亚,在那里生活、创业,后参加“智利创业孵化器”项目(”Startup Chile”),将公司迁往圣地亚哥,之后谋求到美国发展。

这里流行的一句话说得好:“每一个加州人都来自另外某个地方”。当我刚来到这里时,所有的人们骄傲的用这句话来欢迎我,现在我则会用同样骄傲的语气那这句话去欢迎别人。大家说着不一样的口音,但却表现的像自己是本地人一样,对着各大公司还有最近最hot的小公司指点江山。

这些人到底为什么要全都来到美国?我也很好奇这个问题,就跟几个来自荷兰的创业者聊。他们说,在荷兰,还有不少其他地方,天使投资人和风险投资的生态系统都非常匮乏。所有的创业者都必须从第一天开始就有收入,有利润,才可以生存下去,可这样就算是可以以生存下去的公司增长非常缓慢(照这个玩法,硅谷的公司大多数都活不了);更有甚者,来自阿根廷的哥们对我说道,如果你在那里创业失败了两次,“那你就别活了”,以后没有任何人再会信任你,这也使他决定收拾包裹,背井离乡,一个人来到美国闯世界。

不管是横向比较还是纵向比较,这种大规模的,全球性的人才流动恐怕也真的是历史上从未有过的。在古代,不管是高卢人还是罗斯人都“条条大路通罗马”,是因为那里有罗马的荣耀;不管是大食人和高丽人都可以去长安当官,是因为那里是帝国的首都;而硅谷这个别样的“首都”,没有霸权,没有皇帝,只有苹果、谷歌、facebook。这自然得益于科技的发达,信息的高速流通。有了信息流通,由于马太效应,就更造成了人才密度、知识密度和资本密度。

不知道中国和全世界有多少人想要复制硅谷?看着这些来自天涯海角的探险家们,我不禁想到:中国人在哪儿?要想复制硅谷,那就先来硅谷吧。这儿不是天堂,这儿只是一片大海。只不过,它有鲨鱼,但也有宝藏。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