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衣橱”还不够糟糕,美国媒体就快没有新闻自由了!

在媒体从业的时间久了,操守准则跟当初的新闻理想之间难免发生偏离。比如,报道对象的负面该不该写,居然成了很多媒体记者头疼的问题。

如果按照新闻自由的原则,任何能通过让公众知情对公众产生有益价值的事情,都值得被报道;但转念一想,创业公司对于大部分科技/创投媒体,是重要的报道对象和消息来源。负面写多了,人家不跟你玩了,不给你发消息也不请你去发布会了,你想约的采访也约不到了,到头来又有什么好处?

很多媒体人的脑回路已经从新闻理想至上切换成了中国最传统的关系社会准则:多一个朋友,少一个敌人。

创业公司明星衣橱的闹剧,给媒体人敲响了警钟:

界面新闻记者方圆婧在报道时尚电商创业公司“明星衣橱”时,消息源向她爆料该公司在营销上无节制支出,融资进展不乐观,数据存在问题。报道出炉后,消息源反悔希望保护自己,提出了修删稿件的要求。界面本着保护消息源和对报道中所涉及各方的最大善意,决定修改原文,却遭遇消息源对接受过采访的矢口否认和报道对象的反扑。明星衣橱称报道存在事实错误,并指责她收钱写黑稿,连她的家人都受到了牵连。

微信公众平台、今日头条和其他自媒体平台的存在,成为了每一个人享受言论自由的途径和工具。更有“找记者”这样的媒体发稿平台,让针对媒体报道的寻租行为变得无比容易。

zhaojizhe

媒体报道资源之所以曾经稀缺,缘于专业媒体机构的专业性和公信力。而自媒体时代的到来,架空了专业媒体的公信力,让报道资源变得不再稀缺,收钱发、写稿成为了新的行业常态。这种新常态,正是中国新闻行业所面临的困境,也是界面新闻和其记者遭遇可笑指责的罪魁祸首。

新闻报道是实现公众对于公共事件知情权的工具,而非让报道对象获得正面评价的有偿或无偿服务。媒体获得新闻自由所对应的义务是为读者服务,而非为报道对象服务。报道对象的负面不是该不该写的问题。对于公众有价值的任何事情,都应该被公众了解到,这才是媒体存在的最大意义。


 

有趣的是,一直以来以新闻自由驰名全球的美国新闻业,现在同样面临着负面报道上的困境,而且居然比中国严重的多。

美国有一个新媒体/博客集团,叫做 Gawker Media。跟康泰纳仕、时代周刊这样的大型媒体集团一样,Gawker Media 旗下按照不同的话题设立了七大博客网站和几十个子站,比较著名的有写花边绯闻的 Gawker、写科技的 Gizmodo 跟写汽车的 Jalopnik 等。

这家旗下网站每月访问量高达数千万,估值超过 2.5 亿美元的新媒体集团,却在 2016 年 6 月提交了自己的破产申请,卖身价不到 1 亿美元。个中缘由你可能很难猜到:写负面写到被人盯上了。

盯上 Gawker Media 的是硅谷的著名富豪 Peter Thiel。他这辈子截至现在做了三件主要的事:创立了 PayPal 引领了硅谷 21 世纪的第一波创业浪潮,投资了 Facebook 在风投业界名垂千古,最后写了一本书,《从零到一》,然后带着这本书远渡重洋来到大洋彼岸的新硅谷——中国,并成功晋级创业教父。然而,Thiel 在 2007 年被新媒体集团 Gawker Media 旗下网站 Gawker 爆出了同性恋的身份。尽管之前他已经在有限的小圈子里宣布过出柜的消息,Gawker 的报道还是引起了轩然大波,让他十分恼火。除了出柜事件之外,Gawker 还写过他资助的独角兽创业公司 Palantir 以及无国界创业船计划。

身为一名教父怎么可能容得下负面评价?他找来洛杉矶知名律师 Charles Harder 代理自己起诉 Gawker Media 的案件。还斥资千万美元,暗中资助 Harder 代理其他遭遇相同,被 Gawker 写过负面的客户

