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发布会前对话Genius Bar小哥:蓝T恤上印个S,我们就是超人

25岁的文艾这样介绍自己的工作:拯救世界,拯救人类。

他是北京一家苹果专卖店Genius Bar(天才吧)的技术服务人员。他觉得站在浅木色吧台后的自己,正在扮演一个超人一样的角色,“这一屋子的蓝色衣服,就差胸前的一个S。”

苹果专卖店的Genius技术支持,是文艾的第一份工作,从2011年持续至今。现在他已经进阶到那种可以接待苹果全线产品技术服务的高级技术专员——通常,Genius Bar的工作者只会负责其中一个产品系列的接待,要么iPhone,要么iPad,要么Mac。

文艾每天上下班要横穿半个北京城,八小时工作,一小时午休,每天平均接待30名前来技术咨询的顾客,平均每人耗费15分钟,最长的一次用了两个小时。“如果被领导知道用了这么久,我就死定了。”他说那是一个外国大妈,言语不通。

四年来,他声称自己从没想过换工作,甚至不会去做同行业之间的薪酬对比。因为他是“超级果粉”,而且这份工作“惩恶扬善”。

蓝衣超人的“惩恶”指的是勇斗黄牛。文艾说现在很常见的一种黄牛是,拿着四下淘来的无法开机的进水iPhone或是部分功能损坏的机器来Genius Bar骗换新机,然后转手去卖。“他们会换个假屏幕,或者单独报修麦克风一类不能独立更换的部件,曾有些人得手。”

文艾当班的一天,一行三人在店里报修一部iPhone手机,要求更换。文艾说他看出了猫腻,拒绝了维修更换。于是三位大汉明确表示:你不给我换,我就不走,你什么时候走我什么时候走。言出必行,这一天从早到晚,三名黄牛在苹果店里紧紧尾行文艾不放,直到下班,文艾在店里保安的护送下才上了地铁。

“这就是我说的超人的感觉——我成功击败了、捣毁了一个什么邪恶组织,然后还遭到了他们的报复。”文艾说自己当时不腿软、不冒汗,只觉得刺激有趣。“我同事还有识破黄牛伎俩直接在店里遇袭的呢。”

文艾说麻烦的是,现在的黄牛都开始雇人来店里了。他曾见识过整整一个村子的男女老少各带身份证,一窝蜂地涌进店里,被黄牛雇来抢购新品;若是来骗更换维修,雇的则都是抱着婴儿的母亲、老大爷或是学生装扮的人。

另一部分的“扬善”,文艾觉得就是如何智取顾客了。大婶、大妈们往地上一坐,哭嚷着“不解决就不走”的状况屡见不鲜;前脚把送修机器拿回工作间开机检查,出来后顾客就质疑:“你怎么能证明这手机不是在你们屋里,你们弄上的水?”

iPhone6初上市那阵子,一个大哥拿着弯折的手机找到文艾:“买回去刚激活,看了个视频,充了个电,放在桌子上,早晨起来自己就弯了。”他要求换货并赔付时间和交通损失,“我是媒体,分分钟就可以曝光你们。”

文艾一开始和他纠缠得面红耳赤,大哥洪亮的声音掩盖了整间店铺所有人和所有机器的响动。高潮之处,文艾从裤兜里掏出了自己同样新买的iPhone6,随手甩出一道抛物线:“要是按您说的没受任何外力,他就形变了,那我这个摔一下一定也就坏了。”

幸运的是,文艾的手机的确没被摔坏,不幸的是大哥更加火冒三丈了:“你在挑衅我,侮辱我!”整个事情就这么结束了:文艾被投诉侮辱顾客,顾客被侮辱而觉得“是时候曝光他们了”然后空手离去。

四年的Genius已经能够让文艾自信满满地预测出9月10号一大早最先走进店里的那些顾客会问什么:

“新产品来了没啊?”

“有没有样机拿出来看看啊?”

“你们见到了没有啊?什么时候能来买啊?”

同时还能被预测到的,是文艾回答他们之后,他们的反应:“切……小气……”

生活要摆在黄牛和顾客之间,这仍让文艾自称获得了极大的满足,“如果现在要我去三星、小米、锤子,那你不如让我彻底失业吧。”文艾成为果粉的那一刻,是去一家新开的店面连夜排队购买iPhone4。当他看着店面招牌上,覆盖着白色苹果图案的黑色幕布被揭开的时候,店里身穿蓝色T恤的员工都在疯狂地和他打着招呼:“那一刻就像磕了药一样,啊,就是那么爽!”

(文中主人公为化名)

如需购买苹果产品,可由此进入官网选购,当然,明天之后会有更多选择:Apple(中国)

订阅更多文章