硅谷“门外汉”鲍尔默眼中的“四维硅谷”:未来的四个科技走势

上个星期,加州的丘吉尔俱乐部(Churchill Club)迎来了一场重磅采访。主讲人是硅谷的稀客,微软CEO史蒂夫·鲍尔默(Steve Ballmer),采访他的则是另外一位大神,PayPal和LinkedIn的创始人,投资人Reid Hoffman。谈笑间,Reid Hoffman带着调侃的语气问道:“对你这个外面人来说,你觉得硅谷接下来要发生什么大事儿?” 想不到鲍尔默的回答颇为有趣。他说:“那要看我们说的是哪一个硅谷,在我眼中有四个硅谷,每一个都各有特点,他们代表着未来科技世界的走势。”

鲍尔默根据地理分布特点把旧金山湾区形形色色的公司做了一个划类。他所言的四个硅谷分别是:1)代表硬件的传统“硅”谷;2)充满消费互联网公司的旧金山;3)处于上升期的企业级服务提供商;4)传统的湾区大公司。把它们称作“四个硅谷”是因为这些领域在地理纬度分布上呈现了有趣的排列。我认为他的这一洞见是对科技产业生态圈的一个非常好的素描,我们仅需要驱车在这四个硅谷都走上一圈。就会知道这里千千万万的科技精英们都在做什么、都在想什么、都有着哪些选择。

 

第一象限 – “硬件硅时代”复兴之路

第一个硅谷是真的“硅”构成的硅谷,自然也就是这个地方名字的来历。这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是电子革命开始的地方,在地理上讲大概是旧金山湾的南部一带。这个 “硅”谷的构成以硬件公司为主。说起来,这里硬件公司的命运在数十年间经历了几次转折。从六十年代的英特尔公司,到七八十年代的苹果电脑,硬件公司在前几十年里都站在时代巅峰。不过,90年代开始的互联网爆炸(以及其后的泡沫)一度抢去了风头,让雅虎、Google这些公司占领前沿阵地十余年之久。

不过近年以来情况逐渐发生了一些变化,苹果逐渐做回世界第一公司宝座的这些年不但见证了传统单一硬件公司的衰落(比如说索尼、惠普),也体现了软硬件结合的运行模式的力量。现在无论是Google,微软还是苹果似乎都不能说自己是一家单一的软件或者硬件公司。Paul Graham也因此发出了“硬件即将复兴”的宣言。我觉得在这个大框架下还有两个有潜力的分支值得注意。首先是以Lytro为代表的个性化硬件产品,其次是3D打印技术所带来的未来“每个人都可以制造硬件”的可能性。看来,硅谷重新充满“硅”的那一天是指日可待。

 

第二象限 – 消费互联网如日中天

我们指的消费互联网(consumer internet)包括现在大部分的社交、移动、游戏应用,以面向消费者为主。鲍尔默说道,消费互联网公司最大的一个共同点就是他们现在都设在旧金山。我之前和一家这边的孵化器老板聊天,聊湾区现在大家都爱住在哪里。他说道,从前的“硅谷”,好多地方已经被抛弃了,留下了那些携妻带子,安顿下来的老工程师。而新一代的年轻人们,怀揣着Andreessen Horowitz, 红杉资本, KPCB的渴望,带着做出下一个愤怒的小鸟的热忱,则如潮水般的涌向了旧金山。

旧金山这个城市很有意思,它是百年之前的西进淘金者们的汇聚之地。所以我倒觉得“旧金山”这个中文名比这座城市的本名 – San Francisco,应该要贴切的多,因为这是一座因为金子而诞生和聚集的城市。年轻人需要夜生活,所以他们要来大都市;而VC们也不需要再去南湾参观厂房了,更显示了今日软件和网络公司的统治地位。

第二象限自然是这些年的明星创业者涌现最多的地方。Y Combinator可以说是消费互联网公司的圣殿,而Airbnb就是它的头牌,是YC的骄傲。我认识的一些人都告诉我说,进YC就像小孩子上哈佛一样,“你会被自动估值1000万美元,且再也不用为融资发愁。”俄罗斯投资人Yuri Milner甚至专门设立了一个自动投资所有YC孵化的公司的基金Start Fund。这基本上是仅次于站在大街上给别人送钱的一笔买卖了。

