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编辑室】4件事带你认识中国互联网

今儿看到4件事儿,看得如鲠在喉,又五味杂陈。

 

1. Uber在广州被查处的背后

一周前,广州Uber遭到政府有关部门的查处,多个营业点被关闭。

今天,《南方日报》出现了这样一则报道:“如约”将至:政府平台如何与优步们共处?报道中说的“如约”,是一个由广州市交委牵头搭建的约租车平台,“不出意外的话,不久的将来将在广州市场上出现。”

“按照广州市交委的设想,市民点开手机上的“如约”软件临时约车,在中心城区只需要5—8分钟的平均等待时间,约租车就将开到楼下。”看起来和专车的特点一样,而且,如约也声称要解决出租车打车难、运行效率低的问题。

不过,报道中也透露了如约不同于专车的几个特点:

在需求旺盛的高峰时段,2950辆约租车将分布在广州城区的各个地方随时待命;

“约租车”将使用中高档车辆,司机作为企业员工,仅需提供驾驶服务,不需承担经营风险,也无需缴纳车辆使用、承包金等;

约租车平台由广州市交委下属的广州市公共交通数据管理中心负责系统搭建和日常技术维护;

2950辆约租车指标招标结果公布,广州交通、白云、广骏、丽新4家国有出租车公司中标;

经过测算,约租车内测价格是普通出租车的3倍,是目前优步等专车价格的5倍以上。“我们拿不出这么庞大的资金来跟优步打价格和补贴战。”中标的一家国有出租车企业负责人何楚健直截了当地说;

拿到750辆约租车指标的广州丽新公司,打出招聘广告。应聘者发现,约租车司机一个月最少要完成10000元的固定营业额,才可能拿到4900元的收入

这就是政府平台与优步们的相处之道吗?

2. 军事化管理的饿了么

最近有传闻,饿了么即将被E轮投资方京东收购。随后京东和饿了么都站出来辟谣,互相说自己有着更大的愿景。

在跟媒体沟通时,饿了么也趁机夹带了点“私货”,介绍了饿了么发展的良好势头,同时表示,“吃是一件性感的事”,饿了么也要做一家性感的公司。

从只言片语中,我们还得以一窥员工人数迅速扩张到6000人的饿了么的管理制度:

(饿了么副总裁)罗宇龙说,他们相当推崇毛主席的做法,因此在饿了么内部划分军区、搞编制,政委、歌舞团、价值观、方法论,高压线统统都有。

企业选择什么样的管理制度是它的自由,只是我不觉得这是一家“性感”的公司。

3. 贴“总理赞小米”新闻原文的雷军

昨天,李克强总理去了中关村创业大街。是的,你肯定早就知道了,因为昨天似乎整个互联网圈子都在讨论这事儿。

今天,雷军在微博上贴了一个截图:

xiaomi

这条微博被转发了近3000次,是雷军最近的微博平均转发量的6-10倍。不过转发和评论的很多是质疑,“总理说’还是苹果和三星最多’,哪里说小米不错了?”还有人贴出了视频链接

已经很少与普通网友互动的雷军这次破天荒地又发了2条关于总理称赞小米的微博,一条是对原微博的转发,并配上了“嗯,小米不错”的文字,一条直接找到报道原文,配以“关于总理赞小米的新闻原文”。

这是一家估值400亿美元,全世界最值钱的非上市科技公司,愿景是“让全球享受中国科技创新的乐趣”。在这里,他们会为一句若有若无的话操碎了心。

有人就挺不客气的,“这年头,不管是大胸艳星还是政府官员,谁都能撩拨得中国互联网从业者自嗨飞上天,爽到不要不要的。”

4. 开发国产操作系统的普洱茶商

去年,“国产操作系统”是个热词。热到什么程度?一个靠出售普洱茶和手工家具起家的商人也要加入进来,他说自己的操作系统可以取代微软的Windows。

路透社报道了49岁的思普企业集团董事长张龙的故事,他没有技术背景,却已经在去年开始推销他的SPGnux,一款基于Linux的操作系统。

“发展国家基础软件是国家安全的需要,更是中华民族发展的需要,” 张龙说道。大屏幕上,他播放的推销视频里闪动着斯诺登的照片。

是的,这应该是做国产操作系统惯用的说辞,“棱镜门”事件突然激活了一个巨大的市场,这在国有软件企业、投资者以及精明的企业家中间掀起了一股淘金狂热。

曾经最成功的国产操作系统,后来被一家有家居保洁背景的公司仅作价600万美元买下的红旗Linux的前高管贺唯佳这么说:

“正是因为斯诺登,我们现在身处一个新的泡沫中,这些老板不需要太多钱和技术就能参与进来,但是回报可能很高。”

 

事儿讲完了,不知道有没有为你加深一些对中国互联网的理解?

 

题图来自:Shutterstock

订阅更多文章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