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度概念兜售冠军”——果壳电子

51

我从未想象过,在这个时代的盛大还能和“极客”产生多少联系。直到在今年6月,盛大旗下的果壳电子推出了“Geak”品牌,果壳电子首席市场官李涛站在台上高调宣称:“我们要智能化一切。显然这是一个异常宏大的极客梦”。

确实,至此开始,果壳电子这家公司开始与“极客”频繁的发生关联——他们用“@”符号去解释自己对“Geak”这个新时代“Geek”的命名,在各大小科技舞台上走穴标榜他们是一帮“极客范儿”的创造者,甚至在百度百科上,“极客”的解释中,也出现了大段的对“Geak”和“果壳电子”的介绍。

当然,这些动作似乎全部都停留在概念和名词之上。记得在Geak Watch发布后不久,我参加的一场活动上,果壳电子副总裁徐湘涛就站在台上用了16分钟的时间去贩卖他们的“理念”——除了对果壳电子的核心人物陈大年“热爱捣鼓电子设备”、“不喜欢在媒体面前曝光”等形象的刻画外,徐湘涛剩下的时间都用来告诉大家“智能手表不应该是什么样的”,而对“全球第一款真正的智能手表”Geak Watch究竟是什么样的却只字未提。而在Geak Watch上市之后,我们看到,这款Geak Watch在本质上和徐湘涛曾在台上“抨击”的那些“山寨厂商”没有多大区别——除非你认为把一款手机的功能阉割放进一个更小的屏幕,同时让它的交互体验不太利于正常人操作就是“极客范儿”的话。

这只是个开始,在将自己和“极客”划上等号之后,果壳电子又瞄准了下一个名词“标准化”——在中国广播网发布了一则国家开始对可穿戴设备标准制定前期工作的新闻后,果壳电子CEO顾晓斌发布了一条微博:“果壳智能手表发布后,国内可穿戴设备市场迎来爆发式增长,但目前该市场鱼龙混杂,不仅给消费者选择带来难度,也不利于行业的发展。作为首先提出智能手表标准的公司,果壳已经在和相关部门积极沟通、参与国家标准制定,为行业发展尽力,共同营造健康的发展环境。”

但实际上,只不过是新闻稿中提到了包括三星、高通、盛大果壳在内的不少科技公司发布了智能手表,而果壳电子并没有实际参与到标准制定的工作中来。顾晓斌所宣称的“参与国家标准制定”,就和你在北京呼吸几口废气,然后说自己参与了北京空气标准的制定是一个逻辑。

最近,果壳电子又把同样的招数用在了比特币上——在最近比特币由于其兑换法币价格大幅上扬而被广泛关注之后,果壳电子很快开始支持比特币购买Geak Watch,这种营销手段本无可厚非,但看看这家著名的“概念绑架者”是怎么说的吧——顾晓斌在接受比特币之家的采访时说道:“作为全球首家支持比特币支付的商业机构,我们认为开通比特币支付的意义更大……随着我们推出比特币支付服务和首笔比特币订单的达成,国内的比特币汇率开始持续暴涨,这一切都不在我们计划之中。”

可实际上,支持比特币支付的商业机构早已不在少数,而比特币在短时间内的急速攀升和全网算力相关,与温哥华ATM机支持比特币兑换法币相关,与德国承认比特币合法、美国司法部和证劵交易委员会(SEC)代表在听证会时提出比特币是合法的金融工具相关,但和宣称自己卖出3台用比特币支付的果壳电子真的没有什么关系。

宣称自己在某一领域的领先动作主导了市场,并将其和市场/行业的动向紧密关联,果壳电子在营销上是多么精于此道啊。

最令人佩服的是,即使明摆着自己“晚了一步”,果壳电子也有办法”力挽狂澜“——不久前,在小米发布路由器之后,赶时间的果壳电子很快上线了自己的路由器预订页面,整个产品页面没有任何一项关于产品的具体说明,通篇只有“极客”、“想象力革命”这样的标语,并洋溢着不知从哪儿来的自信高调宣称向小米等公司下达战书。很快,果壳电子的预购页面被发现从问题到源代码都是对小米路由器的“像素级”复制。你以为这抓到他们的把柄了?这家公司很快站出来说,像素级复制只是对小米路由器“缺乏想象力”的讽刺。只不过作为普通人的我们很难理解果壳电子内部那些“极客们”的表达方式。

看吧,我们的“年度概念兜售冠军”是多么长袖善舞、身段灵活。

订阅更多文章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