当然,假如我们要在这类公司中找一个最完美的例子的话,应该还是要数Instagram,消费互联网公司团队小、增长快等的所有特点在它身上体现无疑。成立于旧金山、超小的团队、爆炸式的增长、一年零九个月被收购。其时全公司仅有13名员工,按10亿美元的价格算,相当于每个员工平均得到6700万美元。这个数字让所有人疯狂,也让模仿者纷至沓来。据Paul Graham自己说,Instagram被收购后一个月,YC的申请者中就出现了几千个类似的公司,的确是一副热闹无比的盛景。当然,以Peter Thiel为首的很多投资人都表达了他们对于淘金热一样的这种看起来繁荣的情况的担心。他们认为消费互联网的黄金时代恐怕是要结束了,现在即将接近最后的喧嚣。我们也可以猜想一下,对于那些为了模仿Instagram所速成出来的无数山寨应用,YC到底会录取多少…

 

第三象限 – 企业级产品方兴未艾

企业级产品是个老话题,不过我觉得现在再来讨论它有一些新的客观因素值得关注。首先,移动化设备的迅速普及是企业级产品发展的一大动力。Gartner预测,到2014年90%的公司将会支持员工在个人移动设备上运行企业办公应用程序。而BYOD(Bring Your Own Device,带自己的设备来上班)带来的新问题是,既然现在公司既不给员工发电脑,也不给他们发黑莓手机了,那CIO的工作怎么做,公司的信息安全怎么办?如今通行的移动数据管理法则(Mobile Data Management,即MDM)在实际中仍有不少挑战,有很多的空白需要创业公司去填补。

企业级产品的另外一大推力和马克·安德森所倡导的“软件吃掉世界”(Software eats the world)理论密切相关。用一句话来说,安德森认为软件将会改变世界上现存的大部分机构的工作模式,不仅仅有公司,还有非营利组织、学校、政府机构等等。因此,从他这个观点说开去,我认为政府数据分析,还有在线教育,都可以算作是广义上的企业级产品。如果从这个角度上看的话,那这些领域企业级产品的潜力可谓是不可限量。PingWest针对这些领域之前都做过相关报道。我们认为政府在公布透明开放的数据之后,这些数据将成为所有创业者可以利用的资源,为企业级产品创造巨大空间,并且自身会逐渐变成一个应用程序商店;而在线教育不光是传统教育的竞争者。一些有眼光的顶尖大学已经开始让“电子徽章”这样的机制逐步融入自己的教育系统,难道这不都是很有潜力的企业级应用么?

 

第四象限 – 财富五百强风雨依旧

第四个硅谷,也是最后一个硅谷,自然就是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们在这里参加“朝圣团”的时候主要造访的那些地方。Google总部、施乐实验室、乔布斯家的车库,等等。成功的创业公司会慢慢变成大公司,这是历史的规律。铁打的营盘流水兵,最近Facebook也从一个“创业传奇”正式加入了大公司的阵营,向更加成熟稳重的方向发展。看到这个现象,我们就不难理解为什么如此多的创业者在发了大财之后却会离开舒适的岗位,重新开始。正如一个网友在评价离职的Facebook创始人Dustin Moskovitz和Adam D’Angelo时说的一样。“It probably seemed like the right time to move on and pursue their own dreams and aspirations.” (是时候离开去追逐他们直接的梦想和灵感了)。当你一天天稳定安全起来事,工作不再是创业,硅谷对你而言也就不再是原先那个硅谷了。

有放下包袱继续前行的,自然还有更多坚守岗位的。茕茕孑立在所有创业世界的激情和喧闹之外的,是像思科、甲骨文这种被人们称为是“大公司”典型的公司。鲍尔默评论说,这个硅谷和其他三个基本上是脱节的,因为它基本上不算是属于创业的土地。我认识的好多人都会绘声绘色的讲述自己的创业公司有多精彩,然后再和上述那些“无聊的大公司(boring big companies)”做出对比,虽然无论思科还是甲骨文都是非常优秀的公司,不过他们在硅谷这个特殊的地方不幸成了陪衬品,甚至有时是反面角色。当然,有一点是确定的,那就是这些公司拥有着相对非常稳定的工作和优厚的待遇,对任何人才都是不能忽视的机会。
四个象限中的不同硅谷,不仅仅代表着地理上的维度,也代表着科技界的四个不同的江湖。究竟哪一个硅谷是属于你的硅谷呢?相信每个人的答案都不一样,每种公司中都有有潜力改变世界的,当然炮灰也都不少。最后还有,我们也不要相信理想主义者的忽悠,谁说来加州只能创业了?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