Thiel 的目标非常明确:通过设计巧妙的控告、陈述和证据链,使得 Gawker Media 败诉并无法申请到诉讼保险来偿付,最后只得宣布破产——没有点到为止,也不是教训一下,就是要你命。

搞死一家媒体,对于富豪就是抖抖腰包、耍耍手腕的事。

Charles Harder 和 Hulk Hogan

Charles Harder 和 Hulk Hogan。Hogan 因自己的性爱录影带被发布而起诉 Gawker Media、其创始人 Nick Denton 以及当值编辑。

今年 5 月,Gawker 发布了一篇证据明显、调查充分的深度报道,向读者展示了美国总统大选候选人、地产富豪唐纳德·特朗普(川普)糟糕的鸡窝发型怎样梳出来的原理,得到了美国多家知名媒体和多位普利策得奖记者的好评。结果就在几天前,Gawker 文章中的调查对象,为川普提供私密服务的植发技术公司 Ivari International,准备把 Gawker 告到法庭。

如果你觉得这已经够荒谬的了,更荒谬的还在后面:

首先,毫无悬念,这起案件还是 Peter Thiel 麾下的王牌律师 Charles Harder 代理的;

其次,Harder 在律师信中引用的 Gawker 报道,被发现对原文进行了修改(PingWest品玩也经常收到错漏百出的律师信)。除此之外,Gawker 报道中指出 Ivari International 位于纽约川普大厦的川普私人楼层的描述,被 Harder 宣称为“污蔑”,可是这段描述其实完全用不到 Gawker 的调查,因为 Ivari International 自己就曾广而告之自己的办公室在川普大楼里。

律师信里还提出了不少荒谬的要求,比如要求 Gawker 移交该报道中所有的图片、文字和音频记录作为证据,并公开消息源的身份信息——这样的要求,在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都已经达到了侵犯新闻自由和言论自由的程度。

至于 Ivari International 这么一家提供私密服务的低调公司,却在这样一个的绝佳的时间点上提出如此高调的诉讼,背后有没有得到川普的授意,也就不必猜了吧。

不知从何开始,富豪们都开始对新闻自由心存芥蒂,川普本人也不例外。去年在电视辩论会上,川普被 Fox 新闻台女主持梅根·凯莉问及对女性的歧视言论,事后川普连续在采访和自己的 Twitter 上发表对凯莉外貌和职业素养上的个人攻击。除了 Fox 新闻台之外,川普的媒体黑名单里还有 BuzzFeed、Politico、《赫芬顿邮报》和《Mother Jones》等知名媒体的政治记者。就在本周早些时候,《华盛顿邮报》也被加入到了黑名单里,因为这家美国百年报纸“错误”地引述了他对美国现任总统奥巴马的批评,川普公开表示从今往后取消《华盛顿邮报》报道自己政治活动的权限。

今年 2 月,在美国得克萨斯州的一次拉票活动上,川普宣称倘若自己当选,将会推出新的反诽谤法,让新闻机构更容易在诽谤诉讼中败诉,保证为原告带来高额的赔偿金。

目前,美国两大主要政党都还未正式提名代表各党参与 2016 总统大选的候选人,在共和党内,除了川普其他候选人均未达到接受提名的要求;而跟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川普相比,民主党那边的希拉里·克林顿有着更严重的丑闻问题。从 Gawker Media、《华邮》和诸多新闻机构的遭遇来看,在美国已经存在了上百年的新闻业,赖以生存的新闻自由前途暗淡。美国诸多新闻机构已经做好了川普胜选的准备,比如曾经多次获普利策奖的《波士顿环球报》就曾经为川普当选后的美国设计过一个头版,用来展示届时美国政治可笑又可悲的场面。

当中国媒体人还在纠结该不该写负面的时候,美国媒体已经在面临着以后还能不能写负面,一旦写了,会不会被总统和他的富豪朋友们告到破产的生死抉择……

题图从左到右:Peter Thiel、Donald Trump、Charles Harder,来自 Getty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